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转型失败的毕姥爷——另一种视角的毕福剑事件

一次私人饭局,竟引起了轩然大波,以主持草根节目闻名的毕姥爷,也以这样一种非常草根的方式火了一把。

这次事件之所以能引起这么大的风波,最主要地是因为它引爆了当前中国最敏感的一个符号——毛泽东。不管承认与否,在文革结束已经将近四十年、毛泽东思想在党内已经沦为一种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陪衬的时候,他的幽灵仍然徘徊在中国上空。

有人爱他,有人恨他。有人觉得他是民族英雄,有人说他是穷苦人的领袖,有人认为他是一个独裁者和大恶魔,有人觉得他引进了西方外来思想来灭绝中国传统文化,还有人批判他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劣根性而拒斥西方文明。每一次关于他的事件,都要在网络公共空间造成一种大范围的撕裂。对垒双方各不相让,几欲挥老拳。古今中外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中国和世界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力,不管是爱他还是恨他,都躲不开他的阴影。他已经成为一种象征,一种符号,任何一种政治理念,都要通过对他做出回应来定义自身。

对于十多年来愈演愈烈的怀念毛泽东的热潮,自由主义者武断地以“文明”与“愚昧”的二元对立来看待他们所谓的“毛粉”。在他们眼里,这些“毛粉”是深受专制文化和奴性荼毒的愚人,因而需要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用普世之光来启蒙和教导。他们把自己所遭受的攻击,理解为苏格拉底式的悲剧,为大众而启蒙而献身却反遭大众迫害。他们不理解,他们以反思毛时代的名义,把毛时代为普通大众创造的稳定的工作岗位、就业、医疗和住房给“改革”掉的时候,大众感受到的不是“自由”、“民主”、“人权”的普世之光,而是一种强烈的被剥夺、被愚弄、被欺压的感觉,而自由主义在大众眼里,已经变成了资本劫掠民众的吹鼓手。


其实,怀念毛泽东的热潮,是伴随着中国社会的分化而逐步产生的。与其说是毛泽东撕裂了中国社会,不如说是中国社会的撕裂分化了人们对毛泽东的看法。在一个贫富差距严重,普通老百姓找不到工作、看不起病、买不起房,工人每天要连续干十几个小时才能挣得一点勉强糊口的工资的社会里,毛泽东代表了一种平等的理念和超越的理想。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时代的怀念,是对社会平等的怀念,是对超越资本主义困境的一种期待,它不仅是面向过去,更是面向未来。自由主义者表面上以批评“体制”的批判姿态出现,但实际上它是这个不平等“体制”的同谋,对毛泽东的批评,正是对当下不平等的辩护。

当然这个事情还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私人领域和公共空间的问题。这件事情是起因于一次私人饭局,许多公知和媒体人认为,把私人空间中所说的话泄露到公共空间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可是从视频的清晰度和稳定性来看,它更像是参加饭局的一个朋友公开拍摄的,在视频中还多次出现闪光灯,证明除了这个人在拍视频之外,还有人在公开拍照。把这段视频拍下来并传到网上,更可能是毕福剑自己的朋友怀着善意的心理做的事情。如果这个视频只是涉及其他话题,那么它只会变成人们茶余饭后的娱乐性谈资。而如果这个视频可以增加毕福剑的身价和知名度、提升他的品牌价值的话,它就会变成毕姥爷进一步炒作自己的砝码,根本不会有人站在道德的高度批判这种侵犯“私人空间”的行为。

笔者说这个不是空穴来风,四五年前火起来的袁腾飞,就是学生把他上课的视频偷偷录下来传到网上,让袁老师瞬间成了名人上蹿下跳。当时公知们怎么没有质疑这种侵犯“私人空间”的“告密”行为呢?或者说,如果这次事件不是引起了网络舆论这么大的反弹,那么毕姥爷很可能就会变成第二个袁腾飞,这个视频就变成一个反击“毛粉”“洗脑”,普及“自由”“民主”光芒的有力武器。到时候毕姥爷就不再仅仅是中老年妇女的娱乐偶像,还可以进军公知界,凭自己的知名度,闯出一番比薛蛮子孙海英更大的事业出来。那么到时候,这个视频可就是最大的功臣——神马私人领域或公共空间的区别都不重要了。

娱乐化时代需要的就是眼球,毕姥爷作为一个娱乐圈的名人既然享受了眼球经济的好处,就也必须要承担相应的代价,南都拍人家文章的时候怎么没有公知和媒体人觉得是侵犯了人家的“私人空间”呢?

还有就是,昔日同事遇难,杰伦兄是不是需要声援一下?

 

作者:林岛 来源:破土原创首发

About the author

林岛

林岛

破土独家撰稿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