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不要奥运要社运 | 以占领为名的运动 巴西走在了世界前面

作者:吴碧莲 

来源:破土首发

【摘要】拥有超过150万名成员的MST是巴西规模最大的社会运动然而这项运动的核心并不是打土豪分田地,而是反抗资本对食物的控制。MST的口号是“占领是唯一的解决方式”,这要比更为人熟知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早了24年。

奥运赛程过半,许多吃瓜群众对巴西的印象是这样的

或者是这样的

在众多的媒体评论里,打肿脸也要办奥运的巴西除了盛产超模猛男之外一无是处。而铺天盖地的明星婚变新闻也早早刷掉了我们对巴西仅有的这一点关注。鲜亮肉体、激情桑巴舞、狗血政变之外,巴西是什么样的?当我们来到国际媒体的镜头之外,巴西广大的农村地区又是怎样的景象?

在巴西农村或者城乡结合部,我们经常能看到一群戴着红帽子人用雨布搭起简陋的帐篷。他们在一片没有自来水、没有电的荒地上开垦、耕作、共同生活。他们是巴西传说中脏乱差的棚户区居民?不对,你看到的可是享誉全球的“巴西无地农民运动(MST)”营地之一。

MST从70年代后期反对Geisel将军军事独裁的群众斗争中产生。它正式建立于1984年。巴西是世界上没有进行土地改革的地区之一,百分之3%的人口拥有70%的土地。尽管大量的农民流入城市成为“农民工”,巴西仍然有1200万的农民没有土地。

1979年,Encruilhada Natalino地区发生了争取土地的运动。一群农业移工的后代被驱逐出他们世代劳作(由印第安人私人拥有)的土地。这群农业工人效仿印第安人,为自己世代生活的地方抗争。79年到82年之间,有650人在公路旁扎营与当时的军政府对抗。军政府独裁时期,在人权律师、教会和国际组织的共同参与下,1983年,他们通过政府成功的获得了这片土地的所有权。

为了将这项为农民争取土地所有权的运动持续下去,1985年,在Curitiba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行动者成立了“无地农民运动组织”。

MST的占领策略得益于改革派天主教会的信条:一个地产必须履行社会功能。这个信条1964年被教皇里欧十三世写进通谕,并在军事政变推翻古拉特政权前执行。1988年修订过的巴西宪法也要求土地要履行一定的社会功能。无地农民运动认为,在宪法中认定一项土地应该履行社会功能的情形下,占领“荒地”是合法的。

然而这项运动的核心并不是打土豪分田地,而是反抗资本对食物的控制,让农村能够生产健康的食物并为所有人提供体面的生计。MST的口号是“占领是唯一的解决方式”,这要比更为人熟知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早了24年

加入MST的家庭在占领的土地内扎营或者进驻废弃的旧农舍,集体在荒废土地上从事集体农业生产。一旦农民赢得了土地,下一步就是去争取学校、公路、能源和住房。MST活动家们占用闲置土地建立合作农场,学校和诊所。这其中的每一步都来之不易。

MST的成员们住在自己打造的简易帐篷里,他们不知道自己将在那儿住多久。许多人离开城市中的工作加入到无地农民运动中争取土地。为了争取土地和平等,他们离开有水有电的城市生活,选择在35度的酷热天气住在帐篷里。Irma地区的营地在建立六年后才通电。这不是谁的赏赐,而是他们占领电力公司争取来的。

长期以来,MST面对着来自警察、司法部门和媒体的野蛮攻击。在过去的20年中,有大约1600名农业工人被杀,包括大约100名MST成员。

1996年,著名巴西摄影师Sebastio Salgado有力的记录了在Pará对示威农村劳动者的屠杀。

1993年,2500个家庭被驱逐出Jangada农场。

1995年,孩子们在课堂中被驱逐出Santo Domingos农场。

尽管面对长期的国家暴力,MST和不同的党派与政府间依然保持着策略结盟:当政府与跨国资本利益结合时视政府为对手,加以批判;其次是需要和政府协商时候寻求政治结盟的合作;在土地上培养人民力量的实践,寻求现行体制的替代方案。

同时,MST凭借其坚定的女权主义、性少数平权立场,俨然成为当今立足底层的社会运动中一股清流。里约奥运会是历史上公开出柜的性少数运动员最多的一届(45名运动员公开出柜)。然而巴西却是全球针对性少数的暴力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在巴西每28名同性恋者中就有一名遭遇害。在2008年1月到2013年4月之间,累计486名跨性别人士被杀害。全世界44%的针对LGBT群体的谋杀案发生在巴西。

MST提出LGBT拥有平等的土地权,力图挥舞着彩虹旗将农村开辟成多元化的土地,在运动中消除对女/男同性恋以及跨性别群体的恐惧。

MST还设有专门的性别委员会,而且在各个层次各个运动空间要保证50%的妇女来参加。在男权主导的巴西社会,MST喊出了“没有女权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响亮口号。

巴西发行量最大的周报之一Veja杂志曾经将MST的比作某些传播极端思想的伊斯兰学校。MST的教育从来不是“中立”的,而是希望透过教育激励人们参与到争取社会正义的斗争中。集体斗争、组织、参与、社会正义、团结、文化多元和生态完整是MST教育体系中的关键词。此外,MST与进步学校合作书写巴西“人民的历史”,重新诠释过去的民众抗争形式。

散落在巴西不同地域的MST同样需要面对内部错综复杂的冲突和矛盾。MST用动员小农的经验很难组织长期生活在甘蔗区的雇农。一个营地里,早期参与占地的成员会批评后期加入的成员贪图土地,后期加入营地的成员则认为早期没有互助精神。来自农村参与者嫌弃城市的参与者不够革命。而来自城市的参与者则抱怨运动领袖不作为导致营地基础设施太差。具体到日常的组织工作,每个MST成员对于“共同体”、“社会主义”的理解和期待不尽相同。正是在这些无所不在的内部矛盾下,MST的占领区绝非一个固定不变的体系,相反,它随着运动在不停的变化和调整。

如今拥有超过150万名成员的MST是巴西规模最大的社会运动(没有之一),35万家庭因为MST获得了土地所有权。MST的领地上已经有1800所学校。无地农民运动还帮助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国际农村劳动者组织Via Campesina。他们辛酸血泪和激荡理想在奥运中不曾被记起,却成为社运中不可忽视的力量和经验财富。

(本文整理自Challenging Social Inequality: the Landless Workers Movement and Agrarian Reform in Brazil。了解更多关于MST的信息,请登陆他们的英文网站:www.mstbrazil.org)

About the author

吴碧莲

吴碧莲

反抗资本主义的人运气总不会太差。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