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视野 民声

匈牙利的电子装配业: 劳动法何以保护不了工人?

作者:朱艳婷

来源:社论前沿

【摘要】不知不觉中,五月从劳动的季节变成了消费的季节,铺天盖地的电子产品广告更是提醒我们,又到了换手机换平板的时节。然而,消费电子产品的背后故事,是不是和它们的广告一样“光鲜亮丽”呢?

(图片来源:网络)

这次推送的是Irene Schipper撰写的第六章“Electronic assembly in Hungary: how labour law fails to protect workers”。

导 言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叶,中东欧的一些国家成为了全球电子制造的新产地。匈牙利是第一个允许外商直接投资的国家,随着免税区的建立,匈牙利吸引了一大批组装出口商品的新项目。

匈牙利的廉价劳动力吸引了包括富士康在内的许多电子企业,而为了留住这些企业,匈牙利不得不与其他劳动密集型电子业的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进行竞争。


前人研究发现,在拥有廉价劳动力的国家的劳动密集型电子制造业中,对工人权益的损害是系统性的。跨国公司研究中心与当地的劳工组织、工会合作对低工资国家(例如马来西亚、墨西哥、泰国和菲律宾,主要是中国)的电子制造企业进行了多年的调查,发现这些国家的劳工问题非常相似,主要包括:

工资低到无法维持每日生活所需,12小时倒班,强制、无偿加班,阻碍工会权利,大量使用派遣工,克扣工资(罚款),健康和安全风险,歧视和严苛的管理等问题。

本章主要关注以下两个问题:第一,匈牙利是否也有这些系统性的劳工问题?第二,匈牙利2012年修改的劳动法是否起到保护电子业工人、减少系统性问题的作用?

本章通过三个部分展开:第一部分介绍匈牙利电子业的特点,接下来说明匈牙利劳动法的变化及后果,最后通过对四家跨国电子制造公司(富士康、伟创力、诺基亚和三星)在匈牙利的子公司的描述,呈现工厂内部的劳动条件和劳动关系现状。

匈牙利电子业概况

根据匈牙利投资促进局的数据,匈牙利作为中东欧最大的电子制造国,占据了整个中东欧产出的25%。2011年,电子业产值占匈牙利国内生产总值的5.3%,约90%的电子制造企业隶属于外资跨国电子制造企业。从匈牙利的整体经济来看,外商直接投资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匈牙利投资与贸易局资料显示:2012年,电子业有112184名从业人员,8300家企业,其中170家是大中型企业,92%的电子产品对外出口,主要包括富士康、捷普科技、伟创力、新美亚、杰鲁那、通用电气、三星及博世等企业。

电子制造业在匈牙利以出口为导向的发展策略中占据着关键位置,有观点认为,发展电子制造业有利于促进国家工业的现代化和提升工业水平,从而实现从低工资优势到高价值生产的跨越,更进一步,外国新技术的溢出会帮助本地企业实现经济升级、社会进步,会出现更多高价值、高技能的工作,实现工作条件的改善。

但情况并不如人意,根据Plank和Staritz(2013)的研究,当地电子供应商和电子制造公司并没有吸收技术外溢,跨国公司带来的积极效应是有限的,并且这些国际生产网络并没有给当地企业留有余地。


目前,匈牙利的电子制造业仍然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对技能工人的需求有限,大部分工作由无技术/半技术工人来完成。另外,匈牙利还面临着来自其他中东欧和亚洲国家严峻的竞争压力,在新世纪来临的前几年,许多工厂从匈牙利迁出,搬到劳动力更为廉价的地方,如乌克兰、罗马尼亚、越南等地。

研究方法

本章资料来源于对富士康、伟创力、诺基亚和三星公司的员工、工会和管理者以及相关专家在2011年9月到12月之间的访谈。调查由匈牙利消费者协会、跨国公司研究中心和匈牙利社会研究院三家机构发起。

为了让被访者感到安全,访谈在工厂之外进行。访谈采用单独和小组访谈(2-5人)的形式进行,除四个人之外,访谈都被录音。研究采用滚雪球抽样方法来挑选被访者。被访者在四家工厂的分布是:诺基亚(19人)、三星(22人)、富士康(20人)和伟创力(23人)。

新劳动法的倒退

许多欧洲国家都对劳动法进行调整来提高企业“灵活性”。这种恶化的趋势正在低工资的国家发生。匈牙利也加入了这场“逐底竞赛”(race to the bottom)。

新的劳动法于2012年7月1日开始生效,这是匈牙利政府在劳工保护中的倒退之举,政府通过解除对商业环境的管制和降低税率来吸引和留住外商直接投资,最终导致了低工资、更差的工作条件和更少的环境保护。

那么,匈牙利劳动法具体在哪些方面进行了调整呢?

第一,允许雇主不按照法律的规定,通过集体合同或者工作委员会协议(无工会时)来管理工作。

新的法律让雇主可以违反法律规定,利用此类协议为自己谋利,增强雇佣的灵活性,例如协议规定的累积工作时间的基准期可以延长至12个月;每年的加班时长从250个小时增加至300小时;一天的工作日程可以分为两个时期;假期的分配可以由雇主单方面决定;在经手现金或贵重物品的工作时,工人需要向老板缴纳一个月的基本工资作为保证金。

同时,工作委员会无法像工会一样实现工人谈判、罢工和集体行动的权利,跨国公司研究中心的早期调查中就发现中东欧的工作委员会受到严格的管理,表现“懦弱”。

第二,将风险由雇主转嫁给雇员。

新劳动法规定,如果因为不可避免的外部事件造成的损失将由雇员承担,例如停电,雇员将拿不到基本工资。另外,如果雇员让雇主受损,雇员的赔偿负担加重。

劳动法的改变削减了雇佣保护,带来的高度灵活性和工会权利的减少降低了劳动力成本。据部分工会统计,如果雇主完全按照新劳动法的方式去操作能够节省30%的工资成本。

跨国电子制造企业的劳动问题

1、工作时间长,休息间隔短。

时间银行系统规定工作和加班的时间不是按照一个工作日而是在一个更长的时间期限(基准期)里来计算。依靠时间银行系统,雇主可以更灵活地安排工作日和加班,并在一个特定的时期内补偿加班时间。这一系统导致工人无法按照加班工资率获得加班工资。

其中,诺基亚的基准期6个月,三星4个月,伟创力3个月,富士康1个月。这些公司的基准期都超过了国际劳工组织公约的规定。此外,诺基亚和三星实行12小时倒班制,伟创力在2011年6月之前是12小时倒班制,富士康实行8小时倒班制。

工人工作间隙的休息时间很短,甚至来不及吃饭和上厕所。

2、工资水平逼近最新工资。

在四家工厂中,非技术工人基本净工资都低于匈牙利制造业体力劳动者的月平均净工资。其中,富士康工人工资最低,而其他三家的工人工资与匈牙利最低生活工资相当(或略高于该水平)。

3、工人承受巨大身心压力。

工作压力、换班时间长和休息时间短造成了工人头晕、背痛、困乏等症状。在调查之前的几个月,正是因为工人晕倒事件,伟创力将12小时倒班制改成了8小时倒班制。

4、派遣工人情况更加恶劣。

和正式工人相比,他们工资低,福利少,工作没保障。派遣工人最大的问题在于,生产旺季他们被召进工厂,随着淡季来临,他们是最先被解雇的人员。

5、工人代表缺乏。

诺基亚和伟创力有工会和工作委员会,而富士康既没有工会也没有工作委员会,三星没有工会。富士康既没有工会也没有工作委员会的主要原因是工人们没有要求建立这样的代表机构,这在工人的采访中得到了证实。

工人过去没有尝试组成或加入一个工会委员会,因为工人对此不感兴趣,也不认为工会能够改变他们工作条件。

三星则是一个例外,他们有工作委员会但无工会,这与三星在全球强大的反工会形象一致。三星管理者认为没有必要建立工会,因为工作委员会是解决员工投诉的有效机制,能够实现劳资双方的沟通。

结  论

跨国公司的制造商中存在的问题同样在匈牙利的工厂中存在,调查发现:

工人工资低,低于匈牙利制造业平均水平;

时间银行系统让工人无法拿到正常的加班工资;

采用12小时倒班制的工厂存在工人健康和安全问题;

在生产旺季,工厂大量使用派遣工(50-60%);

有两家公司缺乏成熟的劳动关系,甚至对工会进行压制,管理严苛。

另一个问题是,匈牙利新修改的劳动法是否起到了保护工人的作用呢?答案是否定的,情况恰恰相反,劳动法最重要的改变在于增强劳动时间和雇佣的灵活性,降低工资,减少雇佣者的成本风险以及侵蚀工会的权利。这些法律的改变毋宁说是保护工人,不如说是将这些典型的损害劳工权益的实践合法化。

评  论

劳动法与劳动权益保护之间的关系值得我们深思。以往研究中关注的一个重点是法律的执行问题,如工人维权过程中面临的程序拖沓、成本过高等问题。

本章则更进一步分析全球化生产背景下,在吸引外商投资的过程中,国家以立法者角色缩减工人权益的行为及由此导致的本国劳工权益状况恶化的现象。

这不禁让笔者联想到2008年我国出台的新劳动法,政府似乎出于劳动保护的目的对劳动合同条款进行了修改,但却加剧了企业大量使用派遣工的状况,并进一步瓦解了固定的劳动关系。

为什么出于不同目的制定的法律却导向了劳工权益恶化这一相同的结果呢?笔者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

由于无法参与法律制定、缺乏表达利益的渠道和权力,导致了劳动者只能接受既定的结果,被迫沦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文献来源:

Drahokoupil, J., Andrijasevic, R. & Sacchetto, D. (Eds.). (2016). Flexible workforces and low profit margins: electronics assembly between Europe and China. ETUI, Brussels.

文献整理:朱艳婷

(责任编辑:浅浅)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1. 政府须制定公平合理的分配制度,奠定劳资合作之基础。工厂管理须力求民主化,但不能以此破坏管理权的完整,因而妨害企业精神和生产效率。

    工会农会应鼓励其自由自动组织,工农以外的政治社会力量只能从旁协助,而不应加以控制和操纵。

    扩大妇女教育和妇女职业,以切实提高妇女的地位;但应同时顾及生理条件的适合,且须扩充社会设备使妇女职业不会影响家庭生活、生育保护和儿童健康。

    社会保险制度必须逐步推行,限期完成。

    卫生保健工作,应从社会最低层入手。一切社会救济设施,均须以无告的贫苦人民为对象,而力求有效。

    应以国家力量,一面鼓励其自由发展,一面调整其地域和部门的偏枯。义务教育必须努力推行,以求普及。

    免费学额必须大量扩充,以求教育机会均等。各级学校课程,必须斟酌删减;同时充实设备,提高教育水准,以求效果之宏大。

    人格的培养与生活技能的训练,必须兼顾;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