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 见微知著

技术革命与阶级

【来源】智能时代

【作者】吴军

【摘要】和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一样,美国工人们的生活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并不美好,当时美国的贫富分化程度达到了北美殖民以来的最高点,而且比今天严重得多。

(图片来源:VOX)

英国全民富裕:一半人进城,剩下的郊区住洋楼

首先让我们看看18世纪末的工业革命。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伟大事件,但当时,它给社会带来的动荡是巨大的,诅咒它的人更多。

新技术在出现的初期,受益者是非常少的,他们通常只是那些掌握新技术或者使用新技术、从事新行业的人。具体到工业革命,最初的受益者只有博尔顿那样的工厂主、瓦特那样的发明家,或者使用蒸汽机开拓瓷器制造新行业的韦奇伍德等人。

其他人在短期内是很难受益的,甚至可能因为新技术的出现变得更加贫穷,因为机器抢了他们的生计。

在工业革命后的半个世纪里,原有的经济结构被摧毁,靠有一技之长的工匠运作的小作坊纷纷破产,工匠的特长敌不过年轻劳工结实的身体,他们从中产阶级沦为赤贫。

从18世纪末到19世纪上半叶,英国贫富分化严重、社会矛盾重重,整整持续了半个多世纪。为了节省成本便于竞争,工厂主们大量雇用低工资的童工,或者随意延长劳动时间。

英国人花了大约两代人的时间消化工业革命带来的负面影响。到了1851年,英国在伦敦郊外的水晶宫举行了第一次世博会,展示工业革命的成功,当时的维多利亚女王看完展览后,嘴里不住兴奋地念叨着“荣光啊,荣光,无尽的荣光”。

后世称那个时代是英国的黄金时代,英国人过上了全民富裕的生活。大部分人都有体面而收入不错的工作,工作时间减少到了每周48小时,童工被禁止。

当时,一半的人口搬进城市,剩下的人很多在郊区买到洋楼,然后坐火车到城市和工矿区上班。周末大家可以穿着漂漂亮亮的礼服去教堂或者去逛商店。

那么工业革命的副作用是怎样被解决的呢?简单讲就是资本输出,开拓全球殖民地,推行自由贸易。

英国的工业生产在工业革命之后让世界各国都无法望其项背,这使得它有能力、财力、武力按照自己的意志建立全球化市场。

英国工业革命产生的产业工人只有几百万,但其巨大的生产能力却使得很多商品供大于求。由于在当时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国家在国力上可以和英国匹敌,因此它的全球战略得以实施。

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的教育已经非常普及

实业巨子们诞生:洛克菲勒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富有的人

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是电的使用。这不仅让生产效率进一步提高,而且催生了很多新产业,当然这也带来了社会财富的剧增。

著名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在《异类》一书中介绍了这样一个事实:在人类历史上最富有的75人中,有1/5出生在1830-1840年的美国,其中包括大家熟知的钢铁大王卡内基和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等。

这一不符合统计规律的现象的背后有其必然性,卡内基等人都在自己年富力强(30-40岁)时,赶上了美国工业革命的浪潮,这是人类历史上产生实业巨子的高峰年代。

其中洛克菲勒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富有的人,而比他年长一些的范德比尔特则一度通过建立托拉斯(Trust,信托)控制了美国上市公司10%的财富。类似地,欧洲的很多工业巨子,比如克虏伯和西门子,也是那个时代的人物。

但是,和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一样,美国工人们的生活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并不美好,当时美国的贫富分化程度达到了北美殖民以来的最高点,而且比今天严重得多。

  ▲ 19世纪末美国的工人运动,后面是警察在镇压

运输业大王范德比尔特通过建立信托控制了10%的上市公司财富,而洛克菲勒聚集的财富占全美国的1%。为了实现社会的公平化,美国开展了坚决的反托拉斯行动。

经过老罗斯福、塔夫脱和威尔逊三任总统近20年的努力,美国政府强行肢解了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公司和JP摩根控制的北方钢铁公司,并且在制度上限制大家族过多地控制社会财富,比如征收高额的遗产税。

从1870年美国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到20世纪20年代,经过半个世纪的努力,美国才基本实现了全面繁荣。20世纪20年代被称为美国的镀金时代。由于生产效率的极大提高,美国实现了9小时(后来是8小时)工作制。

今天我们站在历史的角度审视第二次工业革命,对它都是赞誉之词,它的代表人物爱迪生、贝尔、福特、西门子和本茨等人,直到今天依然是创业者和企业家们的偶像。

但是它给人类带来的福祉也是先从少数精英开始,经过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才开始造福技术革命的中心地区。而世界上大部分地区享受到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成果,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事情。

信息时代:美国仅有最富有的5%家庭,财富明显增长

到了“二战”后的信息时代,上述模式再次得到应验。我们都有幸亲历信息时代的繁荣,我们有了个人电脑、手机、互联网,我们的生活变得比父辈要方便得多,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在为信息革命欢呼。

中国在1979年改革开放后短短的30多年里,人均GDP从1978年的200美元剧增到2014年的7000美元,几乎每一个人的收入都有所增加。但是在过去的30多年里,中国只是全世界的一个特例而已。

中国的成功有多重原因,最根本的是它的起点比较低,生产力和创造力在被压制了几百年后被释放了出来,在短时间里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再加上同时完成了工业化和信息化,所有这些有利的条件叠加在一起,才导致中国无论从总体国力还是人均收入,都有大幅度的提升。

但在世界范围内,并非每个人在经济上和社会生活方面都受益于此。即便在信息革命中心的美国,大部分人的生活质量并没有什么提高。

信息时代是人类历史上第二个创造财富的高峰年代。在美国,从20世纪50年代末到70年代初的20年间,出生了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太阳公司创始人安迪·贝托谢姆和比尔·乔伊、戴尔公司创始人迈克尔·戴尔、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等人,他们在自己年富力强时幸运地赶上了信息革命的大潮。

但是,美国大众的生活质量并没有很大的改变。下图展现了美国最富有的5%的家庭、财富值中值的家庭,以及贫困家庭从1967年到2012年(扣除通货膨胀后)财富增长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出,除了最富有的5%的家庭财富有明显增长之外,其他人的财富变化很小。

1967-2012年美国家庭收入变化,数据来源:美国国家统计局

在过去的30年里,美国和中国两个国家贡献了全球超过一半的GDP增长,除去这两个国家,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情况可不大美妙。

我们从新闻里时常会看到,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很多国家似乎置身在时代之外。虽然这一点有很多政治上的解释,但从经济和科技发展的角度看,以苏联为核心的东欧集团、超过10亿人的穆斯林地区、大部分欧洲国家、整个南美洲,对于信息革命的贡献微乎其微。

它们自有的旧的经济结构已经落伍,甚至被摧毁,而在新的经济结构中,它们虽然能够享受到信息革命的产品,却没有享受到信息革命带来的经济增长。

(本文转自“劳动三叔”,责任编辑:徐明明)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