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破土时评

教师群体“女性化”需要引起社会“忧思”吗?

作者:lida

来源:破土首发

【破土编者按】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些学校的男女教师比例达到了令人夸张的1:10的程度,而男女教师比例基本均衡的学校已属少数。事实果真如此吗?

图片来源:网络

笔者姐姐大学就读在师范专业,班里只有一名男生。尽管其颜值堪忧,却依旧被视作“掌上明珠”,集万千宠爱。这绝非孤例,长此以往,教育战线岂不全要被女性占领。果不其然,教师群体“女性化”引发了教育界人士的忧思。

男女教师比例真的失调了么?

《为什么男生都不愿意当老师了?》《中国教育报》忧心忡忡。

报道中写道:记者随机调查了山东、湖南、四川、浙江四省的140多所中小学。数据显示,绝大多数学校均不同程度地存在男女教师比例失衡现象,较为严重的学校男女教师比例达到了1∶10以上,女教师占到教师总数的70%至80%。而男女教师比例基本均衡,在1∶1到2∶3之间的学校,已属少数。

事实果真如此么?

记者肯定知道,随机抽样数据可代表总体,不然也不会强调“随机调查”来表现科学性。只是记者如何编制的抽样框?为何选择山东、湖南、四川、浙江四省调查?选择140多所学校作为样本是否有科学依据我们不得而知。因此其结果是否具有推广意义必须持观望态度。

已经出版两次的《中国中小学教师发展报告》(教师蓝皮书)给我们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数据。该报告由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调查与数据分析中心和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教师研究中心共同组织专家撰写完成。

教师蓝皮书指出,过去十年,我国教师队伍的性别构成也有“女性化”的趋势。中小学教师队伍中,女性教师占据了半壁江山。截至2009年,中小学专任教师队伍中,女性教师所占比例已达52.93%。从小学到初中、高中阶段,女性教师占教师总体比例依次下降,分别为57.11%、48.2%和46.9%。

所以,总体来看,女教师占教师总数量的比例并没有教育报记者“随机”调查的结果那般夸张。特殊个案并不能代表总体。

值得注意的是,男女教师比例的失衡更多可能体现在“城乡”之间。报告显示,从城乡分布来看,城市教师队伍更为“女性化”,县镇次之,农村学校中女性教师所占比例最小。

在小学阶段,城、镇、乡小学女性教师相应的比例为79.39%、68.16%和46.11%;在初中阶段,城、镇、乡初中女性教师的比例分别为64.4%、47.88%和41.67%;在高中阶段,城、镇、乡普通高中女性教师的比例也上升很快,分别达到53.16%、42.41%和41.21%。

但不可否认,教师群体的“女性化”已成大势所趋。教师比例失衡总会对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有一定程度的影响,若因此试图平衡教师性别比例可以理解,但如若走向“女教师人事安排困难”、“女性创造力力差”这样的“陈词滥调”,女性就不能忍了。

还有什么行业不“重男轻女”?

教育报的调查报道一经刊发便引发热议,《央视新闻》《人民日报》等中央级媒体纷纷转载。但文章中却传递出浓浓的“性别歧视”。

文章称:学生成长过程中的男性角色“失位”,不利于健全人格培养,直接表现就是学校“娘娘腔”增多,其次,女教师所占比例过高,对学校的人事安排带来冲击;还有男教师更具创造力,有些学科更适合。歧视来得还可以再汹涌一些么?

网友义愤填膺。

“表面上看起来倡导无性别歧视,其实千疮百孔,几乎每一条涉及到男女比例在岗位上失调的新闻都透露着对女性深深的恶意”。

“待遇低,工资差,男性不愿意做,优秀的女性不嫌弃这些,这明明是正能量的奉献精神,结果却把孩子娘娘腔归结为女老师”。“丧偶式育儿的时候怎么不担心孩子没有男子汉气概了。”

“一切不公待遇在女性身上都是理所当然,在男性身上就是罪大恶极,这么看来男性还真是脆弱”。

一直以来,女性就业歧视“愈演愈烈”。百度百科专门有“女性就业歧视”的词条。女性因为怀孕、生理周期等原因被用工单位直接拒之门外,大家心知肚明,却无计可施。被采访的山东省济南黄台小学副校长张香菱倒是理直气壮:女教师所占比例过高,当前首先对学校的人事安排带来了冲击。有老师也说,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女教师怀孕、生育集中,这一压力更加凸显,学校人事安排压力很大。“二孩”还没准备好,性别就业歧视已来袭。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曾在北京等地多所高校进行了一次相关调查显示,高达86.6%的女大学生受到过一种或多种招聘性别歧视。被访女性平均受到性别歧视的次数达17次。

与招聘公告中写明“只限男生”相比,“隐性歧视”表现得灵活多变,例如“拒收或不看女性简历”“不给女性笔试、面试机会”“不给女性复试机会”或“提高对女性的学历要求”等。

2016年4月,智联招聘开展了“职场妈妈生存现状调查”,回收的14290份有效问卷中,超过95%的女性受访者认为生育会对女性的职场发展产生影响,有近九成女性认同“全职妈妈重返职场有难度”。

当然,从用人单位的角度来看,要求其不考虑用工成本是不可能的,国家也应主动承担这一部分生育损失,从而减轻育龄女性就业负担。

不能用“性别歧视”解决男女教师比例失衡

回答为什么男生不愿意当教师并不困难——钱少。然而提升教师群体工资并非简单易行之法。于是相关部门开始想歪门邪道,加剧社会不公。

2010年起江苏省实施的“男幼师免费培养计划”,2013年陕西省印发《陕西省学前教育师范生免费教育试点工作实施办法》的通知,2015年福建省出台的“首次实行师范男生免费教育”政策。各省前赴后继,趋之若鹜,从《福建省师范生免费教育试点办法(试行)》的培养方案中“免学费、包就业、免试读硕士”的承诺可以看到,“求男若渴”之心几乎将教师入业水准降低到了零门槛。

然而,降低部门无法根本解决男教师缺乏这一根本问题,反倒加剧社会不公。

弱势群体获得帮扶无可厚非,但男教师稀缺的本质并不在于男性在师范专业中没有平等的发展机会,所以把男性当做教师行业的弱势群体、以政策来缓解“男教师危机”并不必要。

2012年10月15日,教育部在回应“高招性别歧视”时曾明确三类专业可划男女比例:“与特定职业要求紧密相关、且职业对男女比例有要求的专业,如军事、国防、公共安全类专业;从保护女性的角度,适当限制女性报考的专业,如航海、采矿等专业;个别招生数量有限且社会需求有一定的性别均衡要求的专业,包括部分非通用语种专业、播音主持专业等。”其中并不包括师范专业。

联合国曾提出“性别赋权指数”这一概念,即不能只看从业人数的性别比例,而要看中高层管理者中女性人数有没有达到半数。很多女教师都会面临“职业发展玻璃天花板”的现实困境。试问:一线女教师晋升校长或其他中高层管理者的几率有多大?女性在其它行业中晋升中高层管理者的几率与机会又有多大?

(作者lida,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破土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伍豪)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