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热点

分田单干好还是合作化好?习近平直指中国要害

作者:评论部老徐

来源:手抄报


东北经济衰落了?东北发生了什么问题?东北经济如何转型升级?

改革开放40年,为何东北经济就衰落了?

这是大家在想的问题。

2016年5月23日到25日,习总考察黑龙江,这是继2013年9月考察辽宁、2015年7月考察吉林两省后,习总对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再次考察和摸底。这次考察完成后,东北老工业基地已完成全面考察。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习总书记考察黑龙江农业,说了一句惊世骇俗的平淡话:“农业合作社是发展方向”。

什么是农业合作社?

有一位学者说:在大约三年多前,在和国内一顶级经济学家交流时曾向其提议,我国农业要进行土地集中、规模化生产,不能像某些人推崇的那样任意让资本在其中进行并购,而是应推动农业合作社、合作公司的建设。这种思路,实际上是借鉴我们改革开放前的做法,只是根据市场经济进行了升级改造而已。

具体方法是,由农民以土地入股,以村集体为单位在乡镇一级或县一级成立农业合作公司。这个合作公司可以请专业化的人来运营,但需要由相关级别的政府和群众代表共同监督、监管。如此一来,在规模化生产的背景下,大量农民就可以从土地上解放出来进城开辟新的服务业,这样进城的农民就可以实现增收的同时享受农业合作公司的分红。农村剩下一少部分人,可以成为农业工人,既享受农业公司分红还可以拿农业合作公司的工资。如此,农村的人均生产率提升了,进城的农民生产率也提升了,国家经济自然就发展了。

中国农村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土地流转,农业合作社就是阻止私人对土地的大规模兼并。

这个时候,习总书记站出来讲“农业合作社是发展方向”,直击中国要害。

一、突破新的“两个凡是”。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力推反腐败和改革,但受到重重阻碍。原因就是中国形成了新的“两个凡是”。用改革开放阻止改革开放,保护一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不被 改革。反腐败受到权贵集团的集体抵制,他们很不积极,变着法子抵制,互相保护。对反腐败他们没有“免死牌”,但对改革他们就有“圣旨”。尽管中国农村、农业已经破败不堪,危机重重,他们仍然高喊分田单干是伟大的改革,绝不动摇。而对毛泽东就要彻底否定。

这一次,习近平用“农业合作社是发展方向”,就突破了新的“两个凡是”,打开了改革的突破口。可以说,分田单干的是一些人的旗帜,从这里突破,是出奇兵夺旗帜。

“农业合作社是发展方向”与“农业合作化”和“人民公社好”有区别,但还是让人感到那么久违的亲切。

二、国企改革能不能合作社化?

中国的改革是从农村分田单干开始的,一分就灵。农村改革经验搬到城市国有企业改革,就来了一个一包就灵。一包就灵不灵了,就一卖就灵。卖了,死活与我无关。东北经济衰败,就是国企业改革的失败。

农村不搞一分就灵了,国企改革还搞一包就灵、一卖就灵?

农村实行合作社改革,国企能不能搞股份制改革?农村不能把农民从土地上赶走,城市也不能把工人从企业赶走。

三、土地问题是中国最根本的问题。

2700年前,奠定中国大一统理论基础的管仲说:“地者,政之本也。”(乘马)又说:“夫民之所生,衣与食也;食之所生,水与土也”。(《禁藏》)土地是政治,土地是民生。管仲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将土地平均分给农民,实施“均田分力”的土地改革。

从此以后,中国历代都打击土地兼并,因为土地兼并必爆发国家动乱。因为土地兼并是豪强对农民民生的剥夺,民生不给,生活不下去,就只好铤而走险。

看看当今的中国房地产金融掠夺,也是对土地民生的掠夺,已经是中国最大的不稳定、不安定因素。

因此,土地是一条红线,必须保持在人民手里,保证人民的民生,不能以改革和房地产的名义流转掠夺。

阻止对人民掠夺的改革,是当前最要害的改革。

(责任编辑:胖头陀)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1. 分田单干几千年早己有结论了: 两极分化。无奈走资派掌权,还要走。还出了一个骗人口号: 先富帮后富。几千年没帮,这几十年帮在哪里?

  2. 作者的理解有偏差,所谓合作社不是过去的集体经济,而是资本下乡,集中土地耕作,土地流转是流到资本家手里,由他们搞机械化农场,这是仿效美国私人农场的做法。

  3. 还是让农民离开土地,怎么监督,怎么分的都是空的,最终还是土地私有化市场化。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