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中有别 新风

中国妇女史与毛时代性别文化再现

作者:郭燕平

来源:作者赐稿

【破土编者按】实践了激进理想——社会主义制度的毛时代为我们提供了理解社会革命的丰富资源。性别作为当时国家建设和社会变革的重要维度成为不同立场下众的争论焦点。本文从历史过程和文化再现出发阐述了毛时代大家怎么去思考妇女问题、想象妇女。看待当时的妇女的主体性,我们需要回到具体的历史脉络和生命历程里面去,要看到革命历程和集体劳动如影响妇女的生命,为她们打开挑战性别秩序的空间,也要看到当时社会主义革命在私领域和性别分工上的妥协和局限。

我今天想要谈的是毛时代。不知道大家对毛时代了不了解?毛时代一般来说就是指1949年到1976年的这一段时期。为什么叫它毛时代呢?因为在这段时期里面毛泽东的思想统领了整个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所以研究者们就常常把它简称为毛时代,Mao’s period,毛的时期。

可能你们跟长辈讨论这段时期的时候,他们会跟你大概提一提这个时代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印象。有的人可能会觉得它是一个非常平等的时期,夜不闭户,治安特别好;有一些极端的评论呢,也会认为它非常地残酷跟暴戾。所以它的评价是非常两极的,而作为知识分子,对这个时代就是又爱又恨。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时代它非常的特殊,基本在整个世界你很难找到像毛时代那个时期的国家,它所做的实验,它的思想和它所进行的革命在别的地方都没有,所以毛时代的中国是现在亚洲研究很重要的一个领域。另外一个方面呢,又是因为它其实是实践了一个非常激进的理想——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制度很基本的一个概念就是想要消灭剥削,消灭私有制,想要去达成平等。怎么去消灭呢,就是去建立公有制的制度,包括说集体劳动啊,集体生产啊,然后私有制的财产权的概念也要把它消灭掉。所以像今天买房子啊、炒房这种概念在当时是罪恶滔天的。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当时的中国进行的社会实验或者社会实践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它所能参照的唯一的经验就是苏联,但苏联和中国又有很多的不一样。五十年代末,苏联跟中国的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以后呢,苏联跟中国的关系破裂,中国基本上都是在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那我们到底要怎么样去看这段历史呢?因为历史在那个时期是很庞杂的,你有很多的角度可以去看,比如说你有城市的角度,你有农村的角度,你也可以从经济的角度、文化的、政治的角度各个方面来看,我们今天则是从性别的角度来看这个时代。

今天我们去谈性别的时候,毛时代的性别的特殊性就在于它不仅仅是一个空泛的视角,它是跟整一个国家的建设非常密切地联系在一起的。性别平等的国策当时是国家建设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可以反过来说正是因为有性别平等这个角度,才让国家建设在一个很基层——比如农村,或者说更基层的社会单位里面得到开展。我举个例子,像国家政策是一个非常空泛的概念,平等、民主,这都是很空泛的概念,但它要怎么落实到日常生活中进行社会改造呢?性别在这里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切入角度。比如说如果你要谈平等的话,在当时要落实的就是婚姻法的平等,就是在家庭内的,一个最基本的社会单位的平等,就是一夫一妻制,相互尊重,这样一个理想的家庭模式。这样一个家庭的变化会涉及到男女分工的变化,包括当时要让女性离开家庭走到社会中去,走到公共领域去进行劳动和生产,这就导致了整个个人、家庭、社区以及国家的关系都会发生变化。从这个角度来看呢,性别在当时并不是一个空泛的视角,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立足点。

五四的个体欲望与妇女出走

五四时期,谈妇女问题一个很重要的面向就是文化、道德,辛亥革命可能建立了一个相对民主的政府,但它还是没有触及到很多根本性的生活问题,因此到五四时期的时候他们更多去谈怎样去破除旧道德、旧秩序,再去建立新道德。

《新青年》高举民主与科学的大旗

大家对文学史很熟悉的话应该知道《新青年》杂志在五四运动时期扮演了很重要的位置。《新青年》是1915年陈独秀主编的,它高举民主与科学——德先生和赛先生——的旗帜,想要推动中国成为一个现代国家。在推动国家走向现代文化的时候,它提倡的最重要的策略就是要破除旧道德。旧道德指什么呢?他们的发刊词是这么写的:“破坏孔教,破坏礼法,破坏国粹,破坏旧伦理”,旧伦理指什么呢?比如三纲五常、君臣父子,女性守贞、守寡、三从四德、为家庭付出等等。建立的新道德又是什么东西呢?当时谈新道德一个很重要的面向就是自由恋爱,婚姻自主。那个时候大部分人的婚姻都是包办婚姻,他们就提倡要为爱结婚,爱情就跟个性解放、欲望解放很密切地联系在一起。五四新文化运动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要达成个性解放,有一个我的意识,一个“我是人”的意识。

有一个非常出名的文学事件讲的就是跟妇女问题相关的——”娜拉的出走”。这里要补充一个背景,新青年在当时是非常火的杂志,不看不是中国人的那种,1917年的一期杂志里翻译了易卜生的专号。易卜生是挪威的剧作家,他其中一部《玩偶之家》得到了很大的反响。这个故事大概是说女主娜拉回到家跟丈夫发生冲突,丈夫责怪了她,后来发现责怪错了,又说:“啊,我好爱你。”她在这个事件中看到了丈夫的虚伪,所谓的爱情都是建立在丈夫对自己的名誉的重视上,而女人不过是他的一个玩偶,当她发现了这个事情后,她就要出走,跟这个家庭决裂。这个故事在当时影响了非常多女青年,而其中有一个很出名的句子是娜拉在剧中说的一句话:“我相信我第一要紧的是,我是一个人,一个同你一样的人——至少我要学做一个人。”这句话当时流传非常广,影响了很多女青年。那些大多都是文艺女青年,她们就要走向自由恋爱的道路,逃离家庭对自己的束缚,娜拉就成为了一个反叛女性、先进的女性形象,在当时得到广泛的传播。

我们可以总结一下,在五四运动它所推动的与女权运动有关的议题,它跟晚清非常不一样。晚清强调强国保种,女性要当一个现代的贤妻良母,五四运动基本不谈这一套,它谈的是怎么去达成个性解放,回到自己的欲望,怎么从自己的欲望出发去选择自己的道路。这里给大家看一些民国时期与女权相关的文本,在当时有很多女作家,像丁玲、苏青,她们写的作品都是谈自己的爱欲情仇,像丁玲谈的是自己的几段恋爱如何痛苦,所以它是回到女性自身欲望的描写。这个对女性的想象是跟当时上海的都市文化的消费密切相关,因为当时很多城市出版物以上海为基地,上海当时是远东第一大都市,可以媲美巴黎、伦敦,在这个城市里它有很兴盛的消费文化。比如说电影、画报、小说,它的市民消费文化是非常蓬勃的。女性方面除了刚刚说的女作家对自身欲望的发声,还有一个渠道是进入消费文化,像很多女性当电影明星,然后进入画报。当时《良友》画报非常畅销,它每一期都以不同的女性形象作为封面与卖点。我们可以看到它的年轻的女性是很不同的,它可以是很温婉的,有的是很邪魅的,所以有很多女性形象在消费文化中被再现出来。它是以这样的一个角度切入看到女性在公共领域的表现。

《良友》画报的女性形象

五四时期的女权讨论是非常个人化的,尤其以当时国统区如上海南京为代表,都是很都市化个人化的,同时期还有另一条女权发展的脉络——差不多同一年代的苏区、红区,也就是共产党所领导的解放区。在解放区中的女权运动,就跟五四时期的非常不一样。丁玲是当时上海非常著名的女作家,这是她早期在《良友》画报的照片,她穿着皮草。

丁玲在《良友》画报中的形象

后来因为不满国民党的作为,于是去了延安。我们可以看到她形象有很大的变化。当时毛泽东跟丁玲蛮熟的,赠了一首诗给她,说她是“昨日的文小姐,今日的武将军”。她怎么从一个关注自身欲望的女作家转变到要参与革命,及从另外一个层次推动她有关性别平等的理解。

丁玲在延安

从精英到底层:共产妇女运动

再给大家看两张照片,比如说前一张的是非常革命的女性,她要去参加一个游行。后一张是一个延安典型的女性知识分子。两者反差非常大,五四以来城市都市化的女权脉络到以解放区的马克思主义女权观的脉络。

参加游行的城市妇女

延安典型的女性知识分子

我们回到共产政权下的妇女运动,从城市转到农村的视野,到了根据地的妇女运动跟国统区不一样。首先是共产党所理解的女权运动。一般来说,都要追溯到一个文本,也就是毛泽东1921年所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面最著名的论断是,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受到的三大束缚,政权即民国政府,族权即宗族势力,神权即封建迷信思想。他特别谈到,对女性来说,还多了一层压迫就是夫权,受到男子的压迫。共产党很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而且比较厚道地在党代会就确定了妇女运动的目标是要获得普选权还有政治上的自由权。所以说女性参政很早就进入了共产党党纲。到30年代,中华苏维埃政府《宪法大纲》特别提到了一律平等,不分性别。不分性别这个提法在国民政府时期是没有的,而且他们从跟国民党的合作破裂之后,在城市以前是动员下层女工,回到农村以后更强调农村的妇女动员。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在延安时期的实践,如动员妇女参加劳动。当时农村妇女大多是不出门的,呆在家里做家务活。只有农忙时候才会出来。因为男人都要去打仗,没人干活了,他们要动员女性出来干活。还有妇女参政,大家看图。那个时候大多农民都不识字,即使到了50年代农村还是以文盲居多,他们投票是用豆子。他们鼓励妇女一定要参加到政治事务中去。还有别的事情如土地改革给女性分得土地。《婚姻法》要一夫一妻制,妇女也能离婚,很多妇女就因此想要离婚。男农民就很怕说革命怎么把我老婆革没了。于是《婚姻法》就没有很彻底地推进,因为还是需要男人去打仗。关于妇女卫生,女性怎么用新方法去生孩子,那时的生产方法不科学导致妇女难产率很高。还有他们教妇女识字。在延安的这一系列的实践,到新中国成立之后就成为了一个模板。

妇女参加选举投票

给大家看一部你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找来看的片子。但是我觉得它很好看,它是1953年上映,叫做《妇女代表》的影片。这是一场独幕剧,独幕剧就是整个片子所有的戏剧冲突都是在一个空间发生的,但里面的人会来来去去。为什么要给大家看这个电影呢?因为它可以帮助我们很快地理解到1949年以后在农村推进妇女议题的时候,在一个微观的角度即家庭的层面,它会有什么问题、遇到什么阻碍。这个片子很好地触及到这些问题的讨论。

独幕剧《妇女代表》,1953年

女主角叫张桂容,她是一个妇女代表,也是一个妇女主任。是一个理想化的乡村妇女。她的婆婆和老公,是非常反对她做公共的事情的,他们做了很多抵抗的事情。另外两个女性,一个叫牛大婶,原来是一个接生婆,后来经过女主角的改化,就开始接触新知识,成为一个新的接生婆。还有一个叫翠兰,是年轻的知识分子以及张桂容的好朋友。我要播放的这个十分钟的片子就是反映了他们夫妻怎么吵架,婆婆怎么助攻,以及女人怎么反抗,以及女人团结如何化解矛盾的故事。请大家观看影片时留意几个问题:这里面描绘了几种女性形象?夫妻因什么事情吵架?她遇到什么困难?以及她如何克服困难?这几个问题大家可以去思考一下。

当时我看到这个文本的时候挺兴奋的,我觉得通常毛时代的电影挺老土的,但是这个电影让我看得感觉很爽。前面铺垫了很多,她的婆婆是怎样煽动自己儿子,说现在你妻子不服你管了。所以她儿子一回来就很生气,打算给妻子一个下马威,让妻子服她。大家可以看到他一开始满嘴粗话很愤怒的样子,然而到最后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内心感觉有点内疚,开始理解自己妻子。婆婆一方面是煽动她的儿子要管管妻子,另一方面又充当一个和事老的角色说你们不要吵了,是一个有“心机”的婆婆。

刚才我们看的这一段就是矛盾激化,这个矛盾激化的原因就是张翠容一定要去办公家的事情,执意要出去,但丈夫执意不让她出去。刚开始时有个镜头是,婆婆和媳妇可以互相理解相互同理到对方,婆婆和媳妇诉说她年轻的时候被打,后来被打习惯了。媳妇告诉她你这个想法是不公平的。这种同理某种意义上是女性的团结和联合。正在这个时候,丈夫冲出来,想破坏这种团结。

我们可以思考一下为什么在这部片子里面,妇女可以这么硬气这么有主意?很基本的是,我有地契,你离婚的话地我要分一半,房子我也要分一半。当时妇女的地位,可以从里面提到很多台词反映出来。比如说“这是国家给我的”,是”共产党赋予给我的”。联系当时的背景,国家的政策,让女性有这样的想象,使她在争吵过程中可以有这样的表达,是女性经济独立的基本。到最后,可以看到翠兰神助攻,带着牛大婶,两个妇女一起过来把那个丈夫说了一顿。牛大婶本来是和婆婆一队的,后来经张桂容推荐去学习接受新思想,加入了张桂容的阵营。翠兰一直都是和张桂容一个阵营的。变成了妇女的大联盟,一起去说那个丈夫,女性的团结去化解家庭的矛盾。

这个电影是想让同学们对毛时代的妇女问题从微观的角度去看,就是在家庭内部会有怎样的冲突、怎样去处理。或是说国家或者主流文化是如何想象女性去处理家庭矛盾的。张桂容之所以那么硬气,道理都站在她那边,除了因为政策对她的保护以外,还因为她扮演了一个好妻子、好母亲的形象,里面很多镜头表现她如何喂养孩子,保护孩子,准备离婚了想要带着孩子走。还有前面的一个镜头就是,丈夫和她吵架她还是给他端洗脚水,整个电影是把她限制在家庭内部的。翠兰刚才说要把这件事公开化,闹到民政委员那边去,但是被婆婆阻止了她,整个电影到结局都是把家庭矛盾冲突内部解决,当时的政策也是希望家庭问题内部解决,而不是扩大到整个公共场所。

接下来我们要从一个更加宏观的角度,从国家的大视野出发看它是怎么将妇女问题和农村的建设问题联系到一起的。首先,我们可以从四个角度去谈妇女问题和农村建设问题的联结。比如说从国家的层面它要在农村推行科学的理念,就是要促进农村现代化,首先一个很重要的思维就是要让人民去相信科学,相信技术,不要去相信以前那些神权的东西或者迷信的东西。那么在农村要如何推进科学呢,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维度就是推行新法接生,就是用新的办法去处理妇女生育的问题。其实在农村的最初,生育是一个敏感的问题,一个是比较神圣,跟很多宗教信仰和封建的思想是联系在一起的。你要破除它的话,其实就是科学对抗封建迷信的运动。所以在这个运动里面,要从一个妇女生育与身体的方面的角度去推行科学的想法。这是科学和妇女身体的联结。

在农村推行科学的理念

第二是平等,整个国家要变成一个现代化的国家,最开始的时候是非常信奉平等的理念,整个社会都在推行平等的理念。这种平等的理念到了日常生活现实层面最基本的就是男女平等,就是婚姻内部的平等。当时就有婚姻法,除了婚姻法之外,还要反对包办婚姻、童养媳等等不平等的男女关系。除此之外,还要倡导一种家庭关系的民主。我们刚刚看到那个影片里面,讲得也是夫妻关系里面权力的扭转,而不是男的说我要制服你,因为你是我的人所以我还治不了你吗,它就是要扭转这种的想法,就是在夫妻关系中去促进平等。

自主婚姻

然后再有一个就是生产,要把女性从家庭领域拉到社会领域的过程,促进国家大生产,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原来的男性劳动力不够,或者都去兴修水利、工业劳动。所以它必须要更多的女性劳动力投入到生产过程中去。让女性参加劳动,不仅仅是说让女性有工作了,让女性经济地位提高了那么简单。它其实是动摇了家庭秩序、农村既有的伦理秩序。以前的女性是不会轻易抛头露面的,但现在你要抛头露面,而且有国家撑腰让你去抛头露面去从事这个工作。国家又做了很多事情去改变这种秩序和伦理。这个就是生产和性别的联结。

女性劳动力投入到生产过程中去

然后再到民主。从建国最初就确定了女性是有参政权的,继承了国际的社会主义阵营的成果。从最开始女性就被宣传是要参政的。在国家政策层面你是有发声的权利的。当时,在农村还设置了妇女代表,还有妇女的卫生员,也是一个政府里角色。它特地设置了一些位置让女性去参与政治,包括现在很多农村还设有这样的位置,是那个时期遗留下来的遗产。

在政策层面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在新中国初期,颁布了两个法案,和妇女运动关系非常大。第一个是《婚姻法》,就是1950年颁布的,是建国初期第一部的法律。第二部是《土地改革法》。如果第一个法律的颁布被看成是很重要的话,那么我们可以看出,国家对于建立一个现代的新型的家庭是很看重的。但是这个法律在农村推进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阻碍。有很多的农民说,这个妇女用来压迫男性的法律,这个法律是“离婚法”。这是在周恩来当时的政府报告指示里面看到的。所以当初这个法律在农村基层推进的时候,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理念,在当初其实受到了很大的阻碍。那怎么办呢,你不可能强迫别人相信法律。当时政府就做了很多文艺的工作,这是毛时代一个特色,你要改变一个伦理秩序,你要改变农民的观念,必须从文艺的层面去介入。你要生产一些文艺作品,比如说在农村要生产快板书,老艺人讲故事。再有就是拍电影,因为很多农民是目不识丁的,所以电影成为一种很好的宣传工具。像刚才的《妇女代表》就是讲的妇女的议题。

我们来看一看当时的海报,很有意思,当时大家多不识字,所以会有许多画家画一些与政策议题相关的海报,把这些政策传播给农民。这是一个宣传婚姻法的海报。背后是一个法律的文字,前面是夫妻手牵着手的形象。宣传现代新型的婚姻关系的结合,反过来印证法律是很神圣的,你们是受法律保护的。

登记了以后呢,像旁边这幅图,家庭要去参与生产了,结婚产生的这个新家庭还是要被纳入生产的话语,你要参加生产,获得幸福的生活。

最后的那一幅图特别有意思,1950年代对结婚美好的想象:首先结婚之后你要生孩子,生孩子之后你要学习。

所以当时在政府层面或者党国的层面的宣传力,现代新型的婚姻关系就是,夫妻俩要参与劳动,你们要生孩子,要一起共同学习。大家可以看到画里面是丈夫在抱着孩子,妻子扶着丈夫,这个形象在现在看来还是挺另类,或者说挺先进的。现在可能很多画中更多地表现母亲与孩子的关系。所以当时的这种另类的想象,它觉得生养孩子并不只是女人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夫妻两个人共同的事情。

刚刚说到两部法案,另一部法案就是很重要的土地改革法,是1950年大概是6月份颁布的法律。土地改革在延安时期解放区已经开始推行了。常见的一个说法就是“打土豪,分田地”。把地主的地收起来,再平均分给农民。对妇女的一个很大的影响就是,在当时每家每户无论男女都是能得到土地的。这张图片是广东中山50年代分地的场景,在农村一群女性抱着孩子去画押分土地。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法律,能够保障到像《妇女代表》中的张桂容,她能够有经济的保障,有《婚姻法》的保障,基本的权利都能够受到保护。

广东中山50年代分地

我们再看,分地了以后,还有一个变化,1950年分了地到1953年这段时期,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非常高,因为破天荒地拿到了自己的土地。但是有一个问题,有一些不想耕种的,或者是家里没有劳动力的,就只好把土地出让给别人。于是1952到1953年有一个趋势,新的贫富分化又在农村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人有更多的土地,有些人有更少的土地。

于是,国家就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了“农业合作化”,处理的问题就是不能让既有的剥削形式继续下去了。国家有一个想象是,想让农业合作化取代既有的土地私有的方式,这个和农业生产的社会主义改造,一方面把土地变为集体所有的,就是慢慢地从互助组开始号召农民一起耕种集体劳作,共享生产资料,比如说牛啊、锄头啊等等。国家相信通过这样可以提高生产力。因为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分析,小农经济很落后,效率低下。如果要让国家走向工业化社会的话,就必须通过集体化的农业生产,走机械化的道路。因为你要进入一个工业化的国家有两条道路,一是像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到外国去掠夺资源,大家都知道帝国主义殖民的历史。那中国当时是闭关锁国,是被西方排除在外的,所以我们只能通过自己内部的生产积累去实现工业化的道路,这个内部的生产积累需要建立在农业发展上,这种农业发展要通过农业合作化。所以当时整个改造要通过互助组,就是小农结合在一个组,再扩大成一个社,最后变成我们都熟悉的“人民公社”,吃大锅饭,集体劳动,挣工分等等。这个东西为什么和妇女问题有很多联结呢?

人民公社食堂

因为之前的小农经济,即使号召女人来劳动,她也可以不去。当进入了农业合作化以后呢,女性是必须要参与劳动。当时劳动被认为是一件很神圣的时候,你要为祖国作贡献,不像今天我们认为体力劳动是比较低下的。因此女性也被强迫去进行集体劳动,这个时候在国家和政府的支持下,女性要走入公领域。但是事情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国家的号召力让你进入公领域你就可以出来,它还涉及到很多伦理秩序的重建,就是既有的观念不是一个政策就能改变的。那么政府在当时做了一个很大量的工程,就是生产一系列的女性形象,也就是在宣传女性进入公共领域是好的、有价值的、新的先进的文明。这一系列的女性形象里面很重要的是职业妇女的形象。可以看到有勘探员、女焊工、女拖拉机手、跳伞员、上面还有养猪专业户。

女勘探员

女跳伞员

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些图片的共性?它想表达什么内容?这都是50年代女性议题的海报,这些所有的女性形象都与某种技术技能结合在一起,以表现职业妇女的形象。这些都是当时被认为先进的技术,无论是生产技术还是科学技术。包括养猪户,也是隐含了她要使用一些先进的农业技术把猪养大。这些女性都和先进的技术和劳动技能结合在一起。它强调把女性的身体放在先进的技术中去呈现,里面有两层含义,首先第一层我们可以看到国家是如何想象先进的、现代的,究竟什么东西是代表先进的现代的东西。在这个海报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先进的技术得到了呈现,这些先进的技术在农村得到推进,需要连接的概念就是“先进=现代”,并在基层进行传播。在传播时利用的是女性的身体,她的体能差异被消除了。因为有这样的技术,我们能消除掉男女之间既有的体能的差异,让劳动生产的效率提高。女性的身体被挪用去表达一个现代先进的概念,跟技术结合在一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层面,我们看看这幅海报。这是三个不同种族的女性,其实是隐含了亚非拉的大联合,毛时代对女性主义的宣传是非常有国际视野的,是一个国际社会主义女性主义的大联合。女性主义,或者女权运动,在毛时代变成了一个先进的想法,变成推动一个现代国家在世界层面获得认可的重要策略。

国际社会主义女性主义的大联合

刚才我们看的是职业化的女性形象,如果我们具体到农村来看,在宣传农村妇女的时候,当时毛时代用的一个很著名的策略,现在也常常会提到,就是去塑造女性的劳模。劳模大家应该挺熟悉了,可能大家会觉得很老土,现在每年都会有评选先进劳动者的活动。在毛时代初期,人们对劳动的理解是非常不一样的,跟我们今天非常不一样。

这种对劳动的理解来自马克思主义的观念,人们认为劳动、生产很神圣,因为是关系到经济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所以整一个劳动生产在毛时代都是很神圣的。还有一个重要的策略就是想要消除脑体差别,60年代开始不断提的。即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这种差别会让人异化,会加剧不平等的。毛时代也推出了很多策略去消除脑体差别,不像今天,我们谁也不想去劳动。但是那个时候大家对劳动的理解是经过了宣传策略,被歌颂成一种很神圣很光荣的行动,跟国家的经济发展是联系在一块的,跟个人在公共领域的发展也是联系在一块的。

在这种劳动的观念下呢,国家就开始要打造劳模。我们现在认为劳动很累,比较低下。其实毛时代的城市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城乡差别还是有的。但是他想要去缩小城乡差别、缩小脑体区别,他必须通过一系列的策略去改变价值观,在改变价值观其中呢就是要打造劳模。劳模就是劳动模范,劳模的打造过程非常中国特色。

首先,这个劳模和今天想象的偶像或明星都非常不一样,虽然也是对出色人物的表彰。但它首先是地方经验,可能在农村有一个劳动非常出色的人,他的故事受到地方政府宣扬,并推荐到国家层面,比如说参加群英会、表彰大会,受到领导接见。它的仪式性强化了劳模性质,通过全国范围的宣传,使之变成象征性的符号,这个符号具备了一定的能量。这个人功成名就,最后还是要回到地方上去。模范和符号的能量能感染身边的人。整一个符号的能量会有一个动员的作用,打造劳模的过程就和我们今天所想的明星和领袖非常不一样。当时有一系列符号化的形象,比如说要塑造“丰产姑娘”啊,“花木兰”啊,“七仙女插秧”啊等等。这一系列的符号,让我们可以连接地方经验和国家政治。我们现在常常会说到毛时代的逻辑,“平凡与伟大”的辩证法。劳模既是一个伟大的形象,又是平凡的,他是内在于群体之中的。

这里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梁军被誉为中国第一个女拖拉机手。有一天她看了一个苏联的电影,里面有个女拖拉机手。她觉得非常有趣于是就报名参加了学习班。毕业以后,有一天她看到村里来了一批新的拖拉机,她就上去试驾了一下。这个时候就被媒体捕捉到了,就把她拿去宣传。这个形象被扩大化,她进入了1960年1元的人民币上。所以我们看到一个很个体化的故事,怎么通过媒体的渲染,通过国家的挪用,变成了一个符号。而这种符号又跟本地的产生了连接,最后为一连接就成为了国家动员的策略。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女性的的身体在这里面反复被挪用,恰恰是女性身体把这个能量变得更大。你可以描绘男人,但是描绘男人不如描绘女人那么先进。这就是毛时代对妇女问题浪漫化、理想化的一个想象。

一元纸币上的女拖拉机手梁军

我们常常提到毛时代的妇女,就会觉得她们没有什么女性气质,但其实我们得看到其中的复杂性。早期的描绘还是可以跟自然、女性身体、女性气质相关。到了50、60年代开始强调女性的强壮,于是在描绘的时候会特别突出粗壮的臂膀和向上的精神。到了70年代文革的时候,开始强调女性的战斗力、革命性的力量。但值得思考的是,你如何评价到底哪个时代的女性更先进更解放?比如到了80年代,女性的身体可以被消费了。但是在之前的话,女性的身体是不会欢迎你去消费她的。80年代的女性身体解放一方面是个性解放,另一方面可能陷入身体被消费的圈套。刚才提到如何评价,虽然说真的很难评价,但我们谈历史的时候还是得建立自己的观点和立场。



50年代的妇女形象——强壮、向上

70年代的妇女形象——革命、战斗



80年代的妇女形象——开放、被消费

我们可以借鉴国外的一些研究,因为他们比较早关注到毛时代妇女问题。比如说克里斯蒂娃,她是70年代第一批来访中国的欧洲学者。因为中国是70年代才加入联合国的。在那个时候她对文革的想象是非常浪漫化的。觉得那些“铁姑娘”在公共领域获得很大的成就和荣誉。但后来一些美国学者,他们认为毛时代的性别平等根本不是真正的性别平等,而是父权的社会主义,因为所有的女人都必须服务于国家,所有的女人的劳动和想法都要屈从与国家对她的需要。那个时代的女人是没什么主体性的,而且很累,在生活生产中让女性不但要顾家又要顾生产,这加重了她们的负担。但是最近期有一些学者,强调要复杂化地看待毛时代的妇女问题。她们做的是整理口述史,你不能割裂地去看待一个时代男性或女性的主体性,你必须回到那个时代的语境里面,或者你现在要去了解他们的经验,看看他们怎样去理解自己所在的时代。要将情境和历史摆入对主体性的理解。所以她们要做口述史的工作,比如说去采访当时的接生员、女劳模,看看他们是怎样理解自己的经验。

这里引入一个很重要的概念是”Situated Agency”,这个想法主要来自Tina Mai Chen这位学者,她提出这个其实也是和提出讲口述史的那群人很像,提醒我们不能跳脱一个时代和情境去评价主体性,我们必须要进入那个情境。“Situated ”就是情境。你不能说当时走入公共领域劳动的女人一定比五四时期展现身体的女明星更加有主体性或更加没有主体性,你一定要回到那个情境中去理解她。

我当时做的一个研究,也是运用这样的方法。我们怎么理解农村女放映员在那个时代的主体性,她要承担很多工作,家庭的和公共事务的,她获得了什么缺失了什么,你必须进入她的故事和经验里面才能够评说

教师总结与学生提问

同学A:晚清时男性为女性发声,后来政策支持女性有底气地说话,图片宣传女性要走到公共领域去劳动,看起来好像在解放妇女的样子。但其实会不会说宣传只是为了建设新农村,只是需要劳动力,需要工业化建设而已。刚刚老师也说到,解放女性会带来双重负担,好像感觉女性的解放总是会有一个外在的力量去推动她,并不是妇女的自觉觉醒,哪一天妇女才有真正的觉醒呢?万一有一天,这个时代的氛围又想把妇女束缚在家里,又会有另一种图片宣传。我们不能逃脱这个时代,但我们要如何保证清醒的立场呢?

郭燕平:谢谢你的总结。如果你去采访当时一些女劳模或者你的母亲和奶奶,她们在那个时代的故事可能会提供给你一些不同的想法。国家层面没错,它是宣传很多女性在公共领域劳动的图象,它也是在试图改变整个社会对于女性的想象。于是它提供了一套词汇,让你去想象女性是可以不一样的,不用像以前一样留在家里。这种不同的想象会让女性有空间去游移和选择。当时有一些女性,比如说女放映员,因为国家的号召所以加入了队伍,但是不能说这种加入是完全被国家收编的。因为她在现实里面也会面临很多很个人的挑战,她要去到农村,很多农民觉得你干嘛一个女人抛头露面来做这样的事情。但她就要直面这样具体的挑战,她的工作会改变当时的人对女性在公共领域工作的看法。所以这些主体性、解放性,都是非常微妙的,需要落实到具体的场景里面去。你不能说,这个政策让妇女有了主体性,那个政策让妇女没有主体性。但恰恰是这样一种不同的想象,让女性在日常生活中有了挪用的空间,有一些不同选择的空间,正是这种空间使女性主体性得以实践。

同学B:毛时代的女性形象浪漫化,现实中的女性会不会和画报上的形象有很大差距呢?

郭燕平:谢谢这位同学提醒了我这个问题。刚刚呈现的海报,它是历史,但是又不是完全的历史现实,它呈现的是当时官方主流所想象的那套关于妇女的价值和身体的标准,好的身体是怎样的,劳动的身体、健硕的、黄皮肤的。这不等于历史现实中所有女性都是这个样子的,也不代表所有人都认同这样的价值观念。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提“情境中的主体性”,就是官方的宣传和文化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人们如何看待那个时代、身边的文化,但这不等于历史现实。什么是历史现实,可能我们很难去把握。我们需要多一些听到个体的故事,这些个体的故事和官方的叙述是不一样的,这样可能我们对于历史的真实又多了一个面向的了解。要区分历史的再现和历史的想象以及历史真相的关系,它们不能被对等地看待。

同学C:我想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其实历史的东西一直在改变,社会对女性的要求也一直在改变。可是我觉得,外界促成的改变并不是进步,进步是女性本身意识的觉醒,而不是说一直受到外界的推动才得到解放。内心已经有一种解放的意识,看待事情、做的事情是在尊重自己的基础上进行,我觉得这样才是真正的进步。

郭燕平:谢谢这位同学的分享,我也很认同。为什么我们一直要谈性别这个事情,其实是想让大家有多一个维度去思考你个人的处境。今天的课程、我说的内容可能对你来说没用,或者说不影响到你,这没问题。可能有某一节课某个瞬间打开了你不同的想法,正因为你有这样的想法,你思考自己的处境时会有非常不同的出发点。包括今天那么多男生,为什么要来听妇女的问题。但正是因为你走进了这个教室,某个点某个瞬间某个时刻,会让你能更加理解你的妈妈、你的女朋友、或者你以后可能有的女儿。这个东西恰恰是我们想要推动的有关性别平等的想法,并不是拿来一套价值观强压你接受什么。而是你自己的小历史如何与大历史进行连接,你是有选择权的。

同学D:我想讨论一下关于家庭的问题。我们刚刚看的《妇女代表》影片里面,家庭矛盾爆发的时候是把它内化解决了。国家的政策有触及到社会伦理价值的。我一开始的想象是,家庭在那时不是私领域上的事情,但是在电影上来看好像又回到了私领域上去了。但是我们有些时候聊家庭这个东西时,会讨论公私领域直接的关系。女性她从做家务劳动到她出去工作之后有双重负担,公领域与私领域走出家庭这种角色的互换,里面涉及到一些什么问题呢?

郭燕平:其实公私领域简单来说就是家庭内部和社会的空间,以前对于女人来说公私领域的划分非常清楚,你就留在家庭处理内部的事情就好了,外面的事情让男人去做。但随着社会的发展,个人的公私领域的边界不一样了。在毛时代,它想做的恰恰就是重新打散以前对公私领域的想法,建立一个新的公司领域。大趋势就是把私领域的东西全部抽出来,放到公领域里面去,比如说劳动、生产、经济。然而,虽然在那个时代很崇尚公领域,但回到一些很基本的,比如说夫妻之间的关系,它想象的还是把它放到一个私领域中去处理和解决。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批判毛时代不能达成妇女的解放,是因为它对私领域的想象依然是很保守的,女性依然要从事家务劳动,它还没有打破那一层想象。某个程度上它确实和以前不同,它对公领域里面的女性角色进行了重新划分。但是在私领域那一块依然很保守,即使到今天,那东西还是很难去触及。

整理:陈可安 区媚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小红花会rainbow_feminists。责任编辑:黄亚铃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