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破土时评

乡镇中小学:“教育公平”旗帜下的隐秘污点

来源:破土首发

作者:清尘

【破土编者按】“教育公平”是我们这个国家一直以来的追求。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不同地区之间,特别是贫困农村地区和发达城市之间存在着很多教育不公平问题,比如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接受教育的机会不公平。最近,关于高考招生名额的讨论此起彼伏,不少城市家庭关注着教育结果的不公平。这篇文章的作者想把关注点集中在一个不常被关注的地方——乡镇中小学。以自己的经历谈谈教育过程中孩子们的学校生活中存在的严重问题。

背景:农村孩子,能上怎样的学校?

我家在河南省南部一个普通的农村,我家从我爷爷那一辈到我父亲都是农民,他们都参过军,后来复员继续回农村务农,我爸爸在我小时候外出做过建筑工人,后来就在家乡做点小买卖来养家糊口。我的上学经历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从我们村小学升到乡中学,再到县一高读高中,然后通过高考来到北京这座大城市,我的经历应该就是中西部地区一个农村学生的样板,我唯一的特别之处在于比我的那些同乡同学更加幸运,有机会继续接受教育而不用早早的去南方工厂打工。我们当地的中小学在这些年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对于求学的农村子弟更加的不友好,而且我觉得这些很普遍的改变却鲜有人关注。

得益于新中国广泛普及的教育方针,农村地区每个行政村都有一所小学,我们小学就在我们邻村,学校向周围辐射三五里地,一般上学路程不会太远,根本不需要接送,而且一日三餐都是在家里吃,晚上也是回家休息,所以家长都能够比较好的照顾,当时我们学校学生主要是我们行政村下辖各自然村的孩子,基本上很少有去其他地方就读的。但近些年来,随着外出务工的增多,特别是父母双方都常年外出务工,小孩子大多都送到乡镇上的寄宿式小学,这就带来了村小学的衰败,更加剧了学生往乡镇小学的流动。

我们镇上目前有三所小学,一所是乡小——原镇上的公立小学;还有一个春蕾学校——纯粹资本运作的私立小学,前些年出现的;最后一个是实验小学,设立比春蕾小学还晚,原来是占用乡中学部分教育资源建立,后来属于某个私人所有。

我在我们镇上初中时还没有实验小学,我们乡中校舍有两个院子,后来其中一个就被乡中校长的儿子等人一起拿来建了实验小学,开始还是属于乡中,后来慢慢就成了私人的了,虽然现在乡中校长已经退休了,但他在退休前还是为自己儿子谋了一笔福利的,因为这样的关系,实验小学也比较容易请到各小学比较好的老师,在竞争生源上当然比较有竞争力。

从我到弟弟——小学教育条件每况日下甚至惨不忍睹

我弟弟现在就在实验小学读六年级,他是从四年级转去实验小学的,原来一直在我们村孟冲小学读,后来孟冲小学学生流失严重,师资力量不断下降,不得不转去实验小学读书,在转学过程中还是给校长父母送了两头羊才得以成行的。

实验小学六个年级有2000多人,每个年级4到5个班,每个班有八九十人,这样的情况下老师怎么可能照顾到每个人。在生活方面情况更加可怕,由于是寄宿式的,学生两周或者更久才能回家一次,但是学校并没有澡堂子,所有的学生在这两周的学校生活中根本没有机会洗哪怕一次澡,我在14年寒假回家的时候,正好当天我妈接我弟回家,看到我弟弟的状况我只感到心痛、心惊,脸上手上身上全是黑的,手被上还长了好几个毒疮,里面往外流脓液,小孩子不会洗手脸,而又没办法洗澡,个人卫生很成问题,这种情况下怎会不生病,我妈给我弟弟打着肥皂洗手脸,洗到第二次水都还是黑的。

后来我去他们学校才知道住宿情况,每个宿舍住三四十人,都是那种上下铺,两个人睡一个铺位,一个宿舍才一个生活老师照顾这几十个人的生活,怎么可能管得过来。后来我爸妈就隔几天去把他接回来洗洗澡换换衣服再送去,这是我爸妈都在家的情况下才能做到的,而更多的学生父母常年在外面打工,他们都是年老的爷爷奶奶照顾,怎么可能管的这么细致。

除了住宿情况恶劣之外,吃饭也很成问题,我弟弟说他们学校食堂经常会做红烧肉,但他吃着都是臭的,所以很多小孩子都不爱吃,对这些剩下的红烧肉学校可是秉承着“勤俭节约”的美德毫不浪费,周三剩下的红烧肉周五就包在了饺子里,每次双周的周三做红烧肉,所以周五中午就有“肉馅饺子”吃,因为这天会放假回家过周末,所以我弟弟在这天就不吃午饭的,等我爸爸接他回去的时候才给他买点午餐吃。这样恶劣的生活环境下,这些祖国的花朵怎么可能健康成长?

留守儿童的命,真如草芥一般

前几年国家推行的“学生饮用奶计划”,我们这里的小学强制要求每个学生都要交240元订学生奶,但发下来的却不知道是什么过期的饮品,我爸爸一个朋友的外孙女就在喝了学校发的学生奶之后直接死掉了,他的女儿女婿外出打工,把孩子交给他照顾,但最后却不明不白的死了,这和学校的那种恶劣的对孩子们非常不友好的生活环境恐怕脱不开关系。在这种吃人的中小学里面,不知道将有多少孩子最后枯萎凋零。

我妈前两年在我们镇上的乡小做过一段时间代课老师,她说四年级的一个学生在一次暴雨后在上学路上不见了,在这段路上有一条河,不知是否暴雨后的大水把他冲走了,但结果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如今很多农村人不得不进城打工,使得小孩子和父母常年分居两地,年老的爷爷奶奶又不能很好地照顾自己和孩子,只为赚钱的学校更加不顾孩子们的死活,悲剧就这样一次次的酿成了。

教师工资、食宿开销——能省则省,剩下的都是校长的

现在我妈在我们邻村的M小学教学,经过生源流失后M小学只有几十个学生,分小班、中班、大班和一年级,M小学虽然是公立小学,但其实已经和私立的无异,学校有七个老师,其中四个包括我妈都是代课老师,没有编制的,还有一个是县城调下来的支教老师,另两个才是正式的有编制的教师,一个是校长、一个借口生病在家休息,真正教课的就是临时工,几个代课老师和那个支教老师教课,差不多每个人带一个班,语文数学都要一个人教,工资才刚刚1000元,而事实上学校差不多就是校长私人的。学校每学期收1000多点的学杂费,学生在学校吃一顿午饭,校长本人开一辆面包客车早晚接送学生,除去各项开支剩余全是属于他一人,靠这个学校每年他能赚接近十万元。为了降低成本,午餐几乎是唯一的可操作的空间,因为老师们也和学生一起吃饭,我妈说买的都是那种生虫霉变的,用水多淘洗几遍照样做饭,而菜则几乎完全是当下最不缺的蔬菜做的素菜,完全谈不上营养均衡。

去年我们孟冲小学也完全变成了这种半私有小学了,我们行政村的村委书记的女儿通过走各关系成了孟冲小学的校长,开始去我们附近各个村子招收学生,她的办学方法和前面的M小学的校长基本上大同小异,这和当时的国企改制、自负盈亏多么的相似,他们为了赚钱想尽办法,学校已经不再是清净之地,孩子们被送到这样的学校里面就连健康的体魄都不能够保证,还谈何接受良好的教育,真的是特色国家出特色现象。

当然,我们这种小地方无论发生多少这样的事情根本都无法激起一点波澜,但其他地方出现的一些群体性严重事件也应当引起我们反思:

常州外国语学校新建校舍严重污染,学生大范围出现健康状况,为了掩盖真相,竟然还不准学生转校,真的是置人于死地。

吉林一个初中新修的宿舍和购进的桌椅甲醛严重超标,结果学校未采用任何检测就让学生们入住,导致全体学生出现异常状况,结果学校还要逃避责任,对外说检测完全合格,都出现这种大范围的学生身体异常,还只顾着逃避责任,不真正的去解决问题,真的是令人心寒。

这还仅仅是近一两个月的事情,如果继续向前调查还有更多的类似事件,但是事情却并没往好的方向发展,反而在一步步恶化,其主要原因不过是资本逻辑不断向各个地方扩张的结果,如果任由教育部门不断的被资本侵蚀,孩子们的学习生活状况将不断的滑向黑暗的深渊。

(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责任编辑:柳焱)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1. 这种情况非常严峻,在各地农村小学都有,以普通百姓的个人力量难以改变现状,只能勉强自保,有能力的部门多是好大喜功,悲哀。
    不过文中的弟弟似乎自理能力也过差了,四年级寄宿学校,虽因条件限制不能洗澡,但说不会洗手洗脸,这样的情况就令人疑惑了。本人也是四年级就寄宿学校了,那时候一直是自己打水洗澡、洗衣服、洗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