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破土时评

巴拉拉老魔仙《幻城》也救不了贵圈IP了……

作者:李忠利

来源:破土首发

【破土编者按】看完暑假档那些辣眼睛的IP剧,小伙伴们体内的洪荒之力还好吗?万万没想到如今我们开始默默想念那些年无限循环的《还珠格格》、《少年包青天》还有《武林外传》……

图片来源:thenextweb

《青云志》、《幻城》终于在上周陆续开播。习惯口出狂言的宣传方们都将它们称为:21世纪第一IP。

一个是无数人玄幻小说的启蒙,一个是一代人懵懂的青春。庞大的粉丝量预示着两个至尊IP的野心与欲望。当IP王者出世,生活却再次欺骗了你。然而,观众早已不会悲伤也不会心急,因为大家已经习惯希望与失望的急遽转化,已经看透了大IP堪比房地产广告的宣传语与现实的电视剧产品的霄壤之别。

所谓的IP(本文指可二次或多次开发的影视文学)成为“写字的人”迅速变现的工具,成为制作公司迅速圈钱的载体;原著粉对翻拍痛心疾首,主演粉却多了舔屏的资源;IP这一丰富资源并没有转化为电视剧市场的百花齐放,却逐渐建构起了庞大的海市蜃楼—虚浮粉资本泡沫,粗制滥造的文化产品,干瘪的影视作品。

虚幻的名词经济是时候寿终正寝。

“幻城”

听说《青云志》已经算是颜值演技和特效都在线的作品?

中国卫视的执牛耳者—湖南卫视破天荒地为《青云志》开辟了频道的第三个周播剧场。上周日,这部已经被粉丝催产半年的仙侠玄幻剧揭开面纱,然而除了在主演粉那里惊起一滩鸥鹭之外,这部剧仍旧没有在叙事、制作、特效等电视剧的核心问题方面取得太大进步。相反,声效差强人意,制作明显赶工。

同是上一周,在特效上夸下海口的超级IP《幻城》播出,据称投资3亿的魔幻大剧没有让人眼前一亮,反倒给暑期闲来无事的段子手提供了丰富的吐槽素材。网友笑称:“这部剧的特效费用在第一集就花完了。”所谓的大场景、大制作也因为叙事的薄弱、剧情的尴尬成为精致的垃圾。

本应肩负起扭转人们对中国电视剧认知重任的两部大剧不孚众望,再次成功让观众大跌眼镜。尤其《幻城》,成功制造一大波吐槽的10万+。

大失所望,已是常态。两部电视剧当中存在的通病是近两年所谓大IP共同存在的问题。

首先,电视剧的修饰词一定华美铺张,没有几项中国之最都拿不出手。当下电视剧的宣传手法与中国各线城市房地产商的推广手法方法一致,如出一辙。

《幻城》播出当天,基本每个人的公众号都被该剧轰炸。“3亿投资”、“好莱坞特效”不绝于耳,这些后来都啪啪打脸。


好莱坞特效师可能水土不服了

接着,制作周期一定会短。据了解,《青云志》杀青于4月底,而7月31号正式播出就意味着留给后期制作的时间最多只有3个月。5000万的特效投资除以90天,每天做特效都要花上50多万,然而,结果见仁见智。除此之外,声效差强人意,脚步无声,细碎动作无声,闹市背景基本无声。当然,主演粉不会在意这些,主演只要不面瘫就是演技炸裂。

最后,大多数时候没有最后。原著粉生无可恋。剧情面目全非也罢,基本的逻辑都没有也是常态。

所谓的大IP,或许只是一座座“幻城”。

IP


2015年被称为IP剧的丰收年。文学圈风生水起,成为“文学—影视—音乐—游戏”完整产业链的上游,一时间盆满钵满。制作方看中IP,无疑因为珠玉在前,粉丝量基础庞大,加持完整产业链,不费吹灰之力,噱头一呼百应,不用花大力气就可以将大笔金银收入囊中。

无疑,IP给电视剧行业提供了更为丰富的选择,但执于一隅便容易偏狭,影视文学多为仙侠玄幻,于是被称为“IP疯年”的2016年仙侠剧霸屏,寸土寸金的暑期档也成为仙侠剧的天堂。

然而,除了提供资源之外,IP似乎并未增加中国电视剧的想象力以及影视叙事能力。不可否认,2015年,中国陆续出现了以《琅琊榜》为代表的优秀电视剧,但置于第一电视剧生产大国当中依旧显得凤毛麟角。

若以客观指标来看,2015年,第一仙侠IP《花千骨》让湖南卫视钻石独播剧场傲视群雄,这一10点档周播剧场在《花千骨》播出期间创造了全国网平均收视率2.69,份额17.77的成绩,这一成绩雄踞2015年中国电视剧收视份额榜首,远超其它卫视黄金档电视剧收视率,令人侧目,这一剧集也引发了一线卫视对周播剧的重视,2016年,周播剧群雄并举。


花千骨,让IP一词声名鹊起;但自此之后,虚妄的繁荣尽显无疑。

截至目前,2016年晚间剧目CSM52城收视率排行,前两名分别改编自知名IP,虽收视率相对较高,但口碑严重分化;反倒是位列第九的《欢乐颂》实现了三流IP到一流电视剧的逆袭。


而看起来万众期待的《幻城》首播收视率无论在全国网、CSM31中心城市组,还是CSM52城市组中均未破1。互联网一片哀鸣,IP辉煌不再。

由此观之,IP好坏与电视剧优良无直接联系。再用IP之名只行牟利之实、糟蹋经典、粗制滥造的自我欺骗可以休矣。忍耐已久的中国观众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故事

电视剧,归根到底是用镜头讲故事的影视文本。

而经典的叙事学理论告诉我们:所有的文学、电视剧、电影翻来覆去只有几个故事母体。韩剧千千万,除了置换故事场景之外,大多数都是王子与灰姑娘的爱情故事,当然,近几年,韩剧的故事背景越来越宏大,爱情也逐渐势均力敌,但似曾相识之感并未消退。

《无间道》与《余罪》本质相似,但时过境迁,卧底依旧让我们惊心动魄,贱贱的英雄依旧可以卷起我们心中的一丝波澜。这一切与IP无关,而与是否愿意认真用镜头讲故事有关。这个故事与演员演技相关,与镜头语言相关,与制作水准相关,与一颗艺术匠心相关。最后一点最难以描述但也最举重若轻,急功近利会轻易吞噬掉用时间淬炼出的艺术追求与操守。


然而《余罪》第二季也糊了……IP病传染得真快

电视剧工作者并非没有认真讲故事的意愿,只是文艺作品正在变成金融产品。一些持热钱进入的投资人,像对待姜蒜一样对待电视剧作品。于是,我们看得见演员上不封顶的天价片酬,以及触目惊心的电视剧投资。这些并没有正向转化为优质的电视剧作品。而无论是传统的电视剧播出平台还是新兴的视频网站,都逐渐变成了有钱人的游戏。而这一切,归根到底,都要由每一个观众来背锅。

如最高党报所言,一部分人从电视剧中赚取了巨大的商业利益,也恨不得通过一部电视剧建立以一个商业帝国。为了让这一切看起来可亲可近,IP这一概念成为欲建造商业帝国的商人们翻炒的热词。

方法不对,菜可能越炒越糊。今年,IP这锅菜,已经基本糊了。

(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责任编辑:胖头陀  图片编辑:Negation.N)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