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热点

暗夜站立——这不是游戏,是整个世界

作者:纸老虎


扯正题之前,请容老虎君先自卖自夸一下。咳咳,那啥,老虎君一岁啦,撒花庆祝!老虎君要感谢各位忠实读者一年来的大力支持,今后也会继续努力哒!

另外做个小广告,老虎君最近把微博搞起来了,请大家多多支持啊~~微博搜索:纸老虎_PaperTiger 就好啦~~~

好了回到正题,这回我们要来讲一讲法国。说起来老虎君写了一整年居然还没写过法国,也是挺神奇。不过熟读老虎君的读者朋友们应该记得我们多次提过,现在执政的奥朗德号称法国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不过对于这位童鞋来说,没有最不受欢迎,只有更不受欢迎。这不,最近法国人民掀起了一场声势大、时间久的示威活动。这场从3月开始的行动,本着“一周一小游,一月一大游”的精神,至今仍没有减退的迹象,而且发动了大量青年群众加入其中。不仅如此,法国人民还发明了一个新的示威方式——“暗夜站立”。今天老虎君就要给大家讲讲这个听起来像是个暗黑游戏的东西究竟是怎么回事。

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

这事儿我们还得从奥朗德和他的“左翼”政府讲起。

话说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爱出风头的萨科齐在第二轮投票中以三个百分点的差距败给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也成为了第五共和国史上第二位没能连任成功的总统[1]。在当时的选民们看来,与萨科齐无边无境的紧缩政策和没完没了的花边新闻比起来,奥朗德做出的许诺还是要相对动听一些:向富人征收奢侈税、保卫公共服务部门、给予非法国公民投票权,等等。


奥朗德vs萨科齐:选镇静剂还是兴奋剂(安非他命)?

然而这位童鞋当选没多久,人们对于社会党的那一丝期待就破灭了。随着法国老板们纷纷威胁要搬家去英国、俄罗斯等国家避税,奥朗德的征税计划迅速泡汤。富人指不上了,当然只能依靠老百姓勒紧裤腰带了,于是奥朗德政府接二连三地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目标直指工人福利。由法国经济部长马克隆一手策划的“马克隆法案”(MacronLaw)就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栗子,其内容包括授权商店在周日营业而无需向员工付额外工资,以及简化老板开除员工的流程等[2]。

按照官方的说法,这些措施是用来解决失业问题的。的确,法国的失业问题相当严重,尤其是25岁以下的青年失业率高达25%。只不过,这位马克隆部长究竟打算如何通过让开除员工更便利的法案来增加就业率,老虎君真的不太懂。事实的情况大家看一下下面这张图,也就基本上明白了。

法国青年失业率变化情况[3]

在危机深重到没有改良空间的这些年里,这种打着左灯的政党不得不向右转的情况其实我们见到的也不少了。西班牙的PSOE和希腊的PASOK,就纷纷在危机中撕下自己“左翼”的面具,坚定地和右翼站在了一起,奥朗德政府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只不过,这年头老百姓也不是傻子。于是前述各国人民纷纷抛弃了这些倒戈的“左翼”政党。在法国,社会党政府的支持率可以说是断崖式地下跌:奥朗德的支持率仅有16%,成为自从有支持率民调数据以来最不受欢迎的总统;更受欢迎一些的内阁总理曼纽尔·瓦尔斯支持率则“达到”20%之多[4]。

“左翼”政党的“背叛”也让不少国家的民众决定“自力更生,上街战斗”。于是我们在西班牙看到了愤怒者(Indignados)运动,在希腊看到了数十次的总罢工,在美国看到了占领华尔街运动。而最近的一次,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法国。

劳工法案

而引发这次大规模运动的导火索,恰恰是这位形“左”实右的奥朗德童鞋在不断走向打脸的过程中的最新力作——科姆里劳工法草案。也不知道奥朗德是觉得支持率已跪,破罐子破摔,还是巴黎恐怖袭击之后的国家紧急状态机会难得,总之草案对于劳工权益的进攻可谓全方位无死角。

这项由劳工部长科姆里(El Khomri)牵头拟定的劳工法案草案主要从以下角度展开对劳工权益的攻击[5]:

1.强化老板解雇员工的权力。企业在经济效益不佳的情况下,可以辞退员工。不仅如此,企业还可以依据增强竞争力或跟进技术革新的理由,让职工改变工种。如果职工拒绝老板的提议,他将被辞退。

2.延长工作时间。法国目前实行35小时工作制,新的法案将允许员工每周平均工作46小时并持续最多四个月,雇主只需多支付10%的加班工资。

3.老板自主决定工时和加班费。现阶段,法国职工的工作时间长短和薪水一般是按照工种并由相应的行业工会来决定的,新的规定把延长工时和确定加班费的权力下放给了每个企业。

4.解雇员工的经济赔偿封顶。在法国随便解雇职工是要付出经济代价的。员工被解雇后如果觉得冤枉,可以请律师把雇主告上“劳资法庭“(leConseil de Prud’hommes)。新的法律草案规定,20年以上的职工获得的经济赔偿最多不得超过15个月工资。

老虎君给大家总结一下,这个科姆里法案可以归纳为两点:一是让解雇员工变得更容易,二是让还没被解雇的员工加班干活。(在此老虎君提醒大家用脚趾头想一下这些措施对上面提到的失业率问题的作用。)也就是说,这项法案跟奥朗德政府此前的路线是一致的,只不过这次对劳工权益进攻得更猛烈了些而已。

颇为讽刺的是,虽说这项法案恐怕是战后几十年来劳工权益最大的一次倒退,工会组织却选择了吃瘪。2月18日草案公布之后,工会不但完全没有胆量要求撤销草案,而且只是号召了一次示威活动,还计划在了一个月之后!

老虎君想感叹一下,这年头沾了危机的光,让我们亲眼见证了好多可以载入史册的改良主义破产案例——社会党公然倒向资本家,工会紧随其后!

全靠我们自己!

面对工会的不作为,法国人民实在是叔可忍婶不可忍,决定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起来站立。作为时代晴雨表的青年们首先发起行动——法国全国学生联合会(UNEF)号召3月9日进行全国性示威活动,这一日期比工会计划的行动日期要早不少。此后,一个Youtube视频制作团体在网上发起了一个叫“我们值得更多”(On vaut mieux que ça)的活动,通过视频讲述工人的工作状况和他们在工作中经历过的最糟糕的事情。


青年组织激发出来的热情也鼓舞了工会(尤其是法国最大和历史最悠久的工会——法国总工会CGT )中的普通成员,他们试图绕过领导层,发出更激进的声音。许多地方工会开始组织会员参加3月9日的示威,并参与活动的组织。在里昂,一些铁路工会成员帮助学生处理了示威所需的文书工作。迫于干劲十足的普通成员的压力,法国总工会的领导层虽然极不情愿,最终还是站出来动员大家参加集会(但并没有号召罢工)。

3月9日的示威行动最终被证明是一次巨大的成功。据不完全统计,法国各地发生了140多场罢工、抗议、示威、游行活动[6]。总共有50万人走上了法国各大城市的街头,并且得到了广泛的支持:这次行动在全体国民中的支持率达到50%[7]。

3月9日的示威之后,原本工会领导层希望把下一次行动放在3月31日,他们的策略是每个月找一天进行全国性罢工,以此来给政府施加压力。工会的这种策略其实早在2010年反对退休金改革的斗争中就已经用过了,但效果并不好。尽管一度有300万人上街游行,政府还是该干嘛干嘛,丝毫没有退缩。即便如此,工会领导层却不顾上次的教训,再次采用这个策略。

可以说,他们低估了政府向工人阶级开刀的决心,以为不通过全国工人总罢工、不使经济运转停顿下来,也能迫使政府妥协。另一方面,其实工会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毕竟搞总罢工是有风险的。要是没搞成,工会的弱点就会完全暴露。而要是搞成了,工会说不定会失去对运动的控制。这样的事情在1968年就发生过,总罢工让整个法国资产阶级人心惶惶。(关于法国1968年发生的事情,老虎君争取之后也给大家讲一次。)总之,对于工会的上层官僚而言,科姆里法案的通过并不是世界末日,而工人阶级真正自己掌握权力才是。

但对学生和工人而言,六年前的教训依然历历在目,他们不希望这一次重蹈覆辙。3月9日的行动之后,一些青年组织决定,在工会计划的31日行动之前,每周举行一次示威活动。这一号召也得到了广泛响应。面对下层会员的压力,工会领导层最终宣布支持青年的运动,但也只是说说,并没有在行动上给予什么支持,基本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协调和组织支持行动。

暗夜站立

尽管工会基本撒手不管,在青年组织的激励之下,群众的热情在3月9日之后并没有消沉下去,反而进一步增长起来。3月31日的示威活动比9日更加成功,有超过100万人走上了街头。然而,由于工会始终以消极的态度对待运动,除了号召一个月以后的4月28日进行下一次行动以外完全没有别的计划,运动再次面临走向衰落的危险。

不过这一次情况又有所不同。31日行动之前,一些左翼组织(如左翼报纸Fakir)和社会评论家(如左翼经济学家Frederic Lordon)开始号召大家在31日白天的游行结束后占领巴黎共和广场。这一以西班牙“愤怒者”运动为模板的运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从3月31日开始,巴黎共和广场每晚都有数千人聚集。其中大部分人并不属于任何党派,以前也未必参加过抗议活动,他们只是想要知道这个制度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想要找到一条出路。“暗夜站立”(Nuitdebout)也迅速在其他城市,甚至一些小镇发展起来。这些集会中的很多标语既富有战斗性又幽默风趣,比如老虎君非常喜欢的这条:“资产阶级把我们当做狗一样对待,现在我们要张嘴咬他们了!”


“暗夜站立”与此前的运动最大的不同或者说最大的进步在于,它所讨论的问题并不仅仅局限于劳工法案。运动一个重要的议题是,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和制度究竟是个什么鬼,居然会让这样的法案存在?不言而喻的是,能让这样的法案存在的制度,正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这次运动参加的主体是被称为Y世代的法国年轻人(大多是80后和90后)。他们长期以来一直被主流媒体描述为“政治冷淡”的一代。但这次运动表明,他们并不是真的政治冷淡,而只是对于建制下的政治游戏冷淡罢了。现在,他们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暗夜站立”的组织非常简单。在群众大会上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发言,之后再组织“委员会”对大会中的一些议题进一步开展讨论。组织关于某个议题的“委员会”(例如劳工、女性权利、艺术等)也非常简单,谁想组织的话,只要在群众大会上向群众宣布即可。

对于奥朗德政府来说,尽管支持率低到爆,但在距离总统大选不到一年的时候遇到这档子事儿也还是挺让人头疼的。他们本想用警察和棍棒来吓唬吓唬群众,结果却适得其反。许多警察暴力执法的视频和图片在网络上广为流传,进一步引爆了群众的愤怒情绪。特别是一段三位警察当街殴打一名高中学生的视频,引起了各方的强烈不满,最后内政部长都不得不站出来谴责警察的暴力行为。

三名警察殴打一位高中生的视频在youtube上流传

不过那些右翼政党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他们直截了当地要求向群众进攻。前总统萨科齐所在的右翼共和党就公开谴责“暗夜站立”运动和政府不作为,要求内政部采取行动,结束对共和广场的“占领”行为。极右翼政党民族阵线(NationalFront)更是直接要求大规模的镇压行动。目前法国政府还是相对谨慎,毕竟1968年那次大规模运动就开始于反对警察镇压学生的24小时团结罢工行动。跟1968年的革命比起来,占领个广场神马的还是可以接受的。

乱象横生的法国左翼

看到这里,有心的读者估计疑问重重。在西班牙,愤怒者运动催生了Podemos;在希腊,几十次总罢工选出了SYRIZA政府;在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成为桑德斯现象的铺垫。(老虎君之前也都给大家介绍过,如果想复习一下可以回复西班牙、希腊、美国获取哈)那么在法国,这个运动是不是也应该催生个什么东东出来?为啥目前我们看到的都是群众自发在搞运动,左翼到哪里去了?

奥朗德童鞋(一脸懵逼.jpg):啊?叫我干啥?

咳咳,没你什么事好吗Orz

话说回来,虽说法国的情况跟西班牙和希腊很相似,原本偏左翼的政党在危机中公然占到了资产阶级的一边,这里的剧本却稍微有点不同。在法国,一个叫左翼阵线(LeftFront)的组织原本有希望扮演类似 Podemos和SYRIZA的角色。它诞生于2009年,是从社会党分裂出来的左翼党(Left Party)与法国共产党(Communist Party)组成的联盟。2012年总统大选中,这个左翼阵线推举了左翼党领导人梅朗雄(Mélenchon)为总统候选人。他在竞选活动中非常坚决地批评社会党和紧缩政策,号召群众自己掌握自己的权力,并得到了11%的选票。

左翼党领袖梅朗雄

然而左翼阵线良好的发展势头却让法共的领导层感到担忧,因为这将导致法共与社会党彻底决裂。要知道,对这些领导而言,法共跟社会党的联盟关系可是事关生死的大事情。自从法共80年代开始进入衰退后,与社会党的联盟可是其获取地方职位、经费补助等的重要保证。

于是乎,从2014年地方选举开始,法共抛弃了左翼党,选择在重要的大城市与社会党组成联盟。而左翼党则选择跟绿党结盟。可以说,左翼阵线分裂了。要知道,社会党和绿党都在政府中积极通过反劳工的法案。所以,对于本来想选左翼阵线的选民来说,这就有点尴尬了:你们都跑去跟资产阶级代言人结盟了,我要找谁跟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

法国政坛就这样出现了巨大的左翼真空,这也在去年的地方选举中暴露无余了。左翼无人可选,中间的执政党令人厌恶,这才导致了极右翼的民族阵线(NationalFront)近年的崛起。民族阵线在2014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拿到了24.86%的选票和74个议席中的24席,这也是欧盟历史上第一次有国家出现一个“反移民、反欧盟”的政党赢得选举,也是醉了[8]。去年12月的地方选举,民族阵线在第一轮投票中拿到超过27%的选票,在13个地区中的6个领先;逼急了的社会党和共和党急忙在第二轮投票前结盟,靠使出两党只推选一个候选人的招数,才做掉了民族阵线[9]。

去年地方选举第一轮投票,民族阵线得票最高

别看民族阵线号称在地方选举拿到了最多的选票,但这次选举实际上的最大赢家是——无党!有50%的选民投出了弃权票,也创下了此类选举的历史最高弃权率[10]。老虎君小时候一直不理解无党派人士是个什么鬼,现在总算有点明白了。总之就是,其实法国人民心里苦,只是左翼目前都死的死降的降,实在是不知道该投谁了。

站起来之后呢?

工会不作为,社会党靠不住,好不容易出了个左翼阵线又分别跑去跟资产阶级合作,这些因素都使得法国人民对于政党、工会之类的大型组织产生了负面的情绪。正因为此,“暗夜站立”的整个组织结构是十分自由和松散的,带有一些无政府主义的色彩。同样的问题其实也出现在西班牙的Podemos和美国的“占领华尔街”中,过分强调平行化的组织结构很多时候不但效率低下,而且使运动缺乏明确的方向和指引。事实上,跟以往的很多运动相似,这次的运动想要在跟有组织有纪律的资产阶级政府的对峙中真正取得成果,建立相应的组织恰恰是必不可少的。

5月10日,法国总理瓦尔斯在国民议会下院宣布,决定动用宪法第49条第3款,不经议员讨论和表决,强行通过劳动法修改草案。老虎君顺便带大家学(tu)习(cao)一下法国宪法:宪法规定总理可以不经过议会辩论和表决通过法案,但是议会可以提出不信任案,如果不信任案通过则政府要集体下台。不过因为社会党目前还是议会最大党,不信任案不出意外地没有通过。目前,劳工法案已经在下议院通过,接下来将在参议员审议[11]。

另一方面,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也还在继续,4月28日和5月19日的行动仍然非常成功,工会也已经宣布了5月26日和6月14日的全国游行活动,“暗夜站立”也还在继续。但就像我们之前提到的,目前政府已经横下心来要一条路走到黑,都不惜绕过议会通过法案了,光靠这样的示威活动恐怕很难迫使政府妥协。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参与者很有可能会渐渐失去信心,从而让这次运动失去动力,最终重蹈2010年的覆辙。事实上,只有一场能够让经济运转停顿下来、不达目标不停止的总罢工,才有可能反转劳工法案的推行。现在的情况下,工会肯定不会做这个出头鸟,“暗夜站立”本身也没有足够的力量来自己组织一次总罢工。而对于法国人民来说,如果不能把一切可以团结起来的力量组织起来,情况恐怕并不乐观。


所以比劳工法案更重要的是,“暗夜站立”运动能否催生出目标明确且不窝囊的新的左翼组织,并逐渐发展壮大。这也将直接影响到明年的总统大选。目前,法共还在是否跟社会党结盟的问题上暧昧不清。法共领导层中的大部分还是希望继续跟社会党合作,但也有一小部分人想要加入梅朗雄的左翼阵线。而没有法共官方支持的梅朗雄已经宣布他将以“超越党派”的身份参加竞选,但缺少组织支持无疑也会给他带来很多困难。以现在社会党的这个鸟样子来看,如果左翼没办法团结起来推出自己的候选人,最终大选也不是没有可能成为右翼(共和党)和极右翼(民族阵线)的对决。

星星之火可以被掐灭,也可以燎原;站立起来可以再跪下,也可以狂奔;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欢迎关注纸老虎!

微信二维码:


也欢迎关注纸老虎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papertiger1871

微博:纸老虎_PaperTiger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0%BC%E5%8F%A4%E6%8B%89%C2%B7%E8%90%A8%E7%A7%91%E9%BD%90

[2] http://blogs.wsj.com/briefly/2015/03/09/5-things-about-the-macron-law-2/

[3] 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france/youth-unemployment-rate

[4]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6-05/8869205.html

[5] http://cn.rfi.fr/%E6%94%BF%E6%B2%BB/20160309-%E6%B3%95%E5%9B%BD%E2%80%9C%E5%8A%B3%E5%8A%A8%E6%B3%95%E2%80%9D%E8%A6%81%E4%BB%8E%E4%BD%95%E5%A4%84%E5%81%9A%E4%BF%AE%E6%94%B9%EF%BC%9F

[6] http://news.sina.com.cn/w/zx/2016-03-10/doc-ifxqhmvc2259525.shtml

[7] http://elabe.fr/les-francais-et-la-mobilisation-contre-le-projet-de-reforme-du-code-du-travail-sondage-elabe-pour-bfmtv/

[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tional_Front_(France)#2014.E2.80.9315_electoral_successes

[9]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ench_regional_elections,_2015

[10] http://www.france24.com/en/20151206-liveblog-french-regional-elections-2015

[11] http://cn.rfi.fr/%E6%94%BF%E6%B2%BB/20160512-%E4%B8%8D%E4%BF%A1%E4%BB%BB%E6%8F%90%E6%A1%88%E6%B3%95%E9%81%AD%E8%AE%AE%E4%BC%9A%E5%90%A6%E5%86%B3-%E6%B3%95%E5%9B%BD%E5%8A%B3%E5%8A%A8%E6%B3%95%E9%97%AF%E8%BF%87%E7%AC%AC%E4%B8%80%E5%85%B3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纸老虎”,责任编辑:伍豪)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