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卢映西:当我谈疫苗时,我谈论什么?

【破土编者按】震惊全国的疫苗问题,后面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为什么廉价的疫苗会进入正规的医院?这后面其实是无处不在的市场经济在作怪。卢映西老师为大家理清了这个思路——为什么医疗从公共性变成了市场行为?疫苗怎么从治病的变成坑人的?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最近,山东非法经营疫苗案在微信圈引起轩然大波。从各种真真假假的信息中滤出干货,可知涉案的疫苗制品在出厂时毫无问题,只是在运输、贩卖的过程中没有被冷藏,可能失效。失效并不等于有毒,所以那些令人恐惧的涉案疫苗能致命致残的传言,完全没有科学根据。

虽然问题疫苗对人的危害被不实传言过度放大了,但案中有人非法经营是真的,有疫苗制品可能失效是真的,甚至以讹传讹造成的社会恐慌也是真的,幸亏各路专家及时提供了正确的信息,才使事件的社会危害得到遏制。然而,这样的恐慌要是再来几次,没有哪个社会能够承受得起。因此,我们有必要梳理恐慌背后的深层根源,搞清楚其中的偶然性和必然性。

首先看到的是,这次涉案的疫苗属于自费疫苗(即二类疫苗),而不是国家提供、强制接种的免费疫苗(一类疫苗)。免费疫苗基本上都由国企生产,疾控部门接盘,全程垄断操作,称得上是计划经济的“余孽”。自费疫苗的运营则是市场化操作,接种点可以直接从厂家要货,是块有利可图的“肥肉”。既是人见人爱的肥肉,想不出问题都难。

由此可见在人命关天的疫苗生产经营上,计划经济确实比市场经济稳当。在刷爆朋友圈的一篇随笔中,著名作家郑渊洁说到,在自己孩子上学时,他一听说学校要收费给孩子打疫苗就马上心生警惕,结果一查,背后果然有猫腻。当然,市场化经营不是不可以,关键是监管要跟上。可是说到加强监管,在当前的中国似乎有点不合时宜。虽然美国的次贷危机已经让地球人都见识了放松监管会酿成多大的祸害,中国的潮流却是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要简政放权,外加事中事后监管。问题是,在类似食品、疫苗等性命攸关的事情上,只要放纵市场的逐利本性,事中事后监管能管什么大用?

显然,下一步要拷问的,是市场经济本身。虽然西方的主流精英们已经成功地给我国顶层精英的头脑中植入了市场迷信,但反观他们自己在2008年危机及后来几年的表现,手忙脚乱不得要领,怎么看都不像真懂市场经济的人。真懂市场经济的人在哪里?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马克思就是。我们的顶层精英不知珍惜,相关后果已经、正在、即将一一显现。

马克思当然不会对市场经济的诸多好处视而不见:“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这是《共产党宣言》中的一句话。但是,马克思比当代主流精英高明的地方,就在于透过市场经济繁花似锦的表象,看到这种经济体制绝对不可持续,最终必定要被取代。理论上可以从许多不同的角度证明这个命题,比如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的角度。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是马克思发现的、伴随市场经济发展始终的规律。这个规律至今仍未得到主流学界的公认,因为根据统计资料,这个规律并不清晰。

事实上,统计资料分析并不是总结规律的唯一途径。统计资料只能收集到市场竞争中存活企业的数据,因利润率下降而倒闭的企业不会在资料上留下痕迹,从中看不出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规律并不奇怪。

感知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规律的最佳途径是实践。只要亲自在市场经济中创办一家企业,马上就能感受到利润率下降的巨大压力。同一年创办的一批企业,几年后就会有大半倒在利润率下降的压力之下,幸存的企业也往往伤痕累累、面目全非。比如有的企业家最初是搞电脑软件的,赚到钱后玩房地产,玩砸了又进军保健品,大赚后转战网游,最后进入资本市场做投资,每次转身都是惊险的一跃。又如上市公司格力电器,过去一直秉持专业化理念,专心致志造空调,在空调行业做到全国第一。但在利润率下降的压力下,专业化理念是不可能坚持太久的,格力后来也不得不走上业务多元化的道路,最新的消息是大手笔进军新能源汽车,尽管此前跨界涉足造车领域的家电巨头们尚无一成功。这里说的还只是在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商战中幸存的将军们的生存状况。

利润之于市场经济,正如食品之于人类社会。如果一个社会的食品产量逐年递减,人类必然会走向灭绝,而且这个过程必然伴随着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的诸多道德底线的不断突破,包括“不能吃人”这个低得不能再低的底线。市场经济在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规律的作用下走向灭亡,也是一个不断突破底线的过程,正如马克思说过的:“大量分散的小资本被迫走上冒险的道路:投机、信用欺诈、股票欺诈、危机。”不过,马克思大概没料到当代中国人会搞出毒牛奶,西方国家会出现恐怖主义。走笔至此,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刚刚发生了连环恐怖袭击,导致几十人丧生。也就是说,不但市场参与者会突破底线,对市场绝望的失败者也会突破底线。

记得2011年曾经有一条轰动全国的新闻,在温州鞋厂打工的许兴权先生带着临产的妻子坐公交车去医院,谁知在车上羊水就破了。司机嫌脏,居然把他们撵下车。孩子在路边降生,身上滚满了泥巴。接下来,是又一轮舆论哗然。其中陈方先生的短评《世界已坏掉,我却带你来》,标题力透纸背,一语成谶。

所以,谈论市场经济而不谈论这种经济必定失败、失败过程必定突破所有底线的,都是耍流氓。鉴于主流精英们目前仍在大耍流氓而不自知,市场经济还会依着惯性往前推进一段,毒牛奶丑闻、疫苗恐慌和恐怖袭击之类突破底线的事件必然仍将发生,只是何时发生、以何种形式发生,带有不可预知的偶然性。

马克思早就说过市场经济不好玩,至今仍有人不信,那就走着瞧吧!

(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转发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柳焱   图片编辑:Negation.N)

 

作者:卢映西 来源:破土首发

About the author

卢映西

卢映西

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