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 见微知著

示威、革命与民权的时尚历史

【来源】VICE

【作者】VICE


 

从某种程度上,军装外套和迷彩裤子已足够代表你的态度;但与此同时,也不妨碍在包里准备一件亮片外套,游行之后还能再跑去电子派对上把晦气跳掉;即使你的手臂上已经有了一个无政府主义标志,也不妨碍你高呼着“吃肉等于谋杀”倡导素食主义……总之无论你在呼吁什么,在反对什么,都绝对摆脱不了各种时尚潮流的影响。

每一代激进青年都觉得自己的穿衣风格是原创的,但其实都不知不觉参照了很多过去的风格。一些已成为经典的时装指标,都可以帮你辨认社会运动中的流派。下面我们就来回顾下过去一百多年里,各种激进青年都是怎么穿衣服的。

女权主义者VS垮掉的一代


1、女权主义者(SUFFRAGISTS)

这些20世纪初的女权主义者,或者叫“妇女参政主义者”(suffragists,这个词是当时右翼媒体为了贬低她们而编出来的),会通过绝食和暴力公民抵抗等手段来争取选举权。但是,这不代表她们不注重穿着:她们一般会穿一条白色长裙,并戴上一条写着口号的肩带(在英国,一般都是紫色、白色和绿色;在美国,会是紫色、白色和金色)。

当时她们还有专用的首饰,比如著名的Holloway胸针——英国妇女社会与政治联会为表彰那些因公开抗议而被关进伦敦Holloway监狱的妇女参政主义者,特地为她们制作了形状像监狱大闸的银色胸针。

2、垮掉的一代(BEATGENERATION)

“怎么样才可以为你的鸡尾酒派对增添声色?不如租一个‘垮掉派’(Beatnik)吧。男生套装包括:胡子,墨镜,二手军装外套,Levis牛仔裤,烂衣服,球鞋或凉鞋(当然也可以选择赤脚)。如果没有胡子,不洗澡,不穿鞋或不理发,还会有折扣。另外,更有衣着清一色全黑的‘垮掉派’女生可供选择。”

上面这段“垮掉派租赁广告”,是纽约摄影师FredMcDarrah在1959年刊登的。只要花40块美元,身为中产人士的你就可以跟垮掉的一代共度一夜。

这些人究竟会穿些什么?如果他是个爱听爵士乐的诗人,那他就会穿一件翻领毛衣,戴贝雷帽;如果是一个女性存在主义者,她也许会穿一件紧身衣,配一条笔型裙或一条七分短裤,还有自由搭配的银首饰和芭蕾舞鞋。如果你想知道黑色紧身裤搭跳舞鞋究竟有多炫的话,可以看看1957年奥黛丽·赫本在电影《甜姐儿》(FunnyFace)里的造型。

民权运动VS反战运动


1、民权运动(CIVILRIGHTS)

大多情况下,时装风格跟游行是没有直接关系的;但也不免有些时候,两者却有一种不可分割的关系。

以民权运动为例,他们有一句口号是“黑色是美丽的”。这句话直接驳斥了白人社会强加于其他种族的时尚审美——比如所谓的“好”发质其实说的就是直发。跟很多被左派称为“虚假意识”的概念一样,这种审美最后都被彻底颠覆了:在60年代末,即民权运动的巅峰时期,很多女性都跟迷人的社运分子AngelaDavis(身为教授的她至今仍然很活跃,2011年10月还现身于占领华尔街运动现场)一样,穿着高腰喇叭裤,马靴,牛仔外套,顶着著名的非洲爆炸头(有传言说她曾用这个霸气发型来偷运手枪)。

2、反战运动(THEPEACEMOVEMENT)

究竟如何用几句话来总结60年代反战运动的时装风格?那十年里发生了很多重大变化:从最初的头盔式发型、紧身衣、袜带、弹头胸罩、圆帽、白色小手套(夏天也戴),到后来在学生争取民主社会组织(SDS)大会上穿迷你裙上阵的BernardineDohrn。当时SDS的会长GregCalvert回顾说:“BernardineDohrn穿了一件橘色外套和紫色短裙。别人都戴着写着‘立即停战’的胸针,而她却说‘CunnilingusIsCool,FellatioIsFun‘(男舔女,玩得酷;女舔男,乐得欢)。”

刘海和扎染花纹也在这段时期流行起来。思想开放的学生们走到街上,尝试各种全新的政治思想,穿着上也作出了同样大胆的尝试——军装夹克,里面再穿一条维多利亚时期的蕾丝裙,或者是非洲松身上衣配牛仔裤,而男士们也开始留一头长发。

同性恋权利VS女性解放



3、同性恋权利(GAYRIGHTS)

MariaRitter回想起她在1969年6月参加过的Stonewall暴动时说:“当时我最害怕的就是被关进监狱里,更怕被人拍到我穿了妈妈的裙子,登上报纸或新闻报道!”

我们这代人也许不会觉得变性人表演有什么大不了的,可就在不久之前,仅仅是异装就足以被判重罪。当时美国纽约州的法律已经足够夸张了,它规定市民必须穿着三件与他们“性别相符”的衣服,否则就有可能被拘捕。

所以说,那时候连异装本身都是一种形式的公民抗议。

4、女性解放(WOMEN’SLIBERATION)

所谓什么女权主义者焚烧胸罩的传说真的只是个传说而已,据说那是由一名女权主义记者想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让刚起步的女权运动得到足够多的关注。

没错,她们都没有烧胸罩。不过在1968年9月7日,她们在大西洋城举行的美国小姐选秀会场外示威时,的确鼓励过在场的支持者把身上所有象征了压迫女性的装束(从紧身衣到高跟鞋再到发卷)统统扔进“自由垃圾箱”。她们本来打算把这些东西一并烧掉,但最后还是没能得到在海滨走廊上烧东西的批文。

朋克VS占领华尔街


5、朋克(PUNKS)

SexPistols乐队主唱JohnnyRotten在1977年这样唱道:“天佑女王!她不是人!英国的梦里!根本没有未来!”

尽管他坚称乐队及他们的歌曲跟政治没有任何关系(他连当时的首相叫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历史却恰恰相反:1976年,VivienneWestwood跟她的伴侣MalcolmMcLaren在伦敦的英皇道上开了一家名为“煽动分子”(Seditionaries)的店。McLaren最喜欢的一款设计,就是JohnnyRotten的PinkFloydT恤——他用“仇恨”一词把乐队成员的眼睛遮住了。

显然,当时的街头青年绝对没有能力在“煽动分子”或它的分店里消费。但其实你不用太富有,就能表达出心里暗黑的一面:你可以用便宜的别针在脸上穿孔,或者用发蜡来做公鸡头,又或者用刀在西裤上割几个洞,露出你伤痕累累的大腿。

6、占领华尔街OCCUPYWALLSTREET

回顾在祖科蒂公园(ZuccotiPark)及世界各地的示威活动,我们能清晰看到过去一个世纪里所有具指向性的时装潮流:从爆炸头和军装外套,到垮掉派的贝雷帽和各种身体穿孔,当然还有牛仔裤配马丁靴。而且我们也一定有机会能看到昔日的女权主义式白色长裙,还有一大堆带口号的现代版Holloway胸针和徽章。

如今,无论青年社运分子想怎么打扮自己,我们都不能否认:那些异装、留胡子、穿白裙、不戴胸罩的前辈们为我们的时尚品味和人生轨迹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转载自MONO

插图:JohnnyRyan 翻译:李文泰  责任编辑:徐明明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