破土时评

回顾:穆巴拉克是怎样被推翻的?

一 革命的爆发

2010年底,突尼斯一名小贩自焚激起了民众的愤怒,茉莉花革命爆发并迅速取得了胜利,统治突尼斯三十余年的本·阿里在小贩自焚29天后逃亡。几天后,革命的浪潮也波及到了埃及,

1月18日,两名埃及人仿效掀起突尼斯革命的失业青年,分别在开罗和亚历山大自焚,希望以此激起民众的愤怒和抗议。埃及的一些年轻人和政治组织开始秘密策划埃及的革命行动。

1月14日传出突尼斯总统本•阿里(Ben Ali)逃离出境的消息时,一名阿拉伯语页面管理员在“我们都是赛义夫”主页的阿拉伯语页面上向读者提出一个问题:你认为在警察日我们应该给粗暴的埃及警察送什么礼物?然后每个人给的答案都是:突尼斯,突尼斯。我们都是赛义夫主页号召埃及人民进行一场示威游行来让人民从镇压和腐败中解放出来,希望所有埃及人民都能参与进来。他们在声明中说:“如果你关注埃及的未来,想重新获得失去的权利,那么请加入我们。该网页提出的主要要求包括:经济:要求政府将最低工资提高到1200埃及磅,提供失业补贴;政治:结束紧急状态法,解散内政部,释放在紧急状态发下被关押的人,解散人民议会,修改宪法,规定每个总统任职不能超过两届 。高尼姆等管理员向该网页的粉丝们发出了于1月25日进行抗议活动的邀请,粉丝们可以选择“会”、“不会”、“也许会”三个选项,结果有五万名粉丝选择了“会”。

“四月六日运动”在突尼斯革命后起草了一份声明,号召埃及人民于1月25日举行反抗穆巴拉克的示威游行。声明中提出要求是:“把最低工资提高到1200埃及镑,发放失业救济,取消紧急状态法,罢免内政部长阿德利,释放所有未经审判而逮捕的人,解散国会,举行新的自由选举,修改宪法,规定每任总统只能连任两届。”民主阵线、劳动党、阿拉伯独立日报、革命社会主义者、社会主义复兴运动、走向社会主义运动、民主变革运动、凯法雅(受够了)、自由与公正青年协会、和平变革自由阵线、巴拉迪竞选团队和埃及变革协会等十七个政治组织签署了该宣言。穆斯林兄弟会、新华夫托党等穆巴拉克时代的主要反对党拒绝签署该联合声明。

游行开始之前,一些革命团体举行了秘密会议,商讨具体的组织工作。埃及的安全机构已经注意到了这些政治团体的计划。在发出抗议活动的动员令后,如何躲过警察的封堵,是摆在策划者面前的最主要问题,他们想出了一个巧妙的声东击西的计划。

组织者在开罗人口密集的工薪阶层聚居的区域选定了20个抗议地点,他们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分散警察的力量,吸引民众参与抗议并伺机突围。他们在网上公布了示威地点,号召抗议者做完祷告后在下午两点左右分别在各地开始抗议。抗议活动能否取得成功,主要取决于工人社区的工人阶级能否参与参与进来,但是在这些贫穷的工人社区,互联网和社交网站并不是非常普及,因此在抗议开始之前,组织者在城市的主要工人社区发放了许多传单。

1月25日那一天,埃及的安全部队在每一个已经公布的示威地点部署了部队。但是组织者还有另一个秘密的集会地点是安全部队所不知道的。Bulaq al-Dakrour工人社区有一个“海伊斯甜品店”,这个商店的门面和放置户外餐桌的小广场都很容易辨认,所以是一个比较适合集会的地方。在其他地方的示威群众被埃及安全部队困住的时候,组织者委员会开始下令他们所负责的人员前往海伊斯甜品店,组织者将这些人分为10个单元,每个单元只有一个人知道目的地。示威者以这些小组为单位前往海伊斯甜品店,汇聚成一个不受警察控制的300人示威队伍。这些人到达海伊斯食品店后,社区居民看到安全部队不在场,便成百上千地从社区狭窄的巷道里涌出,使队伍膨胀到数千人。 

下午1点15分,示威人群开始朝着开罗市中心行进。到警方意识到这支队伍并重新派出小分队封堵道路时,示威者人数已经迅速扩大到警方无法控制的水平。其他在全市各地清真寺组织的队伍受防暴警察封锁线阻拦,只有Bulaq al-Dakrour社区的这支示威队伍抵达了解放广场。他们占领了解放广场,许多埃及人第一次看到了这样一种街头示威,人们长期积累的愤怒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多米诺骨牌倒下了,越来越多的埃及人冲破警察的封锁加入了游行的队伍。这一天,开罗聚集了成千上万的抗议者,其中有45,000人分别在解放广场、约20,000人分布在亚历山卓各区。除开罗之外,阿斯旺和大迈哈莱等地也爆发了抗议活动

二 “愤怒日”

1月27日,看到抗议活动的浩大声势后,一直处在观望状态的穆斯林兄弟会、华夫脱党等反对派政党也宣布参与进来。“穆斯林兄弟”领导人萨阿德·卡塔特尼在当天宣布将会参加周五的游行:“我们‘穆斯林’兄弟将会与埃及人民一起参与周五的愤怒示威。”该组织发言人默罕默德·默勒斯在组织网站上称,他们并不想领导示威,但是最后还是决定参与到示威中去,“以体现我们在示威中的参与”。

自由派领袖、原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巴拉迪也于当天回国,巴拉迪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年轻人想让他领导过渡政府,他不会让他们失望。他表示:“我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看到一个新的埃及,一个通过和平过渡而来的新埃及。”他呼吁现政权“倾听并且立即倾听……且明白改革必须到来”。

革命形势的发展引起了穆巴拉克的恐慌,他试图通过一系列强硬手段把示威镇压下去。在穆斯林兄弟会宣布加入抗议后,穆巴拉克立即拘捕了埃萨姆.埃尔-埃里安、穆罕默德.穆尔西等二十多位兄弟会上层领袖。巴拉迪回国后,也被软禁在市郊住宅。埃及政府在这一天切断了短信和互联网,并宣布在18:00到第二天7:00之间实行宵禁,但这些措施并不能阻止愤怒的民众。

1月28日,在祷告活动结束后,数万埃及人民开始了抗议活动,并在几小时内上升到数十万。警方对示威民众使用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高压水柱,警方和抗议民众之间爆发了激烈的冲突。在首都开罗,抗争者不顾宵禁令涌上街头,执政党总部、外交部和电台等重要目标一度被焚、被冲击。在苏伊士,数以千计的民众冲进了一所警局,释放出了被该警局逮捕的所有示威者。在塞德港,数万抗议者焚烧了多个政府建筑物。

1月28日深夜,面对愈演愈烈的示威浪潮,穆巴拉克终于打破沉默,发表电视讲话回应示威者的诉求,表示将继续推进改革,努力解决失业问题,提高医疗和教育服务水平。

1月29日早上,数千名民众来到解放广场,挥舞国旗,高喊“审判穆巴拉克”的口号。在抗议民众的压力之下,穆巴拉克被迫做出让步,他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改组政府,承诺改善政治,保障民生,恢复了被废除近30年的副总统职务,任命苏莱曼为副总统;解散内阁,任命前空军司令沙菲奇为新内阁总理。苏莱曼是埃及情报部门负责人,近年来在埃及外交和情报领域扮演重要角色,被美国媒体喻为“埃及政府处理与美国、以色列关系的最佳人选”。埃及在穆巴拉克统治的三十年里一直没有副总统,苏莱曼的任命表明穆巴拉克已经考虑要移交权力,但移交的对象是军队和安全部门的负责人,看起来更象是“左手换右手”的游戏,埃及民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苏莱曼)跟穆巴拉克是一样的,情况并没有任何改变。”

三 军队的介入与中立

警察已经无力控制局势,所以从1月28日晚上起,军队接替警察来充当主要的“维稳”力量,因此军队的态度成为决定穆巴拉克态度的关键。1月29日下午,埃及阿拉伯电视台报导说埃及坦塔维元帅与穆巴拉克之间的裂痕在逐渐扩大,许多人猜测穆巴拉克曾发出向开罗解放广场的抗议群众开火的指令,但坦维塔元帅拒绝了这个指令。军队的暧昧态度,让穆巴拉克的命运开始变得扑朔迷离。尽管从1月29日下午四点起实行了宵禁,但抗议民众置宵禁令于不顾,继续出来活动。除了开罗的士兵击退了冲击中央政府大楼的示威者之外,在其他地方军队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抗议民众与军队之间并没有发生冲突。相反,在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示威群众爬上坦克、拥抱士兵的景象。一个50人组成的小团体带着“军队和人民是一家人”的标语到达了军队设置的警戒线。战士拉开警戒线让这一群人通过,一名中尉说:“虽然现在进行宵禁,但是军队不会向任何人开枪。”几乎开罗市中心所有的坦克都变成了抗议者展现的平台,抗议者举着反政府的海报,并大叫着反政府标语,士兵对这样的行为都采取默许态度。一些战士们站在涂着“打倒穆巴拉克,达到暴君,打到叛徒,法老滚出去”标语的坦克上。士兵们说“这是人民写的,这是人民的观点。”

军队和装甲车辆已经陆续部署在开罗各地比较关键的地方,如火车站、主要政府建筑物和银行。而由于军队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社区巡逻,居民各自成立了武装民团,配戴枪支、棍棒和刀子去驱赶趁火打劫的人。此外,大量军队也在苏伊士出现,该地区在晚间也是相当混乱,不过日出之后就相对比较平静。在开罗,许多居民也组成民团,在没有警察的地方保护他们的家庭和企业。军方也在整个城市设置了重重关卡。

政府随后下令士兵允许使用真枪实弹,但军方以“保护人民”的理由拒绝了该命令。阿拉伯语的半岛电视台指出,陆军参谋长表示不会向示威者开火。直升机用来监测抗议活动,有时候则是战斗机多次低空飞越塔利尔广场。两架埃及空军的F-16战斗机在第一阶段飞越结束后,人群并没有消退,反而是欢呼雀跃并挥手致意。而且示威者还自愿在塔利尔广场捡拾垃圾以“保卫国家的干净”。也有人群也在现场提供食物和水。

当天,埃及的国防部长暨埃及武装部队的总司令穆罕默德·侯赛因·坦塔维也出现在解放广场。而在18:30的时候穆罕默德艾巴拉迪也已抵达塔利尔广场,并告诉众人说“我们已经开始不回头了”。他也说:“你是这场革命的主人。你就是未来。我们的主要需求是让旧制度离开和开创一个新的埃及,人民活在道德、自由和尊严之下。”反对派领导人说,只会与军队会谈,并不会让穆巴拉克出席。穆巴拉克在当时暂停举行与他的军事指挥官的会晤。

2月1日晚,穆巴拉克再次发表电视讲话,明确表示不寻求竞选下届总统。当天,美国总统奥巴马传出话来:希望埃及政权“有序过渡”,但是过渡“必须是有意义的、和平的,并且必须从现在开始”。反对派对穆巴拉克的让步并不满意,坚持要求穆巴拉克立即下台。

2月2日,穆巴拉克雇用数十人骑骆驼和马恐吓并驱散聚集在开罗解放广场的抗议示威者,造成至少11人死亡,数千人受伤。这一事件被埃及媒体称为“骆驼之战”。 

2月3日,穆巴拉克表示自己“早已经厌倦了总统职位,但是如果现在辞职,整个国家将陷入混乱”。当天,埃及政府宣布,穆巴拉克和其子贾迈勒都不会参加下届总统选举——这是埃及首次宣布贾迈勒不参加选举。

2月4日,反对派称之为穆巴拉克的“离开日”,大批示威者聚集在开罗市中心呼吁穆巴拉克辞去总统一职。当天,埃及军方开腔表示,不会用武力对付示威群众。

2月5日,埃及执政党民族民主党的执行委员会集体辞职,其中包括总书记谢里夫和贾迈勒,穆巴拉克一度被传已辞去民族民主党主席职务。

2月6日,埃及政府与此前一直拒绝对话的“穆斯林兄弟会”等反对派团体进行对话,商讨如何结束国内政治危机。至此,持续了十天的骚乱终于平静下来,但是局势依然令人担忧。埃及官方表示,事态已经得到控制,民众生活已经基本恢复,穆巴拉克仍牢牢掌控着局势。但反对派则反复强调游行还将继续下去,局势将进一步恶化。穆斯林兄弟会发表声明表示“为了更好的了解当局是否认真处理人民的要求,决定加入对话”。抗议者仍然聚集在塔利尔广场。银行重新正式开张了3个半小时,交通警察走上开罗街头,试图使首都重新恢复正常。

2月7日 数千人仍然聚集在塔利尔广场,拒绝让步。银行已经重新开张,但是学校和股市仍然关闭。为了安抚群众愤怒的情绪,埃及政府批准增加公共部门职工工资和养老金15%。

四 大规模罢工爆发与穆巴拉克下台

2月9日,律师、医务工作者和其他专业知识分子走向街头,全国各大行业也相继爆发了罢工浪潮。一天之内,包括纺织厂、报纸和其他媒体公司、政府机构(包括邮政署)、环卫工人和巴士司机,以及苏伊士运河工人在内的成千上万的员工开始罢工,要求穆巴拉克下台。苏伊士运河是埃及的仅次于旅游的收入来源,发生6000人静坐事件对埃及国内和世界影响重大。虽然示威者并未关闭运河,但对营运的威胁是不言而喻的。运河关闭不仅会对埃及,而且会对世界造成影响。即使是航运放缓而非关闭,也会给走出2008-2009年全球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带来威胁,同样,它将切断埃及政府稳定收入的主要来源。

2月10日 埃及总理组成一个委员会,专门收集在最近几个星期内的一些“非法做法”的证据,该委员会接受来自城市公民和社会组织的报告,并会形成一个报告上交检察长。

当晚,穆巴拉克在电视上发表讲话,将部分权利移交副总统,重申不会参加下一任总统竞选,但是“将继续承担”他的责任直到9月。抗议者表示愤怒,他们挥舞着鞋子要求军队加入他们。

副总统苏莱曼宣布埃及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辞职,将权力移交给军方。

五 工人阶级在革命中的要求

穆巴拉克下台后,“革命社会主义者”组织发表了一份声明,阐述了工人阶级在革命中的要求,主要内容包括:

第一,国家的财富属于人民,并必须归还给人民。

在过去三十年,这独裁政权贪污腐败,令国家大部份财产被小数企业寡头垄断。在埃及,一百个家族拥有超过九成的国家财富。他们通过私有化政策、剥夺人民权力等方法进行财富垄断。他们将大多数埃及人民变为穷人,无地者,和失业者。所以工人阶级要通过革命要把被掠夺的公司,土地和财产国有化。只有将生产资料掌握在自己手中,工人阶级才可以彻底摆脱这个腐朽的制度。

第二,我们不会是美国和以色列的警犬

这个制度并非单独存在。作为一个独裁者,穆巴拉克作为仆人和顾客,直接履行维护美国和以色列两国利益的角色。而埃及则充当美国殖民地,直接参与围堵巴勒斯坦人民,更开放苏伊士运河自由区及埃及领空,让战舰和战机进入以摧毁及杀害伊拉克人民。同时,向以色列廉价售卖天然气,但却要人民承受国内物价飞涨的压力。革命必须要让埃及得到独立、尊严、人民领导。

第三,这场革命是人民的革命

这不是一场属于精英、政党或宗教团体的革命,埃及的青年人,学生,工人和穷人才是这场革命的真正主角。最近几天,很多精英,政党及所谓的符号都已经开始尝试骑劫这场革命。唯一能够成为象征符号的是革命的烈士和这场革命中坚定的青年人。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控制我们的革命,并宣称他们代表我们。我们将自行选择自己,及革命烈士的代表,他们的鲜血将要令这个腐败的社会制度付出代价。

第四,立即成立革命议会

这场革命已经远超我们的预期。没有人会预计得到参与这场革命的人数,没有人会预料自己会这样勇敢地面对警方。现在,没有人可以说我们没有令独裁者下台的力量,更没有人可以说塔利尔广场不能带来改变。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推动对社会—经济要求成为我们的诉求一部份,让坐在家里的人知道我们正在捍卫他们的利益。我们要组织起来,透过由下而上的,民主的选举组成各样的人民委员会。这些委员会必须形成一个高级委员会,包括各种方向的代表意见。我们必须在我们中间,选出我们能够信任的高级委员会委员代表我们。我们呼吁各种人民委员会在塔利尔广场,及在所有埃及城市中成立。

第五,呼吁埃及工人加入革命的队伍

示威和抗议行动发挥了关键的点燃作用,并继续了我们的革命。现在我们需要工人们,他们有推翻现有政权的能量,不仅是参加示威游行,更可以在所有重要行业和大型企业组织总罢工。

政权可以承受几天或几周内的静坐示威,但它却不能承受全国铁路罢工,瘫痪公共交通,机场罢工,及大型企业停止生产,政权绝对不能承受工人们的总罢工数小时。埃及工人们,代表追求变革的青年们和代表烈士的鲜血,请加入革命队伍吧!运用你们的力量,胜利将会是属于我们的!

 

作者:林岛 来源:破土原创首发

About the author

林岛

林岛

破土独家撰稿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