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视野 民声

快时尚是穷人在承担富人血拼的代价

来源:上报

作者:胡慕情

【摘要】资本主义发展模式所必然遭遇的经济衰退,甚至成为廉价零售商的优势、为它们带来新顾客,“因为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中产阶级的消费者向下转往低价位市场。”这一再重复的循环,让“可弃”变得愈发巩固。但可弃并非只是衣物的下场。



(图片来源:Rod Hunt/BOF)

日前母亲进房,递给我一袋子,里头是她逛街购买的成衣,要我试。我拒绝。这样的剧目上演数年,袋里她添购的服饰鲜少是我喜欢的风格,多半也不适合素日劳动所需。一再规劝勿买,但她置若罔闻。最后那些衣服往往在衣柜里不见天日,无人痛惜,因为便宜。

快时尚衣物最后去处是垃圾桶

其实母亲依然珍惜那些好衣裳,但类似的服饰消失在市场,她转为购买成衣毫不手软的消费者。她的转变并不稀奇。英国作家露西.希格尔从检视自己的衣柜开始,发现自己的衣柜像垃圾堆,鲜少有衣服能够留下给后代。

这样的结果教她震惊,开始进行研究。露西.希格尔在她的书中分析,消费者的选择转换,其实牵连二战后经济发展的变化,新自由主义的寻租特性制造可弃性—原先能主导消费与生产步调的机制与体系崩解,购买行为因此转变。1980年代起,消费模式与衣物的关系变化就越演越烈,露西.希格尔指出,学术研究在2005年留意到这样变化,根据一项针对八个消费族群、71名女性所进行的购买习惯调查显示,其中18至25岁的“年轻消费者”几乎都坦承她们花的比从前更多,而增加的比例是从一个多月多出20到200英镑都有。“更叫人意外的是他们完全没有计划要将所购之物留下。”当廉价的时尚衣物破旧损坏,去处不是洗衣篮,而是垃圾桶。

在书中,露西.希格尔细致剖析快速时尚如何诞生,而通路如何反过头来宰制整个生产链的复杂关系,尤其讽刺的是,资本主义发展模式所必然遭遇的经济衰退,甚至成为廉价零售商的优势、为它们带来新顾客,“因为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中产阶级的消费者向下转往低价位市场。”这一再重复的循环,让“可弃”变得愈发巩固。但可弃并非只是衣物的下场。这廉价的制造链时时牵动另一半球的国家的人民。快速时尚是时代与地域经济的结果,是单向的掠夺,而非双向互惠。

H&M是露西.希格尔笔下“掠夺”的代表

2015年初,全球第二大连锁时装品牌瑞典H&M,拥有遍及55个市场的3500多家分店,在台第一家旗舰店开幕,引发排队热潮。这家时装品牌,正是露西.希格尔笔下其中之一掠夺代表。大约1990年代,欧洲早已发起干净生产的社会运动,希望成衣产业的企业主,能针对薪水、童工、工时、安全措施与环境标准等进行改善。时至今日,成效如何?今年八月即将上场的2016台湾国际劳工影展(http://www.tilff.taipei/),其中一部纪录片《跨国生产的真实代价》,便以沈稳的镜头述说,这单向掠夺的残酷并未改善。

纪录片凝望的是印度蒂鲁普。这个城市原先最大产业是农业,直至跨国成衣生产工厂到当地投资。“工厂毁了我们的农田。”蒂鲁普的居民这么说,因染整流程需要耗费大量干净的水,而工厂虽然声称针对污水进行处理,实际流入河里的水依然肮脏。蒂鲁普的河流是黑色的,一如50年代的台湾。而当全球成衣产业都加入快速时尚行列,出口工厂为了加速成衣出口,进一步增加大量漂染工厂,污水比过去更快速地污染土地,当地居民连椰子都无法种植,成为成衣工厂工人是他们唯一的路。

尽管如此,工人的薪资无法让他们获得温饱。而为了要维持生活所需,每个工人都得承担高工时的劳动情况。同时,孩子也必须放弃上学。童工这个老议题,直至现在,仍未获得解决。西方的消费者运动持续进行,但劳动检查并不全面,加上工会组织的困难,恶性循环不断持续。当成衣零售商盈余八亿美元,供应商只能获得1%至5%的分配。而促使这个结构颠扑不破的,是全球化趋势下诞生的自由贸易区、经济特区、保税仓库、免税港,这些场域是当代大众流行服饰的有利靠山,同时也是跨国全球时尚企业与全球最穷困工人之间的连结。

穷人不断承受富裕国家人民血拚的代价

人、土地和大自然的商品化,是社会经济灾难的泉源。人文地理学者大卫.哈维这么阐释:“这是将公共财富转作私人占用的“圈定”(enclosure)过程,也是涉及“掠夺性累积”的过程。它和人们常识中的抢劫、偷窃、诈骗和高利贷等,在本质上其实没有任何分别。”

在书中,露西.希格尔呼吁消费者改变消费行为,用合理的成本,审慎挑选并理性分配预算来购买衣服,使衣服的产制可以使用环保有机纤维或友善动物的养殖场,而这些可以反馈给在地农夫或工匠形成真正的公平贸易。但这样的呼吁只是改变的其中一小环节,这些零售商早已学会公平贸易等流行名词,并透过各式广告置入他们“有在改变的形象”。而几乎不可能抵达那制造国度亲身体验的消费者,很容易被此蒙混过关。

蒂鲁普的居民说:“我们的正义无法在法院伸张,你来到这里问我们,告诉我们该怎么做,然后你就离开了,但我们离开得了吗?”若不直面资本社会的各式矛盾,地理不均的问题将无法解决,边缘的居民也将不断承受富裕国家人民血拚的代价。

(责任编辑:霍青桐   图片编辑:Negation.N)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