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破土时评

张翠容:十字路口的巴西——美国“后花园”一片泥淖

来源:破土首发

作者:张翠容

图片来源:网络

【破土编者按】如今,全球经济低迷底下,曾作为金砖四国之一的巴西,经济本就一片颓靡。此时,国内不稳定的政治情况在美国等外部政治力量的干预之下,即便是没什么问题的总统也能出不少“问题”。于是,政治夺权、经济紧跟,新一轮的经济危机蓄势待发。政治从来都是与经济相关,因而,工人不真正掌握国家的经济发展命脉,不能脱离西方国家的经济力量形成自己的独立经济体系,其实根本就谈不上掌握国家政治,即使是一个左翼的政党执政,又能怎么样呢?知名独立媒体人张翠容老师给出了自己的观察。

最近整理过去多年的采访资料,一箱叠一箱,尤如高墙,香港寸金尺土,想是要迟早拆掉这幅“高墙”吧。虽企图弃掉其中一些东面,以减轻包袱,无奈每一张纸对我而言,都充满回忆,甚至有时引起情绪激荡。在整理过程中,发觉当年带回最多资料的地区,除中东外,便是拉丁美洲啊!

翻开载满拉丁美洲资料的胶箱,一页一本在重阅,心,很沉重、很痛。千禧年的第一个十年,该地区充满改革的热情与期待,人们高唱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我有机会多次造访,怀抱的是莫明的兴奋。

巴西是我的首站。从香港飞到迈阿密,再转往里约热内卢,凑巧踫上一年一度的嘉年华,人们狂欢起舞,巴西人奔放的民族性格,我深深体会了。

曾几何时,巴西被视为金砖五国最耀眼一员,大家都称其经济表现是一个奇迹,前工人党总统卢拉更备受吹捧。但,奇迹在数年前一夜瓦解,如今经济大幅萎缩,失业率、通胀飙涨,货币雷亚尔对美元已贬值40%以上。

当中原因容后再谈,首先看看最近风云变幻的巴西政坛,正当巴西经济处于水深火热的时候,卢拉的继任人罗塞夫遭指控操弄公共财政,最后国会通过对她的弹劾,如此这般便把她罢免,她高呼这是一场变相政变。

政变,在拉美不是新鲜事,过去多是军人政变,但巴西今次又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政变真的成立,那算是一场透过民主程序的政变呢。就在这此刻,有一份密件给Intercept新闻网揭露,当巴西国会正就弹劾总统展开辩论,一反对派议员纽尼斯 ( Aloysio  Nunes ) 秘密访问华盛顿,会见国务院负责拉美事务的萨隆( Tom Shannon ) ,此君是国务卿克里的重要幕僚,专就拉美政策献计。

此外,纽尼斯又闭门会见了以华盛顿为基地的大企业游说团体。这一位反对派议员,为何在弹劾前夕能与美国高层顾问和企业游说团团会面,所为何事?商讨甚么?明显美国为巴西反对派就弹劾门开绿灯,工人党早是美国眼中一条刺。

巴西今次的政治危机,原本被受尊重的前总统卢拉也难置身度外。谈到卢拉,在他执政下,巴西经济增长强劲,一时成为佳话。

记得多年前我访问了他的老战支奇科·惠塔克(Chico Whitaker),他对卢拉的评价是这样的:卢拉在巴西原本赤裸裸的资本主义制度里,成功引入了社会主义的元素,大幅改善低下层的生活。但在另一方面,他又能在政策中平衡资本家的利益。最有趣的是,他当政后,把工会领袖都延揽到他的政府去服务,工会运动一时间变得低调了,甚至没有什么声音。

不知是赞还是贬?不过,在过去十多年来,南美向左转,但巴西已算是最温和务实的了。虽然卢拉与核心革命国家如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的领导人走得非常近,但他始终没有推行激进左翼政策,但对美国却时有批判,令美国对这位领导人始终放心不下,对他的继任人亦一样如是。

另方面,工人党作为巴西左翼政党,有不少支持者又有感已今非昔比,而且认为该党在罗塞夫领导下变得愈来愈右,例如罗塞夫对紧缩政策摇摆不定,支持紧缩的反对派早对她不耐烦,欲除之而后快之。过去数月来右翼借经济下滑发起攻势,将数百万人带上街头,并成功地透过弹劾去摆免她。

悲哀的是,巴西政坛大部份政客双手都是不干净的。这包括刚担任代理总统的副总统泰梅尔,一样遭到“控操政府账目”的指控,面临弹劾程序。顺位第二名继任人是众院议长古尼雅,他一手推动今次的弹劾,但他其实早前已遭控收贿数百万美元,正接受调查。下一个顺位是参院议长卡列洛斯,可是他也因牵涉年多前国营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大规模贪污丑闻而遭到调查,他们全是反对派领导层。

但卢拉竟然也被卷入这宗贪污丑闻中。是真是假?看来巴西真的是一盘混账。

巴西是第五大最多人口的国家,第八大经济体系,在拉美算是龙头大哥。如果它在政治和经济上出现大幅度的动荡,那已不仅是巴西的危机,这极有可能影响到拉美地区,世界经济亦会感到其震荡。

奇怪的是,西方媒体特别是美国媒体,对巴西今次政冶危机报道不多。标准的报道评论是这样的:大批勇敢的巴西民众走上街头,向贪腐的政府说不。

要知道,巴西民主很是年轻,该国在1985年才摆脱军人独裁统治,正式建立民主制度。可惜前朝留下来的贪腐文化如幽灵不散,少数有钱大家族继续控制政经领域及媒体,巴西长期陷入不公不义的贫富悬殊局面,直至零二年工人党突破保守右翼政党的垄断,第一次成功上台执政,而且连续四届大选都取得胜利,令保守的家族及右翼政党对工人党恨之入骨。

拉美革命人物的社会实验遗产,不断受北方 ( 美国 ) 挑战

既然不能透过投票箱把工人党打败,那便透过弹劾公然把民选总统踢走,让反对派接掌政权。

事件近因可以说是源起于2014年,巴西国有石油公司的腐败丑闻,数十名政客和全国最大几家建筑公司的高层人员,涉嫌与建筑和工程公司串谋,抬高合同价格。多出的费用变成了管理高层的回扣、政客的贿金以及政党的竞选捐款等。

以上丑闻是个政治大炸弹,同时又只是冰山一角,经济精英及反对派政客扮演最大角色,但他们却巧妙地把工人党也拖下水,尽情利用这宗丑闻打击工人党政府。就在弹劾总统罗塞夫前夕,爆出工人党前总统卢拉也涉及收受回扣。拒绝罗塞夫任命卢拉为部长这决定的法官,后来被发现曾参与反政府示威。

至于由家族经营的媒体,一面倒向指责政府的错,但罗塞夫其实是少数没有涉及丑闻的少数政客之一,反对派便用不大成立的财政操弄,以及对丑闻不作为作为理由,向她弹劾,结果却是令巴西民主受重伤。

敌人之间从来都是趁你病,取你命,意当你处于困难时,便会借机把你拉下马。美国在巴西总统罗塞夫受弹劾前夕,接见了巴西反对派代表,其意图明显不过。

最近有前美国中情局特工李卡德(Donald Rickard)爆料,指他在上世纪60年代担任美国驻南非德班副领事时,他有一次向南非白人独裁政府泄露曼德拉行踪,导致曼德拉被捕入狱27年。李卡德表示他此举理由,是他怀疑曼德拉是为苏联工作的共产党人员。

事实上,曼德拉不是苏联间谍,也不是共产党,他只是争取黑人人权兼有左翼思想的斗士。但,对美国而言,左翼即等于社会主义者,这便会对美国资本主义霸权构成威胁,这种冷战的思维到现在仍阴魂不散。

因此,由罗塞夫领导的工人党,怎会不是美国的眼中钉?!巴西军人政府在1964年起至80年代中执政期间,受美国金援与军援,美对巴西军人残酷打压异己,保持沉默;当时卢拉、罗塞夫便是其中的异见者,曾被抓入狱兼遭长时间虐待。

由于这段旧恨再加不同意识形态,工人党上台后,美巴关系一直不大好,更何况从卢拉到罗塞夫,他们都一直倡议“南南合作”,再加上年前爆出美国国安局(NSA)监视罗塞夫个人通讯后,美巴关系即走下坡。

工人党政府其实过去与美国外交不无背道而驰,例如卢拉在位时早向伊朗释出善意、罗塞夫批评美国攻打利比亚、谴责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等。在贸易上,美巴更不时发生争端。

整个南美经济不稳,老百姓只求粮食供应不受影响,对生活不至冲击太大

好了,巴西近年受资源商品价格暴跌冲击,经济奇迹不再,人民希望幻灭,生活再陷水深火热状态,这不正是推翻工人党的最好时机?巴西与其他资源国家一样,面临经济结构转型。本已开始着手改善基础设施,推动工业发展,无奈受内外政治压力,举步为艰。难道这就是拉美的命运?

About the author

张翠容

张翠容

资深独立记者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