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在声讨莆田系的同时,别忘了谢作诗这样的江湖游医

【破土编者按】还记得那个声称要通过一夫多妻、同志结婚来解决光棍问题的谢作诗吗?这位正义的经济学家今天又出来说了句“公道话”:“莆田系比公立医院好多了。”同为江湖游医,谢作诗教授不免对曾经走街串巷卖膏药的莆田系生出惺惺相惜之情;莆田式的“成功”正是这位三流经济学家所梦寐以求。莆田系已成过街老鼠,那我们的“宠物经济学家们”该何去何从呢?

1-29

图片来源:wired

从坑蒙拐骗的江湖游医成功洗白成“民营资本”的莆田系最近搞出了一个大新闻。面对铺天盖地的声讨浪潮,曾鼓吹穷人应该合娶老婆的谢作诗教授又再次跳出来了,他声称:“尽管莆田系做虚假宣传、坑害患者可恶,然而笔者还是要说,莆田系比公立医院好多了。”谢教授认为,莆田系的罪恶不是市场化所带来的结果,而恰恰是市场化不够深入造成的。市场化条件下至少赋予了我们被骗的机会,“有被骗的机会,比连被骗的机会也没有要好一万倍!”

2-8

去年10月,浙江财经大学教授谢作诗在其《“3000万光棍”是杞人忧天》一文中表示光棍问题可由一夫多妻、同志结婚予以解决。

郎咸平曾经将中国的经济学家称之为“宠物经济学家”。他举例说我们养一只鹦鹉,为的是在我们早上的时候问早,在客人面前炫耀;我们养一只狗,为的是在打猎的时候帮我们追兔子,出去遛弯时在邻居面前拍拍它,给我们摇摇尾巴。当政的领导人在制定政策的时候,经常会拍脑袋决策,这个时候就需要一帮宠物来摇摇尾巴,假摸假样地论证一番。什么与国际接轨,什么结合国内实际情况,什么科学发展观,什么保护资源,等等。总之一句话:政策很及时,领导很英明,群众很拥护,国际友人很喜欢,体现了科学发展,以人为本,和谐稳定,普天同庆……

当然,郎咸平先生所讲的“宠物经济学家”,只代表了经济学家中的一小部分人。这些人高居于庙堂之上,虽然高举“市场化”的旗帜,却乐呵呵地捧着领导钦赐的体制内金饭碗,只要揣摩好领导的心意,紧跟政策形势,不把马屁拍到马蹄上,一般情况下都会高官厚禄高枕无忧。体制内的金饭碗不能丢,体制外的外快也要捞,这样才能体现出市场经济的原则。今天到这个上市公司当个独董,明天给某个犯了诈骗罪的“企业家”开个研讨会,源源不断的外快就这样进入了自己的腰包。当然,只围绕着“钱”转来转去是不符合我们这些自由主义者的贞操的,还得隔三差五地抨击一下“体制”,这样就可以摘得一把“良心”的帽子,赢得一帮屁民的欢呼。

像谢作诗这样的经济学家就悲惨多了。混迹于普通高校之中,要才华没才华,要名气没名气,要地位没地位,最关键得是长得还特别对不起群众。这就像当年莆田系的江湖游医一样,需要自己在市场经济的汪洋大海里顽强打拼,一不小心就会被自己鼓吹的自由市场经济吞没掉。

在异常残酷而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人的潜力和创造力会最大限度地被激发出来。当年的那些江湖游医们,看准了在思想解放和身体解放的大潮中蓬勃兴起的“难言之隐”,依靠大街小巷遍贴小广告的勤奋和执着,在自己发财致富的同时,也解决了无数男男女女们的心中隐痛,这是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给人民群众所带来的福利。

其实,谢作诗教授又何尝不是这样?生存不易,且行且珍惜。在缺乏“体制”钦赐的金饭碗的条件下,谢教授只能靠着一些有辱自己智商的言论来打出自己的名气,这和在火车站张贴性病小广告是一个逻辑。能不能治好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招徕顾客,不管骗术如何低级,总有一些不长眼的病人送上门来。

3-6

“宠物经济学家”和谢作诗这样的江湖游医们的区别,只在于招徕顾客的办法,治病的方式却是同出一路。把没病的说成小病,小病忽悠成大病,大病搞成绝症,用一瓶绿茶都能检验出前列腺,这可比卖拐的赵本山高明多了。

我们这三十年难道不是这么被忽悠过来的吗?好端端的国有企业,被这帮江湖游医们用“市场化”的药方治疗地千疮百孔,最后告诉工人们说:大锅饭养懒汉,一卖了之。他们把一个健健康康的身体治成绝症,最后把病人杀死之后,还要向社会得意洋洋地宣传他们的医术。无数中国人所为之困扰的教育、医疗、住房三座大山,哪个不是他们的成果?莆田系的罪恶,已经是这帮江湖游医们所制造出来的无数社会罪恶中程度较轻的一种了。

什么时候这些“经济学家”也像莆田系的江湖游医一样,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时,中国社会才能真正进步。

(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责任编辑:江下村  图片编辑:Negation.N)

About the author

林岛

林岛

破土独家撰稿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