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热点

党报评论电视剧生产:作品产品化,内容空核化,评价空白化

来源:破土综合

电视剧评价体系为何难建立

现有的电视剧评奖没有突出其评价标准;知识分子群体缺乏评价电视剧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普通观众的评价由于缺乏稳固性,流于消费心理,而无法真正成为评价体系的底盘

电视剧创作、市场以及观众需求,在近几年都非常活跃。但是,其评价体系却始终难以建立。

虽然电影评价体系也处于缺乏公信力的状态,但由于电影消费具有潮流特征,所以在舆论场上受关注的程度要远高于电视剧,这种高度关注本身就会催生一个评价体系:观众会自发地、主动地去寻找参照系,从消费者层面倒逼电影评价体系的建立。因此,电影质量的优劣,通常在其公映的第一天起,就可以被清晰地发现。电视剧的制作、购播、收视率统计等各个环节,在透明度方面则弱于电影许多。在业内人士之外,一部优质电视剧或者劣质电视剧是如何出笼的,知晓的人并不多。比如电视台购剧、排剧的潜规则,就在很关键的环节上影响着评价体系的建立,收视率造假等行为更是重重烟幕弹,干扰着观众对电视剧的准确把握。不少热播剧、话题剧,本身质量并不高,而是被拥有重度话语权的播放平台活生生造出来的。

客观地看,国内的电视剧评奖还是具有可信度和说服力的,因为这些电视剧奖项通常都是建立在市场检验与观众口碑之上。遗憾的是,本该成为最佳参照对象的电视剧奖项,更多的是给予已经获得成功的电视剧以荣誉,其评价特征被淹没在奖项背后:公众可以从这些奖项中看见剧名和制作、创作团队的名字,但并不能清楚地了解到这些剧的得奖理由、价值观倾向,以及具有长期参考价值的评选规则。此外,每年的电视剧奖项往往会随着电视剧类型风格的变化而变化,有时是被市场和收视率牵着走的,缺乏一个稳定的标准和笃定的评奖核心。

此外,知识分子的缺席是导致电视剧评价体系无法建立的另一个原因。每年都有一些优秀的甚至是可待成经典的电视剧播出,但却很少有知识分子从文化的角度对这些现象级的电视剧进行深度评析。这种状况的形成,是长期以来电视剧粗制滥造的结果,导致拒绝观看与评价国产电视剧甚至成为一些人保持“优雅”的姿态。

因此,电视剧评价体系的建设几乎很大程度上被交到普通观众手里。虽说“观众最大”,但仅有观众的声音,电视剧评价体系不可能是立体的、长远的;观众的评价可贵,因为发自内心、特别真诚,但这些声音也往往感性、易消失、易掩盖。在没有社交媒体的时候,观众对电视剧的评价主要以“观众来信”的方式体现在主流媒体上;在社交媒体活跃的今天,讨论数、话题热度、排行榜等数据都可以实时显现观众对一部剧的态度,但是,这些数据往往也是容易被操纵、被利用的。

普通观众的评价正是因为流于消费心理,缺乏稳固性,而无法真正成为评价体系的底盘,再加上主流人群对评价电视剧时常缺乏主动性和积极性,决定电视剧命运的力量就被交到了电视剧制作与播出等方面的手上,而他们之间的博弈,部分和质量有关,部分无关。一个健康、完整的电视剧评价体系,要建立在作品整体都在朝精品方向发展的大环境中,精品多了,除了市场会更繁荣外,还会吸引更多人的注意。而当电视剧真正能够做到与所有人的心灵进行对话时,一个客观公正的电视剧评价体系才有望建立起来。

从作品到产品的危机

在商业层面,国产电视剧有着与电影一样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许多人正在不断地将文艺作品变成金融产品。一些持热钱进入的投资人,像对待葱姜蒜一样对待电视剧作品,带着毫不掩饰的敛财意图。每年,都会爆出一串令人咂舌的演员片酬数字以及“天价”的制作成本与收益。据报道,周迅以9500万人民币的片酬出演《如懿传》、Angelababy以8000万人民币加盟《孤芳不自赏》、《九州缥缈录》前期制作投资4亿人民币、《琅琊榜2》的版权超过10亿人民币……这些急速跃升的数字会对行业繁荣起到多大的推动作用,是否会带来新的行业困境与不公?巨额投资与收益所引发的包括电视台、网络以及金融行业的连锁反应,不断引起人们的不安和思考。

创作主体从艺术工作者向商人身份的转变,见证并记录着资本对电视剧市场的影响。最突出的表现是高片酬。在演艺经纪中,高片酬的存在有其原因,但是高片酬在制作成本中的高占比容易导致制作资金的压缩,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作品质量;作品对明星的过度依赖也很容易被明星“绑架”,甚至造成电视剧行业创新上的困难。在这一点上,影视业同样发达的印度能够提供一些可供参考的行业规则:一方面,他们的影视明星被分为若干等级,每个等级都有自己的薪酬范围,从而避免了片酬“虚高”;另一方面,为了规避高片酬造成的压力,制作方支付片酬的方式比较多样,如广告植入分成等,从而确保有足够的流动资金用于创作,进而保障作品质量。

此外,虽然一些演员的片酬很高,但还是有很多演员享受不到这一福祉。笔者曾随一名新人进组,该剧导演对项目的巨大投资非常骄傲,称其不仅将起用一线明星,还会享有最好的播出平台,然后话锋一转:“很多新人为了争取这个机会,都自愿放弃片酬……”意思非常明显,能够参与这么好的项目是你的荣幸,怎么还谈片酬。如果一夜爆红、一夜暴富是市场行为,那么市场又当以何种机制面对被压榨的同业人员?在美国同行业中,许多演员加入了演员工会,而工会明确规定了不同剧目的预算和角色演员的最低薪酬,可以说让“底层”从业者得到了保障。

在资本面前,传统的电视剧播出渠道电视台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压力一方面来自电视台对电视剧收视率的担忧,一方面来自迎战新媒体对传统平台用户的瓜分和“掠夺”。因此,电视台往往会要求电视剧制作方必须起用当红明星,希望以此降低压力和风险,而当红明星的片酬居高不下,也增加了购买压力。

当“互联网+”“金融+”的概念成为“热词”,电视剧也似乎正在变成金融产品:一部分人从中攫取了巨大的商业利益,恨不得通过一部电视剧建立起一个商业帝国。这种激进的发展态度对整个行业环境的健康生态是一种破坏。近来影视业的诸多事件与争论,似乎都在传达着人们对商业泡沫与文艺虚火的担忧。电视剧行业夹裹其中,既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也需迎接前所未有的挑战,如何在这一境遇中健康发展,需要更多行业人士携手面对与共同突破

用心塑造国家形象

如何擅用、巧用电视剧艺术规律,正面塑造出深入人心、打动人心的国家形象,是文艺工作者需加强的功课

韩剧《太阳的后裔》前段时间在中韩两国取得较高关注度,该剧一改韩剧流行的“灰姑娘”和“穿越”等套路,而以特种兵、医生以及维和行动为主要元素,被网友称为韩国最佳征兵广告和韩国国家形象片。积极塑造国家形象同样是美国、英国等影视大国的文化战略:前者多通过美剧扮演救世英雄,后者则擅长通过英剧传导古典风范。

反观我们的国产电视剧,能代表中国当代形象向外输出的优秀作品仍然不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和新世纪初,我们曾输出过《西游记》《三国演义》《康熙王朝》等古装精品剧,在一定程度上为中国的文化形象加了分。如今,虽有《甄嬛传》和《芈月传》等古装剧登陆美国付费主流视频网站,但文化表达的纵深度有限。谍战悬疑剧在国内市场盛极一时,涌现出《暗算》《潜伏》《黎明之前》等优秀作品,但是很难说这类题材可以代表我们的国家形象,原因是这类剧多表现的是历史的复杂性,对于正面树立当代中国形象并无明显助益。也有令人高兴的现象,《媳妇的美好时代》等电视剧在非洲一些国家热播,成了那里的人民了解当代中国的窗口,但在西方国家还难以登堂入室。

而美剧里的“中国形象”却比比皆是,褒贬不一。比如《绯闻女孩》中被女主角布莱尔拉拢的中国女孩成绩好、多才多艺,黑长直发、大眼镜框,是典型的西方人眼中的中国人形象;《绝望的主妇》中的女佣小梅则被要求当代孕妈妈;《老友记》中的主角们喜欢叫中国外卖“木须肉”,中国菜在这里成为廉价的代名词。可以说,当我们电视剧中的国家形象塑造不够、输出不够时,结果很可能就是被他人误解,甚至是被恶意地揶揄。

而现实中的当代中国是积极作为的大国形象: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广阔的社会现实生活为影视创作提供了很多素材,比如中国是全世界为联合国维和行动做出重大贡献的国家之一,但此类题材在影视作品中难觅踪影——占据传统的电视屏幕乃至方兴未艾的视频网站的,多为古装剧、家庭伦理剧、谍战悬疑剧,它们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着我国电视剧产业的类型化发展,缺少积极塑造国家正面形象的优秀作品也是客观事实,这与快速发展中的中国社会现实不相匹配。

当然,我们不是没有积极塑造国家形象的电视剧作品,但是这些作品的观赏性、趣味性和代入感仍需提升。有的作品花了很多心思,投入很大资金,但创作层面的基本问题没有解决好,也降低了作品的影响力。如何擅用、巧用电视剧艺术规律,正面塑造出深入人心、打动人心的国家形象,是诸多电视剧从业者需要加强的功课。

正面塑造国家形象、反映时代最强音的电视剧作品越来越多、越来越有影响力时,不仅可以让世界更好地了解当代中国,还可以通过这一雅俗兼具的文艺样式凝聚人心,缔造积极向上的社会风尚。

责任编辑:lida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