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福建PX爆炸——不是科学问题,而是资本问题

4月6日下午,漳州古雷PX工厂发生爆炸事件,这是该项目建厂以来第二次爆炸。该项目肇始于2007年,本来计划落户于福建省厦门市,但是由于担心PX厂建成后危及民众健康,该项目遭到百名政协委员联名反对,市民以政府门前散步、投票等多种形式抵制,最终政府决定将该项目迁建到漳州漳浦的古雷港开发区。从这次事件之后,PX便伴随着争议开始进入中国人的视野,每次争论,都伴随着一次次选址和群体事件。由PX引起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迄今为止已有8场,涉及的城市包括程度、南京、青岛、大连等地。

PX到底是何方神圣?它对人类、对环境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去年的这个时候,清华化工系学生曾经为保卫百度百科的PX词条,捍卫科学常识而昼夜坚守。目前由专业人士撰写的百度百科词条表示:“国际评估化学品致癌的权威机构(IARC)对包括PX在内的整个二甲苯类的评估结果表明,PX致癌性证据不足,即有对人体致癌性无有效证据的物质。美国政府工业卫生学家会议(ACGIH)将其归 类为A4级,即缺乏对人体、动物致癌性证据的物质。”

单纯从科学的角度来谈论PX到底有毒无毒,就会陷入一种误区,好像环境问题是一个纯科学问题。比如说纸是我们生活中最常用的东西,纸对人体是完全无害的,这一点几乎没有争议。但是在造纸的过程中,却产生了大量的工业废水,成为河流污染的主要来源,其对人类健康和农业生产所造成的危害,远远大于PX。但这并意味着造纸就一定会产生污染,从科学的角度来看,造纸行业可以是小污染或者零污染的,只要稍微增加一些投资增设一点污水处理设备就可以做到。这是符合人类生存和可持续发展的事情,但是对于很多企业来说却很难推行,因为它不符合市场和资本的逻辑。增加投资就意味着增加成本,削减利润,这对于老板们来说,是比死了爹妈还痛苦的事情。所以这些资本家宁可看到清澈的河流变成臭水沟,看到好好的父老乡亲因为污染吃不到健康的水,呼吸不到健康的空气,得各种怪病、癌症,也不愿意增加哪怕一分钱的环保设备,只要能赚钱就行——哪怕洪水滔天。

这次PX事件也是一样,从纯科学的角度来看,PX本身可以是对人体无害的,生产PX过程也完全可以是环保、安全、无污染的,但是科学不是在真空中运行的。如果说在中世纪,科学是神学的婢女,那么在现代的资本主义丛林中,科学则沦为了资本的奴仆。富士康的流水线在科技上的每一个进步,对于工人来说都是极大的摧残。转基因技术本来是人类对自然的一大胜利,但是在现实的应用中,却变成了孟山都等跨国垄断资本摧残第三世界小农,攫取巨额利润的工具。

与昆山爆炸事件一样,此次发生爆炸的企业也是台资企业,台资企业在中国大陆一向以苛刻对待员工而闻名。该企业的老板陈由豪曾任国民党“中常委”,是一位在政商两界颇为吃得开的超级“大亨”。后来由于陈水扁当局获知在200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陈由豪一口气送给另外两位候选人每人一个亿的选举“政治献金”(而陈水扁只从陈由豪口袋里拿到一千万元新台币),而对其大为不满。再加上因为投资失当,陈由豪掌管的东帝士集团负债累累,最后潜逃至中国大陆,并成为台湾的通缉犯,在行政院所公布的“十大通缉要犯”中名列第六。从目前传出来的一些消息看,福建漳州的PX项目之所以在两年之内两出事故,与投资方为削减成本而采取的购买低廉设备、有经验的工作人员流失、忽视安全生产的行为有极大的关系。有知情人士在知乎上表示,漳州PX项目在最近几年,投资方纯以价格而不是技术及设计能力为采购标准,能用国产的绝对不用合资企业的,能用国内合资企业的产品,那就绝对不会去进口。这样固然投资成本减少了很多,但是很多国内企业之前并没有相关的制造经验,导致设备的质量和安全程度得不到保障。

这次事件让此前曾经保卫过“PX”词条科学性的各路科普人士大为光火,深感猪队友之可怕,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其实之前对PX的讨论已经严重陷入了误区,不管是PX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是从“PX”本身是否有毒来着眼。反对者谣传PX产品含有剧毒而在科学性上使自己陷入了不利的地位,而支持者虽然捍卫了“科学”,但是并不能预测在“科学”上无害的PX项目,当其实际应用于资本主义生产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因而在此次事件后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其实PX本身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其背后的资本和利润。

这次事故,人们关注的焦点只集中在PX及其可能引起的污染问题上。但是它不仅仅是一个环保的问题,也是一个劳工问题。在当下的中国,化工厂的爆炸事故年年都要发生很多起,这些事故或多或少都造成了劳工的伤亡,这次仅仅是因为涉及到了敏感的PX问题而得到特别的关注。造成这些事故的具体原因各有不同,但其共同点都是资本对利润的追逐和对劳工权利的漠视。所以环保问题和劳工问题从来不是割裂的,它们都是资本逻辑对社会的渗透所造成的必然后果。

中国环保运动的先驱梁从诫先生(梁思成与林徽因之子)曾经说过,环保运动必然是反资本主义的。不反资本主义的环保运动,只能把工业和工业化本身当成一种攻击的目标,就必然会陷入“环保”和“工业化”的两难困境,变成一种反工业化的田园诗歌式乌托邦。对于PX问题,我们也要从这样的角度来分析。


 

作者:林岛 来源:破土原创首发

About the author

林岛

林岛

破土独家撰稿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