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中有别 新风

女工拉拉行走街头,不讨饭,要尊严

作者:小秋

来源:尖椒部落

【摘要】她们走上街头,呼吁关注工业区的性少数群体。

近日,在深圳福永的工业区街头,出现了一群女工的身影。

(图片来源:尖椒部落)

她们手举“女工拉拉要友善、尊重、自由平等的工作环境;不要暴力、骚扰、歧视”的标语,并且将标语贴在工厂前的招聘信息栏中,引来不少路人关注。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其中一位参与者表示,即将到来的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用以纪念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中除名,并呼吁公众对性少数群体遭受的不公正对待予以关注。“我们希望这一行动可以增强工友对同性恋的正确认识。”


在伸张工人权益的同时,也不应当将工人中的同性恋者作为异类加以排斥

一位参与行动的女工拉拉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她在工作中长期遭受男同事的言语骚扰,仅仅因为没有谈过恋爱,并且表现得对男性没有兴趣,就被反复追问“是不是心理有问题”“是不是同性恋”。

“我真的很想告诉他:我就是一个拉拉,我很正常。但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我很担心他们的反应,很害怕,不知道说出来后会有什么后果。因为他们生活中很少能接触到同性恋群体,觉得同性恋是心理变态,需要吃药。每每面对这样欲言又止的情况时,我内心都无比痛苦。我希望坦诚自己的性取向,希望能够和大家有平等交流的机会,不会受异样眼光看待。”

根据手牵手工友活动室2015年的一份调查报告,在工厂里,对女工的性骚扰随处可见。每十个女工就有七个曾经在厂内遭遇过不同程度的性骚扰,超过六成的性骚扰者为同班组同事及附近岗位同事。面对性骚扰,超过60%的女性曾作出反抗,但很多情况下只能不了了之。对女工拉拉来说,遭遇性骚扰往往伴随着更大的压力,对被暴露身份的恐惧也让她们难以作出反击。

“如果不能用语言表达,就用纸笔。我要表达出自己一直被压抑的心声,想要让更多的人看见并接纳我们。”

另一位参与者表示,工业区的同性恋群体还面临另一重困境:没有自己的组织,没有互相支持的渠道。“作为工人,我们的生活圈子比较狭窄,一天12小时都停留在工作车间,很少有空余时间去走出来接触更多同样的人。即使互相见面了也不知道彼此,无法将我们群体的呼声连成一片。”此外,打工人群的流动性也是导致女工拉拉很难建立稳定社群的原因之一。

尽管工会和工业区的社工机构创立了不少活动来丰富工友的业余生活,但同样出于对暴露身份的担忧,使得大部分女工拉拉不得不与这些工友互助交流的机会隔绝。尤其是外表偏“阳刚”的女同性恋者,无论是和同伴还是伴侣同时出现,都会增加“出柜”(指性少数群体主动或被动地曝光身份)的风险。

没有表达空间,又缺乏社群支持,迫使女工拉拉之间的交流转往“地下”:KTV和拉吧。她们在这些场合可以自由地展现伴侣间的亲密,寻求情感上的支持。但同时,她们的活动空间也严重被压缩。

“我们的空间不应该被局限在夜晚。我希望女工拉拉们能够被看见,能够有一些人站出来,带动大家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争取更多的话语权。”

路过的工友们对这一行动反应不一。有的人看一眼就匆匆走开;有的人停下来,仔细阅读标语。也有工友表示支持,并协助志愿者的行动。一位工友手举标牌:同性恋不是病,恐同才需要吃药。

工友手举标语以示支持

一位活动参与者在工厂里幸运地获得一位朋友支持。在朋友的协助下,她拍摄了这样一张照片:

“工作环境不友好,失去工作,只能上街讨饭了?”这种带有自嘲意味的表现方式正是诠释了走上街头的女工拉拉的心声:为了获取关注,找回平等和尊严,进入公共空间是重要的一步。

作者:小秋

流水线上的普通女工

(责任编辑:黄亚铃)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1. 拉拉都是资产阶级提倡的扭曲人性违背人类基本生活常识的东西!宣传提倡这些,还自命进步,真奇葩了。

    • 哈哈哈……你还是先去提升一下自己的常识吧,以为给别人扣上资产阶级的帽子就能为自己的无知和愚蠢找借口?第一次见到活在清朝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