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热点

沙龙报道丨李彬、吴靖、李北方对谈“现代国家与现代文化”

破土综合报道

 来源:破土原创 

【摘要】破土沙龙“三个故事:mant破土沙龙又跟大家见面了,4月10日下午,清华大学凯风图书馆凯风基金会会议室,主题为“三个故事——现代国家与现代文化”的沙龙如期而至。


沙龙报道丨李彬、吴靖、李北方对谈“现代国家与现代文化”

“‘我中国其果老大矣乎?’······‘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于是一曲现代国家与现代文化的交响曲缓缓奏响。”

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的沙垚老师,作为本场活动的主持人,借用梁启超先生的呼喊,引出了讲座的中心命题——百年中国,文而化之:文化自觉召唤者政治自觉,政治革命融汇于文化革命。

话音一落,新闻传播学界的泰斗、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李彬老师便用“白鹿原上的白嘉轩”,“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王蒙与《这边风景》”三个故事,阐明了一以贯之的三个时期的三个文化命题。

李彬老师认为,现代国家的建立离不开文化的启蒙,文化和政治革命互为彼此,是五四时期的潮流和实践。辛亥革命没能解决基层的问题,并没有真正地唤起民众,政权、神权、族权、夫权依然压迫着广大的劳动群众。政治革命是离不开文化革命的,正是新民主主义的政治与文化,让艺术走进了普通劳动者的生活,唤醒了他们的主体意识,并帮助他们唤醒了创造历史的自信心。

沙龙报道丨李彬、吴靖、李北方对谈“现代国家与现代文化”

而近年来,随着=西方意识形态的侵入和各种思潮的兴起,李彬老师对当今社会的文化现象表示出了深深的忧虑。他指出,现在的现实情况是,自然的领土是我们的,人心却早成了别人的专属之地,没有哪个时代像我们今天这样乐衷于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人民群众只能作为历史苍白的观众,不再作为创造历史的主体。因而在今天,我们需要重新审视文化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应该怎样建设”?——“劳动人民知识化,知识分子劳动化”,这是李彬老师给出的回答。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吴靖作为本场沙龙的嘉宾,以一句“历史如此辉煌,当下却如此凄凉”,开始了对李彬老师讲座的回应。

沙龙报道丨李彬、吴靖、李北方对谈“现代国家与现代文化”

“都说文化要接地气,可如今为什么不接地气了呢”?吴老师认为主要有以下四个原因:第一,媒介技术的变迁,抬高了技术壁垒;第二,专业化学院化的过程,造成了人的群众主体性的丧失;第三,市场化,资本化和垄断,把人当成数字,把格式化类型化的东西强加给人,大众看不到多样的文化;第四,当下的群体已然不同于革命年代,更为复杂,简单批判某类文化是否有效,是否可以在文化代表性上从新进行考量。

著名媒体人,《南风窗》主笔李北方先生作为嘉宾,给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看法—— “思考的方式是什么样的,就会往什么方向走,改革开放之后摧垮社会主义的枪声,就响起在思想文化领域”。

沙龙报道丨李彬、吴靖、李北方对谈“现代国家与现代文化”

他尖锐地批判了当下意识形态领域“说”和“做”分离的两张皮状态,“在前两年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下面的作家、文艺工作者有几个是左翼知识分子呢?这样的形式下怎能创造出新的文化呢?一方面要推进一批人当老板占便宜,另外又在鼓励另一批人学雷锋被占便宜。鼓励别人学雷锋,自己又不学雷锋,这是一种耍流氓行为。”他指出,没有革命者的创造的新文化,去创造一种革命的话,革命是不可能成功的,提出只有民间社会形成组织化合力,才是出路和方向。

“根本的问题还在人本身,真理赢得青年,青年赢得未来,有了新青年手里的新文化,才能构建新中国的大厦”。讲座最后,这是李彬老师对未来的展望和对青年们殷切的期许。

 

作者:破土综合报道 来源:破土原创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