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视野 民声

“婚活”时代——想说爱你不容易

作者:朱奇莹

来源:破土首发

【摘要】正是在新自由主义和国家主义互为一体两面关系的配套制度构造下,出现了日本广大“婚活”青年的无奈和困顿,出现了“婚活”的变质和人们对现世安稳的依赖与渴望。七夕已过,光棍节、情人节正向我们走来。在这个酷烈的丛林时代中,有关“婚活”的热潮,还会继续澎湃交织在时代翻涌的浪花泡沫里。


“七夕”——当这个似乎有些语焉不详的日子又来到时,各类商家与大小媒体早已在至少半个月前就开始相互配合,积极地筹划推出各种“七夕”攻略、“浪漫行动计划”等,为八月的又一场消费仪式铺垫造势,迎接着各位你情我愿的牛郎织女们相继到来,共同欢庆一个“终于等到你”的幸福时刻。

近几年流行的“七夕”攻略里,除了礼物攻略、美景攻略、美食攻略之外,还有一项深得人心的攻略叫做“脱单攻略”。推出这类所谓脱单攻略服务的商家,往往会通过与一些婚介机构合作,为陌生的男女们提供一些相识共处的契机,再致力于从商业角度提供好各种珍馐美食佳地美景鲜花美酒等服务,在此基础上促成七夕“脱单”大业。不过,此类脱单行动的流行,其实仅仅是城市未婚男女们在商业和服务业的介入下参与到恋爱或结婚行动中去的一个侧面,只要我们留意一下中国近几年来不断上升的晚婚率、不婚率甚至是离婚率,就不难发现,其实许多看似热闹实质却止步于消费目的的恋爱活动与现实中实际存在的结婚难现象之间,并没有构成相互促进的关系,后者的低潮状况相反只衬托出前者的高涨繁荣中许多耐人寻味的地方。

当然,结婚难的现象并非中国特色,日本著名社会学家山田昌弘在2008年出版的《“婚活”时代》(Discover21出版社,白河桃子共著)一书,就是面对现代日本社会未婚率不断上升、少子化问题日益深化、未婚适龄(甚至超龄)青年结婚行动和意识消极的社会状况,而特意撰写的一部著作。这部书暂时还没有中译版,不过2015年11月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了山田教授编著的另一部著作——《“婚活”现象的社会学:日本的择偶现状》,该部译著中几位研究者的论述及时生动地为我们揭示出当今日本社会的“婚活”(结婚活动)状况。


山田昌弘的著作《“婚活”现象的社会学:日本的择偶现状》

一、“婚活”的含义与命名者的初衷

日语“婚活”,即结婚活动的略语,确切地说是以结婚为目的进行各种积极活动的意识或行为的称谓。这个词首次在日本媒体出现,是在2007年11月5日发行的周刊志《AERA》上。随后经2008年《“婚活”时代》的出版,这个说法就更加广泛地出现在媒体视野中,形成关注热潮;各种婚活商业相继出现,如婚活购物福袋、棒球场“婚活座位”、“婚活咖啡”等;2009年在文化领域也出现了以婚活为主题的随笔漫画、电视剧等;各地方自治体也对此引起重视,推出了诸如“婚活和男女共同参与”、“作为少子化对策的婚活”等政策与之呼应。可见,“婚活”这个流行语,已经成为了得到广泛认知并得到了具体命名的社会现象。


日本电视剧《婚活一族》

流行语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其实是对某种既存的社会现象进行确认、表征和定义的过程。“婚活”一词,是山田教授和白河桃子女士基于“虽然社会状况已经改变了,但人们的意识还是没有什么变化”这一问题而提出的词语。这也是对日本经济高度成长期以来形成的以男主外、女主内为前提的婚姻观的重新审视。山田教授意识到,对于日本目前过高的未婚率(准确说是无恋爱对象比率、零恋爱经历比率),无论是在社会的普遍认识上、未婚者自身认识上,还是应对少子化的政府和自治体的认识上,人们的认识与现实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距,所以他想通过“婚活”的提倡,向未婚当事人们展示“如果不积极进行活动是无法结婚的”这一现实。

那么,认识与现实的差距在哪儿呢?首先,与日本社会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一直比较关注少子化问题有关,人们一般认为少子的主要原因在于托儿所不足、地方政府对教育机构设置和育儿政策保障的投入不充分等,但实际上少子化的七成原因来自未婚者数的增加——根据日本总务省2009年的“国势调查”显示,35岁以下未婚男性比例从60年代的约10%,上升到了2005年的47%,同龄层女性的未婚率也从9%上升到35%,即35岁以下的男性中大约一半、女性中大约每三人中有一人是单身。其次,人们一般认为未婚者增加等于不想结婚者增加,但事实不是不想结婚,而是因没有理想对象而无法结婚,也就是说,是想结而无法结的人增加了。另外,人们一般谈论的是由于想继续工作的女性增加了(不想辞职或结婚生子之后也想继续工作)所以不结婚,但更真实的未婚化原因在于女性寻求的高收入、稳定的男性在日益减少,虽然想结婚,但难以满足高收入的条件宁可放弃结婚。还有未婚者对自身的认识上也存在很大反差,男性坚信即使自己收入低也会有女性愿意与其结婚,而女性则坚信一定能够遇到高收入的男性,殊不知当40%左右的女性(东京地区为例)都在期望理想对象的年薪达到600万日元时,“全国年收入600万日元以上的男性只有3.5%”。

正是基于日本社会上关于“未婚化”现象存在的这种主客观认识的差距问题,山田教授希望通过“婚活”的命名,促进未婚者们认清现实积极行动,放弃理想婚姻所包含的一些因素而做出符合实际的选择等。

二、“婚活”流行的二次浪潮

当“婚活”一词提出之后,根据研究者开内文乃的考察,在该词扩大影响成为热潮的过程中,其实具体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被大众接受的过程。第二个阶段是“婚活”开始变得与本义背道而驰的过程。

非常有意思的是,当“婚活”一词在日本媒体提出时,最先产生反应的并不是未婚者或年轻人,而是那些家有结婚适龄期子女的父母们。据调查,目前日本约有八成的未婚者与父母同住,父母认为子女不婚是因为“运气不好”,而没有深入考虑到结婚难背后的社会状况。在该词逐渐成为热潮的过程中,父母们也开始对子女所处的情况有所认知,甚至有的父母被警告有对子女“婚活”问题热心过头干涉过度之嫌。

而当未婚者本人逐渐意识到结婚形势的不乐观,并开始参与到结婚活动中去的时候,“婚活”一词却开始变得与本义背道而驰。因为本应根据个人实际状况(甚至是想劝诫大家放下高标准严要求)进行的结婚活动,竟变成了为了与社会地位、经济地位更加成功的人结婚而进行的活动。记得日本自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经济高速成长期开始,社会上就流行着女性择偶的“三高”条件:高收入、高学历、高个子。泡沫经济崩溃后,日本主流女性的择偶条件变成了“三C”:comfortable(舒适、经济宽裕)、communicative(彼此生活水平和价值观相近,可以相互沟通)、cooperative(合作、家务协助),此时男方学历和身高已不成问题。进入新世纪后,据说女性的择偶条件已变化为“三低”:低风险(有份正当且安定的工作)、低姿态(放弃大男人主义,实行Lady first,凡事尊重女方)、低依存(自己的事自己做,不要把家事、育儿等事全推给女方)。字面意思上虽变成了“低风险”,但是从前文列举过的数字中不难看出,其实大多数女性还是倾向于选择3.5%的高收入群体,在此意义看来,贯穿日本战后女性的择偶标准中,“高收入”是始终不变的,不仅不变,如今的“高收入”还附加了“安定”的增项,对于“风险”的规避意识增强,而“学历”这个看似贴金的标签却被置之脑后了。因此,许多媒体中长盛不衰的“婚活”话题,也演变成了如何提高女性魅力、如何吸引心仪对象、如何才能与高收入男性结婚的行动指南或攻略。与此相对,六十年代的日本男性普遍接受男主外、女主内是理所应当的家庭分工,但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男性开始希望能够保持婚后夫妻都能共同工作的求偶取向。


超过 30% 的 20-39 岁的日本女性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年收入超过 400 万日元,这 400 万年收入还是日本女性能够接受的底线,而根据日本国税厅 2011 年的调查,到男性达到 400 万年收入还是存在一些难度。

三、“婚活”的变质及其原因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婚活”一词超越了命名者的初衷,不断往依然结婚难的方向发展呢?一部分研究者认为,这是因为人们无视现实状况。进入九十年代之后,尤其是经历泡沫经济的崩溃和1997年的金融危机后,日本企业的非正式雇佣率不断增加,而且,即使是正式员工,也不能确保雇佣继续稳定,收入也不一定按照年功序列制不断增加,即战后经济高速成长期确立起来的企业重要劳动保障体系——“终生雇佣制”和“年功序列”制在九十年代已然陷入了解体状态。根据日本国立社保、人口问题研究所关于未婚者(18岁~34岁)从业情况的调查(调查对象包括平均占20%的学生)显示,1982年男性正式职员占63.7%,女性正式职员占66.4%;然而到了2005年男性正式职员占47.9%,女性正式职员占40.8%。这种不稳定率在2008年的雷曼风暴之后又再度加剧,年轻劳动者的收入差距、雇佣差距不断扩大,低收入的未婚男女也在增加,“一亿总中流”的中产意识日渐崩溃,日本社会进入到了一个“穷忙族(working poor)”的时代。


日本一直都以平等社会自傲,但其贫困人口数量十年来持续增长。在首相安倍晋三努力推进“安倍经济学”政策重振经济之际,日本贫困人口的生活并没有改善,他们的境况变得更加艰难,“穷忙族”越忙越穷。

但是,真的是因为未婚者们无视现实,所以才会一味地拘泥于对“高收入”、“稳定”的理想要求吗?九十年代之前的“高收入”观念,虽然被视为一个求偶指标,但却是一个大众皆可以憧憬和有望期待实现的指标。从曾经的高结婚率就可以明白,当时的“高收入”可以对应“大多数人”,成为一个能够满足大多人结婚要求的普适指标。但是如今的“高收入”,却是一个范围被压缩了的指标,它不是普适的,而是小众的、精英的,不再意味着大众的可能性,而是暗示着绝大多数人的不可能性。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已婚女性既可以选择安于家庭,靠丈夫稳定且充足的收入支撑家计,也可以如1970年代的流行语一样,婚后走向社会参与经济建设,做“飞翔的女人”、“自立的女人”。然而,如今不安定的就业形势下,优胜劣汰的社会规则只将成功就职的人视为“胜利者”,而就职失败的人则等于“失败者”,年轻人们无论是回归家庭还是身兼数职,都无法轻易找到可以安身立命的安全感。于是就出现了一种两面性的生活保守主义状态:一方面是大家遵循着弱肉强食的强者理论,只要自己过得好、嫁的好,其他都无所谓;另一方面是未婚年轻人们在求职难的不安和巨大孤立感的环绕中,越来越偏向消极或者依赖的情绪,许多女性不得不从逼仄拥堵的社会空间转向对家庭空间的憧憬,尽管这样的憧憬实现的可能性越来越渺茫。

当然,日本雇佣环境的变化除了表面上受制于经济金融危机的发生之外,其实还有与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在以英美国家为首的新自由主义浪潮影响下的国际经济环境变化以及日本国内与此呼应的政治经济政策的转变有关。1982年成立的中曾根内阁,被视为日本实施“新自由主义结构改革”之肇始,内阁主张“从官到民”和“从中央到地方”,民间(私企)和地方能做的事情就交给民间和地方,撤出国家和中央政府层面的干预,或要求国家实行放任自流的政策,以“市场”为中心,放弃战后在凯恩斯主义影响之下建立的国家对社会福利保障体制的责任,以此放松管制、促进弱肉强食的竞争。随着1984年教育审议会的设立、1986年《劳动者派遣法》(政策允许了13类职业雇佣劳动派遣工,1994年又进一步扩大到26类职业)的出台等,新自由主义的逻辑日益席卷了日本教育、就业、生活等各个领域。

适婚男女们所经历的教育经验,正是植根于这样一种社会背景下形成的以竞争为手段、通过优胜劣汰来确认自身成败定位的教育观念中,被淘汰的落后者被视为失败者,责任只能归咎于自我能力的缺乏;他们就业时所面临的工作环境,是以极少数的强者“精英”来淘汰、驱逐大量柔软型(临时型)廉价劳动力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生态,失去了保障的劳动者阶层只能自己对自己的“不走运”、“无能”负责;而他们所身处的社会生活现状,也往往弥漫在一种以“市场”为中心,以消费为主导逻辑的现代社会氛围里。因此,未婚者们越是看清楚眼前的现实状况,越是对“安定”、“低风险”产生强烈的认同。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的哲学学者高桥哲哉教授曾指出,与经济方面的这种新自由主义政策互相补充相依共存的,是在政治上推行的国家主义统合政策,为了缓解国民在胜败者定位中出现的身份分裂,日本政府着力于对国家主义、国民一体的认同强化,通过修改《教育基本法》等法律和媒体的右倾化言论来确保“爱国心”的道德灌输,维持好“败者”们对于国家认同的统一性。


和尚因为工作安定在日本相亲市场中极具竞争力,山下智久主演的热播日剧《帅气和尚恋上我》讲述的就是一位英语老师与僧侣相恋的故事

综上所述,正是在这种新自由主义和国家主义互为一体两面关系的配套制度构造下,出现了日本广大“婚活”青年的无奈和困顿,出现了“婚活”的变质和人们对现世安稳的依赖与渴望。七夕已过,光棍节、情人节正向我们走来。在这个酷烈的丛林时代中,有关“婚活”的热潮,还会继续澎湃交织在时代翻涌的浪花泡沫里。

(本文中数据参自《“婚活”现象的社会学:日本的择偶现状》,山田昌弘编著,周洁、滑美琴译,世界知识出版社,2015年11月。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责任编辑:霍青桐)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