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工场 思索

文革专题导言:对另一个世界的想象与探索

(图片来源:网络)

作为“短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历史事件之一,文化大革命的爆发距今已经整整过了五十年。半个世纪的风雨沧桑,当年的风云人物已经纷纷谢世,而当年风华正茂的红卫兵小将们也都已进入耄耋之年,在历史的年轮中回忆着往昔的青葱岁月。但是文革的幽灵在中华大地上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文革作为毛的“乌托邦之怒”,是毛晚年重振社会主义活力、避免旧的社会关系在新体制之下“借尸还魂”的一次冒险。就连毛的政敌张国焘也不得不承认:“毛泽东发起‘文化大革命’绝不仅仅是(外界所推测的)出于政治权力的考虑。他有着哲学上的思考,有着超凡的魅力和政治能力。有一种对‘平等’的渴望。一旦他发现自己建立的政权没有提供这些,甚至反而有走向反面的趋势时(也就是所说的‘变修’时),毛便采取措施来达到目的。这是‘文革’发动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文革发动之前,毛就已经认识到,虽然自己是这个红色社会主义政权中无可争议的超凡领袖,但一旦要触动在17年的时间里形成的既有的利益格局时,他将会面临难以想象的障碍和阻力。他在文革初期给江青的信中,就表明自己已经做好了“摔得粉碎”的准备,并在那十年中时常感叹“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作为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最后一场革命”,文革最终以一种惨烈的结局收场。毛自身及其支持者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的路线在其死后不久即被抛弃,中国走上了一条彻底拥抱资本和市场化的发展路径。

文革既是毛作为超凡领袖的“挫败”,也是二十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由盛转衰的拐点。此后,新自由主义主导下的资本扩张和全球化,让资本的触角渗透到了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在新自由主义主导的意识形态话语中,二十世纪的革命成了无序暴力和专制独裁的代名词,一切对革命历史的解构和对社会主义时代的妖魔化都指向一个共同的目标:另一个世界是不可能的——而这种意识形态导向在对于文革的研究和解读中最为明显。我们在一个娱乐至死的“小时代”中迷失,变成了丧失掉想象和批判能力的“单向度的人”。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对文革的纪念和研究就显得越发重要起来。就像斯威齐所评价的那样:“文化革命的发动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历史事件,即使失败了,它却提出了各种问题和视野,它们必然会在将来的岁月里变得越来越重要。”在文革爆发五十周年之际,破土网策划了这期文革专题,希望能够引起读者的讨论和思考。

本专题共包括五篇文章。

《文革时间线》是破土网小编以文革期间的重大历史事件为线索,梳理了文革从爆发到高潮再到结束的整个历史过程,试图呈现出一幅文革的全景式景观。

曹征路老师的《学工学农二三事》一文,回忆了自己在文革初期到工厂里参加“学工小组”和到农村插队的亲身经历,再现了那个年代对于消灭官僚主义和等级差别,实现工人、农民参与社会管理的探索。

民间学者老田的《江总书记的同事们追忆他的文革经历》一文,考证了江泽民总书记在武汉文革时期的工作经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那个时代的历史。

郭松民老师的《样板戏:真金不怕火炼》一文,充分肯定了样板戏的艺术价值和历史地位。他认为文艺应该再现人民创造历史的主体性,歌颂人民的主体性,在文革中充分绽放的“样板戏”则淋漓尽致地表现了人民主体性。

阳和平老师的《论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和阶级斗争》,从社会主义时期阶级存在的物质基础出发,系统探讨了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的特点以及毛时代阶级斗争的历程。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1. “在新自由主义主导的意识形态话语中,二十世纪的革命成了无序暴力和专制独裁的代名词,一切对革命历史的解构和对社会主义时代的妖魔化都指向一个共同的目标:另一个世界是不可能的——而这种意识形态导向在对于文革的研究和解读中最为明显。我们在一个娱乐至死的“小时代”中迷失,变成了丧失掉想象和批判能力的“单向度的人”。

  2. 文章中提到的那些文章在哪里可以找到呀?可以分享一下吗?

  3. 愿重复切.格瓦拉说过的那句名言:“我想,革命应该是不朽的。”

  4. 对呀。导言中提到的那些文章在哪里可以找到呀?网页的设计华而不实。导引文字太少。无必要的画面太多。带入感太差。一看就是些浪漫、不着边际九零后产品。

  5. 伟大领袖毛主席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最精华的碧玉”之一就是“八大革命运动”,八大革命运动是人类面向未来的一种科学实验。一、思维革命:摒弃保守,提倡论辩、破除封建思维,提倡创新,养成“大己大公思想”通过“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表现思想,这是一种人与社会和人与人的动态生产关系新内容,将来必将以某种新形式风行于天下;二,教育革命:抛弃死读书和唯分数论,学习和生产劳动相结合就是让知识作用于实践和让实践中精炼新的、创新的知识,根据毛主席的教育方针,做到“修身储能”;三,科学革命:这一点对于中国特别重要,近现代西方国家的发达和中国的落伍就是西方首先爆发了科技革命,因而,中国要想跨越发展就必须创造出震惊世界和影响世界的科技革命,要想实现之,就要摒弃科学技术私有,打破专利制,实现科学技术的共有和创新共有,最快、最大普及科技,这或许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原委之一吧,对于企业来说,最快、最大普及新技术就是营造明天;四,产业革命:中国近现代落后的实质是工业落伍,因此,中国工农业要想跨越发展就必须有属于自己的产业革命,“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实际上体现了一种“不等不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主创业、跨越赶超”的革命理想主义精神,有了这种精神,结合教育打下的基础、科学技术的提高,中国人自己的产业革命就能爆发出来,“两弹一星”就是明证,这种精神对于一个企业同业特别重要;五,经济革命:中国最早成立的人民公社就是农业告别小农经济的一个成功尝试,对于城市来说,由于种种原因,文革结束了,工业领域、服务领域的革命性发展模式没有展露和形成,相当可惜,但是,“抓革命、促生产”的声音大家都耳熟能详,面对未来,城市工商业的整合是必然,只要还坚持毛泽东思想,企业、商业整合成“产业”也是大趋势;六,管理革命:老中青结合的“革命委员会”是突破官员管理中缺失的一次伟大尝试,从中可以看到“三三互动”的苗头,遗憾的是没有通过法律形式加以确认和发扬光大,从“革命委员会”模式中想到的“公民议政大会”和“人民革命委员会”形式如果同政府管理结合,中国的管理革命就能产生巨大的光辉,这种模式同样也是企业管理的新尝试;七,社会革命:全社会提倡勤俭节约,乐于助人的社会良好风气,“雷锋精神”、“欧阳海之歌”、“向张思德同志学习”等等如雷贯耳,青年学生成立“红卫兵”是一种组织活动的创新、创立“样板戏”弘扬和发展中国文化事业就是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个人主义挑战、同“才子佳人”决裂的社会大革命,这种后来近于夭折的“同心同德干革命、一心一意为发展”的精神就是中国社会主义社会革命的动力,办企业,这样的精神也可以很好引入;八,人类革命:这是人类社会革命的最高境界,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就是人类革命的雏形,是世界同一于大公的开始。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