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工场 思索

红白黑对话录 | 巴黎公社的命运与《国际歌》的诞生

【破土编者按】在这个既苍白又失语的雾霾年代,破土执意要为大家的生活添上一点颜色——红白黑。红白黑,代表着不同的声音、差异的身份和错位的时空,编码着新生代的情与欲、去与留,个性与自由的纠结和矛盾。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再次牵动了小红的心——是啊,小黑四处漂泊,却毫无音讯,这怎不让人着急呢!面对一次又一次的以暴制暴,不断重演的悲痛、打击、冷漠、轻佻甚至玩世不恭,小红向小黑介绍了145年前的今天,英勇的巴黎人民如何反抗普鲁士侵略者和本国资产阶级的故事。这段震古烁今的历史,就是马克思高度赞赏的巴黎公社和人们传唱至今的《国际歌》。今天我们重温巴黎公社和国际歌的历史,是为了以前人的光辉,照亮今天灰暗的现实;为我们的彳亍前行,找到方向……

红白黑对话录 | 巴黎公社的命运与《国际歌》的诞生

小黑:

欧洲又有一起恐怖自杀爆炸,同时在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和地铁站发生。我已经不知道你在那里晃荡了,离我太遥远的你,已经不容我想起来了,就像爆炸后的街景和肉身,迷迷糊糊,无论如何聚效,都对不准。

小黑,当悲痛和打击不断地重复,它就开始显得没有意义了,冷漠、轻佻和玩世不恭就会出现,弥漫在我们的生活中。而这不是让我们哭笑不得,而是让哭与笑的感觉都没有了。为了让自己有点感觉,今夜我又听了刘欢演唱的《国际歌》。不知道为什么,刘欢唱的《国际歌》已经没有激扬和澎湃了,有的反而是几分悲伤和反思: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小黑,事实上,《国际歌》诞生的背后,是一段悲恸的历史,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反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革命性实验。还记得我与你提起过巴黎公社吗?相对于今天的恐怖主义运动,我想巴黎公社是另一种更值得歌颂的反抗形式。巴黎公社源起于一个新兴工人阶级及其共产主义信仰者的奋勇抗战和壮烈牺牲,他们不惧与外国的战争进行到底,也极力反对法国内部资产阶级政权的妥协和投降主义。1870年,普鲁士军队攻打法国,巴黎人民发动起义,成立国民自卫军,推翻了第二帝国的统治,建立了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可是资产阶级掌握政权后,新成立的临时政府对逼近巴黎的普鲁士军队采取了投降的态度。它不但与德国草签了条约,同意向德国赔款和割让一部分土地,还调集军队,试图解除巴黎国民自卫军的武装。1871年3月18日凌晨,政府军企图夺取巴黎地区,巴黎人民奋起反击,当晚就占领了城内的战略要地,临时政府总理梯也尔狼狈逃出巴黎,迁往凡尔赛。

3月28日,巴黎公社正式成立,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组织了的公社选举。社会主义革命组织的布朗基(Louis Auguste Blanqui)被选为议会主席,但是他本人于3月17日被捕,整个巴黎公社活动期间他都被关在一个秘密监狱。同时,巴黎公社推选出92名委员,其中包括了一般工人,也有技术工人医生和记者等。他们多是政治活跃分子,派别从共和派改良主义者,到各种类型的社会主义者。

小黑,尽管巴黎公社内部有许多不同声音和主张,议会还是在管理一个两百万人城市的基本公共事务方面达成共识,这些政策的内容倾向于建立一个进步的,长期的以及高度民主的社会民主主义,而这包括:

政教分离,将所有的教堂财产变为公共财产

废除官员的高薪制,规定公社委员最高年薪相当于中等收入工人的年收入

由工人接管并运营被原资本家放弃的企业

妇女选举权

免除在围城期间所欠的房租

废除巴黎面包店的夜班工作

推迟商业债务的偿还,废除借款利息

在此期间,一些妇女组织也推动了女权运动,她们要求性别平等,工资平等,妇女的主动离婚权,世俗指导(非牧师的)权和女孩的专业教育权。她们还要求抑制婚生子女与非婚生子女之间的区别,废除妓女,以及组织了合作工厂。

但是,革命的道路是迂回曲折的,从四月到五月,法国凡尔赛军队反攻巴黎公社,政府军包围巴黎外围抵抗力量,并将国民自卫军赶回了城里。5月21日,巴黎城墙西部的一道城门被攻陷,凡尔赛军开始夺回巴黎。5月23日,政府军攻陷蒙马特尔高地,已完全焚毁的巴黎市政厅被攻下,巴黎公社的主要成员被捕,大屠杀开始。在此期间,最顽强的抵抗发生在巴黎东部的工人阶级区,战斗一直持续,直到流血周最后的巷战。5月25日,当国民自卫军的战士放弃水堡街的街垒时,突然有一群妇女冲出来接替他们。她们稳稳地端着枪,口里高喊着:“公社万岁!”队伍中有许多年轻的女孩,其中有一位19岁的少女,身穿海军陆战队的制服,英勇战斗,后来被一颗子弹射穿额头。最后,她们被凡尔赛的军队包围,全部壮烈牺牲。5月27日,5000政府军围攻退守在巴黎东北的拉雪兹神甫公墓的最后200名公社战士,最后这些战士在墓地的一堵墙边全部阵亡。5月28日,公社终告失败。数千人被临时军事法庭判决并枪杀,将近40,000人被押往凡尔赛接受审判。在流血周期间,无数革命志士倒在血泊中,死亡人数一直无法得到准确的数字。据本尼迪克特·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说:“7,500人被监禁或者流放”,“大约20,000人被处决”。

小黑,巴黎公社从成立到倒下,存活了短短60天。它的生命如此的短暂,却是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第一个里程碑。面对着无数的牺牲,法国工人诗人和公社委员欧仁·鲍狄埃(1816-1887)在革命失败的第二天,怀着满腔热血和悲愤,写下了这曲气壮山河的《国际歌》: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奴隶们起来,起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

让思想冲破牢笼!

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

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

是我们劳动群众!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

哪能容得寄生虫?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

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一旦它们消灭干净,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巴黎公社虽然失败了,但《国际歌》诞生了。从此,《国际歌》便在全世界广泛传唱开来。

小黑,鲍狄埃生于巴黎一个制作木箱和包装的手工业工人家庭。从少热爱诗歌,12岁起劳动为生,从事过木工、印花布图案画师等多种职业,接触社会主义思想,写了《是人各一份的时候了》、《复活节蛋》等诗歌,要求平等,号召斗争,并参加了1848年的二月革命和六月起义。从此,他开始用诗作为武器,踏上了革命的征途,并逐渐由一个民主主义者向社会主义者转变。在《该拆毁的老房子》中他把共和国的反动本质它比作等级森严的住宅,发出“是拆毁它的时候了”的呼吁,并投身于巴黎六月起义。

《1870年10月31日》一诗中,鲍狄埃勇敢地提出“快成立红色的公社”的口号,并加入了第一国际,成为第一国际巴黎支部联合会的委员。

1871年3月至5月,法国巴黎公社革命期间,他和公社战士一起在街垒浴血战斗,在五月最后一个星期,即五月流血周中,鲍狄埃右手残废,仍坚持战斗,为保卫公社直战斗到5月“流血周”的最后一天。

小黑,你已经音信全无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听到关于巴黎公社和《国际歌》的故事。相比于今天的国际政治——那种滥杀无辜的行动,我想巴黎公社的故事更值得我们重温。同时,我对国内左派的纷争也相当失望,他们啥事情还没干过,却为了一点儿观点不同,在起步点上就先闹分裂。反观巴黎公社,拥有高度工人民主和参与,尽管巴黎公社是一个新生事物,公社的成员们都带着不同的激进思想和主张,来进行一次历史性的革命实验。这表现为蒲鲁东主义(一种改良主义性质的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观点),国际社会主义,布朗基主义(主张依靠少数革命家的密谋活动来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建立少数人的专政,一步就跳到共产主义)以及更多的自由主义共和派能够混合在一起,携手进行一场伟大的社会革命。巴黎公社一直被无政府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者歌颂至今,部分原因也在于这种政治趋向的多样性、高度的工人民主和不同革命派别之间的合作。不像今天的国内左派,为一点小事情,经常打口水战,破坏感情和团结。

小黑,你还是高飞吧,飞的远远的……

小红

2016年3月25日

(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破土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胡斐 图片编辑:吉祥卡)

 

作者:小红 来源:破土首发

About the author

红白黑对话录

红白黑对话录

在这个既苍白又失语的雾霾年代,破土执意要为大家的生活添上一点颜色——红白黑。红白黑,代表着不同的声音、差异的身份和错位的时空,编码着新生代的情与欲、去与留,个性与自由的纠结和矛盾。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