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热点

魏则西事件之后:请尚存良知者带上身边的垃圾远行!

来源:“红歌会论天下“微信公号

作者:凌波轻鸿

图片来自网络

已经快两个月了,4月12日魏则西逝世的事件终于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网络上曝光各种各样阴暗内幕的信息五色肥皂泡已从这个道德的酱缸里自由优雅的飘散。当初倒是有各色的知识分子挥舞着帽子和大棒予以谴责,当然也有吃惯了人血馒头的性急的大V开始陆续为百度洗地舔菊或转移注意力。在这个熬个鸡汤都要加一堆狗血剧底料的时代,观众审美审丑都已经接近疲劳极限,心死的群体要激起几个细胞的持续兴奋还真是很难的事。

口水总是廉价,要积舆论销莆田系大概也是比登天还难,在大力推进市场化的路径依赖下,过后各种资本系列如何乘机占领医疗市场估计又将是骇世大剧。当一群拥有巨大既得利益的饕餮坐在人民大会堂里对政府的各类工作品头论足时,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铁律就足以证明马克思主义的真理从没有过时,无论贫民们屁股坐在那一边,也休想撼动历经40年生长早已根深叶茂的资本体系。左派再如何义愤填膺,右派再怎么对资本绕膝依依、卖萌讨喜,要想在资本圈内成为一个包衣级的人物,大概也是比登天还难。在资本一统天下,资本法权把封建皇权碎片化为对生存物质、能源、信息的垄断后,普通人为了生存就不得不出入各种骗局与伤害之中,人格低到了尘埃里,有时甚至像辽宁德勤大火中的那些工人一样自由地去请求成为随时化为死地的工厂中的一个工人。

作为出生在改开前的屁民,我和我的母亲领教了改革开放前后医疗卫生事业的天渊之别。出生在润之先生时代,出生那年,母亲因产后炎症颇重治疗了半年,这个一辈子生活在农村的地主家的女儿前前后后也就交了不到一块钱的挂号费。2009年,本人则因工作过于繁重及一些应酬,检查出患上肺炎、肾炎。因在医保定点医院不能查明肾炎类型,只好转院至协和医院,但必须自己承受所有费用,即便有好几个医生都能攀上关系,住院29天时间花了近5万元。一介草民,在当下除了睁大眼睛,努力让自己被放血的时候有点治疗效果,还真是倍感有心无力。

当初提出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的时候,多数人总以为自己将会是最成功的那群人中的一个,等到蛋糕被各色权贵投机分子分完了,才发现自己只是面前挂着近却不可及的吃食原地转圈的骡子,清醒了已无路可走,于是很多人开始对社会作奴隶式的破坏,相互挖坑,反正不是我的,谁都别想讨好。在这样一种社会氛围中,无论以左的姿势指望能扭转乾坤为多数人谋福利的救世主出现或者以右的姿势渴求美国王师东定中原、大兵学习雷锋送温暖都近乎弱智。

倒是魏则西的父母通过媒体的声明有一丝亮色,他们像萤火虫一样用微光照亮了一小块地方。声明中说:“我们没有收到好的疗效。我们的儿子和我们,都没想针对任何机构和个人。我们不想得到任何补偿,也不想告任何机构和个人。对于百度和医院,我们没有任何仇恨。”他们明显不想被卷入商业纠葛之中,“魏则西生前在网络上发布文章,只是表达接受肿瘤生物免疫疗法的感受,因为其间有数千人曾给他发私信咨询疗效。”这让我想起每次回老家的时候,总见到母亲把老家前前后后的垃圾都捡得干干净净,然后用些干柴架起烧尽。周边的邻居对垃圾平时也多如此处理,所以外地回老家人多的春节期间空气中最容易飘来些烧塑料的臭味。为了减轻烧垃圾的负担,我和家人每次回老家小住几天都会将垃圾打包,然后带到有垃圾处理能力的城市,扔进垃圾桶。

这个社会,这些年积累的精神、道德、物质、信息的垃圾是如此“琳琅满目”,黑的透亮,红得发黄。垃圾不及时清理总会越积越多,精神、道德不清理就没有办法进行后面的建设。而魏则西和他的父母,为我们揭开一方黑幕一窥资本逐利的颟顸无耻,也算是萤火之光照亮一小块地方以利于垃圾的清理。我衷心为天堂的你生前揭露医疗黑箱的行为点赞,你才是鲁迅笔下堪称脊梁的中国人。当然,我也希望每一个尚存良知的国人,如果你知道哪种方式或者哪里能够处理各类垃圾,请带上身边的垃圾远行!

责任编辑:江下村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