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工场 思索

反文革的保守派为什么热衷于成为制造冤案的“黑打手”:毛泽东侄儿毛远耀1967年的精辟分析

作者:老田

【老田按】当权派的多数是反对文化大革命的,作为当权派打手的保守派也是反对文化大革命的,这两拨人反对文革的具体手段:往往是以制造冤假错案的方式去镇压那些赞成和支持文化大革命的群众。

当权派总是要打击异己,为此需要帮手,而保守派虽然是群众身份,但恰好能够满足当权派的这个私心和欲望,因此,双方一拍即合。在武汉,文革初期刘邓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派出工作组镇压群众的时候,就是有很多官方钦定的“当然左派”参加搜集“黑材料”,要把一些同学和老师打成反革命或者右派。这一次的图谋没有得逞,毛泽东7月底力举撤消了工作组。工作组撤销之后,中央发布了《十六条》,文革小组支持造反派群众组织起来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一些参与制造冤案的“黑打手”被迫做了检讨。结果,1967年军队支左开始镇压造反派之后,这些人又跳出来参加了百万雄师,再次参与镇压造反派的活动。

毛远耀老同志当时在武汉的高校任职党委书记,对于这些毫无原则、只有利害计较的“当然左派”有着很透彻的了解,他写了篇短文《不要不服气》,非常形象而深刻地摹状了这些“当然左派”的心理和政治动机,并对这些人持久不衰的“内心欲望”做出了深刻的勾画,预言这些人在后续的文革进程中间还会跳出来表现自己。由于这篇短文对毛时代一种政治异化力量的强大分析能力,结果不胫而走,传遍全国。

就武汉后来的文革进程而言,保守派成员果然又作为脱产的“动力”,专门从事于逼供信的活动,以获取制造冤案必不可少的材料,帮助当权派完成制造冤假错案的努力,在“两清一批”运动期间,部分保守派成员作为专职脱产动力,与当权派联手在武汉和湖北各地制造出六十多万冤假错案。文革结束后,这些人再一次参与深度镇压造反派的活动。不过,最后只有极少数保守派获得了提拔和重用,大多数什么也没有捞到。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

毛远耀:不要不服气

油印件

转抄者按:毛远耀同志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侄子,现任武汉测绘学院党委第一书记,武汉市高等学校革命干部造反联络站副组长】

有那些官封或者自封的人士,他们都是“百万雄师”的当然成员,在过去历次运动中可说是一贯正确,唯有这次文化大革命中却一贯错误。一开始,他们自封左派成了工作组的“黑打手”,随着工作组的垮台,他们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检讨了自己的错误,受了骗局。可是心中不服气,因为在这些人的心目中,自己不是血统高贵就是有金字招牌,满以为凭此本钱就够用一辈子了。

他们眼中的造反派呢,不是出身不好,就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其所以造反不是个人野心就是“打击报复”。因此,一旦陈再道之流刮起黑风之时,立即就祭起假洋鬼子的“哭丧棒”,妄图把造反派统统打成牛鬼蛇神,并且高叫“老子过去保对了”。发展到七二○事件之前,真是不可一世。满以为这次稳操胜券,又正确到底了,左派的桂冠戴定了。哪知寿命不长,形势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黄粱美梦彻底破产了,大势所趋,这些人不得不写“声明”检讨,可就是不触及灵魂,表面上说“三钢三新是革命造反派,这个我承认,可是我们这个单位的造反派呀,他们算老几,他们是瞎猫撞上了死老鼠,癞痢跟着月亮走――沾光了,要我们向他们靠拢,我们想不通。”这种抽象肯定、具体否定造反派的思想,在当前是“百万雄师”成员中极典型的思想。

这决不是个人服气不服气,而是地地道道地反应了他们人还在心不死的心理状态。证明了他们的立场、观点还没有站过来,“当然左派”的架子放不下这种人一贯以血统论代替阶级分析,以形而上学代替辩证唯物主义,并且一贯用显微镜看别人的缺点,以放大镜看自己的优点,他们极端地把别人的错误无限上纲,把自己的错误化整为零。在两个阶级两条路线决战的关键时刻,他们不分大是大非,不讲大节,而是想从牙缝里捞点油水总之,这些人立场未动,观点未变,总不服气心不死。

可以断言,一旦遇到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必然又会跑出来表演一番。“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历史是无情的,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奉劝那些表服里不服或者表里均不服的人士,在文化大革命的舞台上,你们表演的够充分的了,如果仍然不吸取教训,触及灵魂,继续鼓气表演下去到闭幕之时,按十六条的决定,落在你们头上的,恐怕不是左派桂冠,而是右派头衔了。再提醒一次,一保到底就是右派。

摘自中南局联络总部(文化革命资料)

开封市人委八二四尖兵团《换新天》

二七分社人委红造总工商造反战斗队翻印1967、12、24

(本文作者老田,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伍豪)

About the author

老田

老田

田力为,笔名老田,独立学者。主要研究方向:现当代的中国政治经济。原籍湖北蕲春。高中毕业后当过三年职业农民,后考入武汉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毕业后在深圳外资企业打工,后进入一家国有企业担任推销工作,1999年开始,多数时间与精力专注于中国发展战略与宏观管理问题研究。过去的经验是未来前进的起点,如何从历史中间学习非常重要,目前老田最为关注的一段历史,是毛泽东领导的革命与建设时期的经验,总结这一段历史时期的经验,对于我们展望未来是极为重要的。

  1. 七律 .有所思
    1966年6月
    正是神都有事时,又来南国踏芳枝。
    青杯怒向苍天发,败叶纷随碧水驰。
    一声风雷惊世界,满街红绦走旌旗。
    凭阑静听潇潇雨,故国人民有所思。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