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视野 民声

警察、医生、记者、教师……我们向往的职业纷纷沦陷

作者:浅浅

来源:破土首发

【破土编者按】作为“人民卫士”、“阳光下最神圣的职业”、“无冕之王”、“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的警察、教师、记者、医生等职业如今都面临着危机,不仅从事这些行业的人自身充满了不安全感和压力,社会对于这些职业的评价也持续走低。本文作者从资本与权力两方作用的角度来分析这些原本被人向往的职业纷纷沦陷的原因。


(图片来源:网络)

又快到了高考的时间,高考之后报志愿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人生决定。警察、医生、教师、律师、公务员、记者等都曾经是令人向往的职业,和它们相关的专业也曾经是报考大学时热门的专业,但是如今有多少家长自己从事着这些职业,但是因为工作太苦、太累、水太深、备受质疑,而不希望子女再走上这条路?这些本来是白领、公职人员、专业人士的工作,却不再受人尊敬,反而会让年轻人望而却步,又是什么造成的?

从雷洋案、周秀云案等案件中我们都看到了民众对于警察滥用权力的质疑,由于雷洋案的影响甚广,更多警察暴力执法的视频在网络流传:将犯罪嫌疑人铐起来之后用高压电棍猛击很久,现场的点击火花和惨叫声让人胆战心惊;警察猛踹一个骑车电动车的女人;将人从车中拉出来用警棍暴打,让人相信雷洋的遭遇并不是孤例,我们每个人几乎都可能遇到。而当我们有困难,想要找警察时,我们发现警察面对家暴、盗窃、受到暴力威胁等相关报警常常会推托、不予受理、迟迟到来、谴责受害者。对于警察常常忽略弱势者权益甚至本身某些时候成为加害方的行为,难免会降低这一职业的公信度和社会认同感。

而医生、教师类的工作不再被向往有着更复杂的原因:一方面,这类工作本身工作时间长、强度大,存在着过劳死的可能性,中国青年报曾经援引这样的新闻:“32小时连续手术,医生累瘫在手术台边;连续工作3个日夜,医生崩溃坐在地上大哭……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周祥勇在接受《医学界》杂志采访时,一连说出了9个倒下同行的名字,其中5人年龄仅30岁左右。”医生成长过程漫长、工作强度摧毁身体健康之外,近些年医患矛盾的升级也让医生背负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近些天就有广州和湖南邵东县的医生被患者或者患者家属活活砍死的恶性事件,让人对这一职业的危险性心存不安。

和医生一样,高校教师要经历漫长的教育考核、学术训练才能上岗,然而青年教师还是要面对收入低、教学和科研压力重的现实,青年教师、学者积劳成疾过早去世或是在学术和生活的双重压力中自杀离世的新闻屡见于新闻,让人唏嘘不已。比如同事在回忆36岁因突发脑溢血和急性白血病而逝世的中国社科院青年学者张晖时提到:“当下青年学者的物质压力非常大,在社科院,工资非常低薄,像张晖,2006年刚到单位时,才拿一千多块钱。加之出身农村,全凭一己之力在北京买房,两年前,他又成为父亲,房奴和孩奴的压力曾让张晖颇为焦灼。”还有他的老师提到张晖曾劳心劳力地去做额外的工作来补贴家用。除了工作自身的压力和不安全感,医生和教师爆出的丑闻也让这一行业的社会评价降低。比如医生唯利是图、罔顾患者生命和健康权益的形象在最近的莆田系事件中被越发定型。在小学、中学、大学中都有不少教师利用权力诱奸、性侵学生的事件被曝光,让社会为之愕然。一些大学教授因为屈从于利益和权力,不顾事实和良知,屡发出格言论,被网友讥讽为“叫兽”。

律师也面临着和医生、教师类似的处境。一位律师在天涯的一个帖子中总结律师行业的社会声誉:“律师为坏人辩护,律师跟司法机关作对,律师腐蚀法官,律师骗钱。这是目前中国社会对律师的基本评价。于是,有人借用莎士比亚的话说,如果我有权力,我将干掉所有的律师。”还有律师在自己的博客里面写了对当下大陆律师执业风险的认识:法律风险、安全风险、声誉风险、亚健康风险等来表达对自身和同行生存处境的忧虑。

公务员被誉为“金饭碗”,是许多人孜孜不倦追求的工作。但是考上公务员后,不少人难以忍受基层公务员琐碎的工作内容、低收入、还有难以言说的升职无望和各种风险等等,所以不断有人星夜赶考,也不断有人想天明辞官。

记者、编辑由于赶稿的压力常常熬夜,不乏年纪轻轻便患上癌症的案例。2014年4月,南方都市报时事新闻中心首席记者过国亮患肝癌去世,年仅31岁,他的妻子写下了催人泪下的悼念诗——《可是你没有》。今年5月,28岁的网易女编辑王雅珊因肝癌去世,生前她在微博上转发“加班,熬夜,从疲劳到癌症仅需4步”并且说自己就是例子啊。深蓝财经记者社区统计了今年四五月间媒体人患病离世的其他个案:4月26日晨,知名调查记者尹鸿伟因病医治无效,在云南省昆明市去世,享年43岁。5月3日中午,《绵阳日报》编委会编辑中心主任任杰女士在睡梦中突然离世,年仅42岁。5月3日凌晨,年仅41岁的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江俊于逝世。5月4日上午,《解放军报》主任编辑马越舟上校病逝,享年45岁。深蓝财经5月8日发起的《2016年中国媒体人健康问卷调查》显示:肠胃病、肥胖、高血压成媒体人最普遍的问题,80%的媒体人每天工作超过8小时工作,压力剧增,导致有60%的人超过晚上12点睡觉。晚睡的原因主要是采访写稿、看新闻以及精神状态焦躁不安。在这些不安因素之中,主要因为工作、收入和前途。除了记者、编辑文字工作本身造成的压力外,调查记者在对社会问题进行深入报道时难免会触及一些人的利益,跨省追捕记者、记者惨遭报复的案例也屡见不鲜,这也让记者成为一个“危险系数”非常高的职业。与此同时,由于一些记者屈从于资本和权力,罔顾事实做出一些违心的报道,也使得人们以“妓者“的名称来进行讽喻,难免影响人们对于记者的整体观感。

看起来各个行业的危机和负面评价各有具体的情境和特点,但其实都离不开两种力量的侵蚀:很少受到监督和约束的资本和权力。

在一切都被商品化、消费主义至上的时代,没有人能够幸免,似乎为了自身的体面与尊严、家人的幸福与满足,只能靠耗损自己健康的方式来赚取金钱。在经济发展至上的价值观推动下,这些年,比GDP和人均收入增长更快的是房价,难以抑制的房价增长也抬高了物价。为了在城市中有个稳定的居所,没有身家背景的年轻人要拼死拼活地工作才能应付高昂的房租或者房价。由于缺乏一个平等的集体协商机制,处于弱势的劳动者无法获得一个合理的劳动报酬,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强度,只能通过不断地加班、接更多的工作来获得多一些的收入。在这一方面,白领、专业人士其实和普通的农民工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也难怪青椒们自称“高校农民工”,记者、编辑的别称是“新闻民工”。

而像警察这样的行业在缺乏监督和约束的环境中,在高房价、高物价和消费主义的刺激下,很容易出现以权谋私或者权力滥用的情况。公安部原新闻发言人武和平曾有名言:“让媒体说话,天塌不下来”、“公开,才有力量”,让公权力能接受公众监督,才不会出现“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的局面,这样上述记者、律师、学者等的一部分不安全感或许也会得到一些缓解。对社会真正的建设是在日常对于权责对应的追求、对于被压迫者伸张权利的支持,而不是在怨气和质疑沸腾的时候去寻求什么一劳永逸的锦囊妙计,我们都知道,后者并不现实,也容易弄巧成拙。

(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责任编辑:小静)

About the author

浅浅

浅浅

流行文化的围观者,浅入浅出地讲述所思所感。

  1. 警察、记者并非总是有好名声,但医生、教师历来都是受人尊敬的,如此这二种职业也成了一种危险的、让人恐惧的职业,那说明我们的社会真的病得不轻,虽不致死,但病殃殃的中国在这个世界也不会活得体面。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