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视野 民声

联合国,实习生,亚马逊,国际组织

作者:April、欧阳巽 王咻咻

来源:跨越志


(photo via sanjitbakshi@Flickr, cc License)

【编按】April是知名外语学院一名优秀的毕业生,精通英法德三种语言。申请上Erasmus  Mundus的奖学金后,便负笈维也纳攻读硕士。因对在联合国内工作抱有梦想,因此在维也纳的相关机构实习了一阵子。

首先,因为一些国际机构,不受当地政府管辖,因此即便当地政府明定要给实习人员一定的时薪,但是国际组织不给实习人员薪金是常态。为此,April必须精算开销,并且为了找实习期间的生活费,先于圣诞节到了国际有名的剥削与控制员工的公司-亚马逊(Amazon)-的仓库当临时工。

由于圣诞节的关系,亚马逊的在这一段时间是相当缺人工的,这时他们便会对外招募大量的临时工。这些仓储员工必须在偌大的仓库内靠自己的双腿来回奔波,而控制他们如实奔波的方法就是,透过搬取货物时以刷条形码统计控管员工的平均工作量,然而究竟员工是否已经达成当日目标,却永远是个谜。

另外,出于上下班的打卡时间控管相当严格,因此劳工的休息时间遭到变相的剥削:上班时,由于要排队等安检(为防范员工拍照,禁止携带手机与任何电子产品入仓)跟换亚马逊的背心,因此可能会因为排队而迟到,遭到扣薪;午休时,由于仓库太大,到了整点休息时才把货物放下,打卡往外走去吃午饭,来回可能就要耗掉30分钟的午休时间。这还不包括因为仓储太大,所以迷路的问题。

再者,因亚马逊的仓库地点离市区很远,因此许多的员工必须非常早起抢搭第一班电车(有时还挤不上车)、转车。为此,他们也必须非常早便就寝,说他们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的路上,一点也不违过。

但是上班当中,也有可能会有加速的时候,亦即亚马逊的快速到货服务,便要靠着压榨员工奔跑速度的能力,以及压缩物流人员的传递时件来完成(但这或许也是普遍的现象,比如说其他网购的24小时到货服务,或者是台风天的食物外送服务等)。而亚马逊报偿辛勤员工的方式就是用每月抽奖的方式给他们折扣券-也就是试图透过让他们在亚马逊上消费,再从他们的劳动所得中压榨出一些利润。

然而,即使亚马逊的劳动条件严苛,但是为了一圆在国际组织实习的梦想,April依然咬牙撑过来了。

只是在下文的访谈当中,我们反而发现联合国,或者国际组织本身对实习或者约聘的待遇并不一定会比亚马逊的临时员工好。在与April访谈的过程中,编辑发现支撑起联合国底下无薪实习制度的,是对于联合国虚无飘渺的梦想。

广义的来说,因为这些梦想只能在联合国里实践。从正面的服务特定的对象、议题,或者到现实一点的是,洗个资历,以便可以拿到曾在联合国底下实习的身分;为不知道与实习有没有关的将来铺路、认识权贵以获得没有保障的好处,如透过私下的运作帮忙谋到正职;享受联合国特权以及与高薪金绑在一起的各种诱惑,如同前述的口头私下运作、联合国正职人员的特别待遇;以及以联合国给予的权力与财力,利诱苦于现实的追梦人。

然而,实习人员的工作有时不仅跟正职人员一样重,而且很大程度上地也承包了繁琐的行政文书工作,而唯一能合理化、说服自己继续下去的也正是出于联合国本身,亦即在里头实习,变成了一个近距离观看,甚至是膜拜的过程,而这种看起来好像吃得到的甜头,便成了实习人员的唯一支薪与支持自己做下去的动力。

当然,整个社会体制与学校也参与其中,在背后支撑着实习人员继续这样可能前途无亮/量的工作,因为学校会要求毕业前一定要有实习的经验,而在低薪与劳务外包盛行的现在,整个社会几乎都以实习或是其他类似的名义,招揽相对便宜的人工,为公司简省成本,而这样的剥削却可悲地成为劳工彼此比较谁过得比较惨(实习经历)的求职资本。

以下是编辑与April的访谈。


编:为什么要先去亚马逊工作,才能再去联合国实习?

April:因为以联合国的实习是不支薪。当初我是学生身份,经济没有那么丰裕,所以就先去亚马逊当两个月的临时工。

编:那在亚马逊的工作结束之后,您到联合国的哪个单位实习了呢?

April:我去了IACA,是International Anti-corruption Academy。它是一个国际组织,上面的单位是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UNODC)。UNODC办事方式、制度等都是按照联合国的规定建制的。

编:在IACA里,有与您同期实习的同事吗?

April:我们那一期里也有别的国家的实习生

编:那他们的经济状况也跟您一样吗?

April:其中有一个阿尔及利亚的女生经济状况比较好,因为她妈妈是在维也纳的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的职员。她本身就住在维也纳的父母家中,所以不需要付住宿费。还有一个已婚的荷兰女生,她先生也是在维也纳工作,所以她也没有多余的生活压力,只是来这边增加自己履历上的经历。

再来是一个俄罗斯人,他是在IACA的法务部门实习,他的家境应该也不错,因为他之前在Strasbourg的欧盟执委会(European Commission)实习过。最后还有一个奥地利人,他也有房子,不用额外再付住宿费。

编:您知道他们为什么愿意不支薪地实习一次以上吗?

April:像俄罗斯人,他还是学生,而他还想要继续念博士,所以实习应该为了研究的需求。但我觉得他来其实蛮不简单,因为俄罗斯的要办签证,不管是实习或是读书都还蛮困难的,办签证的过程还蛮冗长的。

编:您知道他们实习的动机嘛?

April:俄罗斯的女生是因为研究的需要;荷兰女生,她因为当时还没有找到工作,想说不要让履历空着,所以就继续实习。她其实是我们这一届实习最久,大概一年都是做不支薪的工作;奈及利亚的女生是工作的需求,加上她就是闲着也是闲着,就来实习这样子,因为她其实实习完就可以直接去OECD,他妈妈那里工作。

编:所以OECD有要求,正职必须有在UN的相关单位实习过的经历?

April:也有可能,但是她去她妈妈那边工作就是一定是靠关系的。因为IACA的活动还蛮多国家的代表会来参加,象是大使,他们都会自称mission in Vienna。那个女生认识阿尔及利亚的大使,所以我想或多或少是有靠关系进去。

编:所以认识一些像外交官,或是比较高层的政界或是商务人士,是在UN相关组织下实习的主要诱因吗?

April:当然是,虽然我只有实习短短三个月,但真的是眼界大开。以台湾人的身份拿到这个实习其实还蛮难得。在IACA之前,我也尝试过去UNODC实习,但就是很难。

我的研究所就是在维也纳读的,因为毕业前规定要有实习经验,而那里离UN最近,很多同学们都会想去UN实习。维也纳的学生其实去UN实习非常容易。除了国籍的因素之外,由于很多实习都是内部招募,不会对外招募,所以你只要被推荐,或者是你在里面有认识人,就能得到实习的机会。

像有大陆的学姊就直接在facebook上发布她的委员会有需要人,问有没有大陆的学弟妹要应征。只要跟她说,就可以去那里实习。那时候我身边有一个大陆学生,他的学业成绩跟虽然没有比我优异,但是他还是很幸运拿到了在里面实习的机会。后来还辗转到美国的UN实习,而且那个单位有一个月九百美金的津贴。

题外话,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ssociation(IAEA)是唯一有实习有支薪的机构(一个月1000欧元)。但是其实在维也纳不算是很多,因为住宿一个月大概就要开销四百五十到五百欧元。

回过来刚才的话题,所以我很多同学也都去UN实习,也有人毕业后就直接被聘成顾问。但是顾问的职权又跟UN正职不一样。我认识在UN当顾问的人跟我抱怨他没有保险,而且他的权限跟UN的正职不一样。

我去实习的那三个月刚好组织有很多活动要办,而且又有一个庆祝他们成立三年的酒会,因此就邀很多驻在维也纳,不同国家的使节团跟大使来,甚至保加利亚的副总统也有来。最让我印象深刻是专门在做反贪污的国际透明组织,他的发起人─Peter  Eigen也有到。

总之,各个跟反贪污相关的人都有到场,而我的上司人还蛮好的,问我要不要去跟他们互动一下:“去陪他们聊天就是多增进你的知识,增加你的人脉。”

另外,以前学校的一位学姊,嫁给一个在IAEA工作的俄罗斯人。三月时,联合国有办三八妇女节的活动,学姊便邀我进去联合国总部。那虽然比较不是正式的活动,但仍是一个去认识里面的人的好的机会。我在里面认识一个在IAEA任职蛮高的人,职等大概跟一般外交官差不多。

他当时就说可以帮我找工作。所以当初我会想要去的原因,就是想要看可不可以认识到重要的人物,为以后的工作铺路。当时我认识蛮多在UN的正职员工,比如说一个新加坡人他就直接跟我说:“要进来联合国工作,不是看你的能力,是看你认识谁。”

编:那您觉得在联合国里谋职,靠关系是常态吗?对大部分实习生来说,就是您刚刚说建立人脉关系,这也是一个实习的常态吗?

April:我觉得绝对是。我有认识很多我同一期有蛮多实习生,加上我应该总共有四五个。

我们实习结束后,那个国际组织开始在招人,薪水非常优渥。但那个国际组织不是属于奥地利政府,所以它不用给奥地利政府缴税。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不给实习人员支薪的原因,因为奥地利政府的劳工法有规定,一定要付那个实习人员薪水,但是那个国际组织就是透过不属于奥地利政府的这个法律漏洞,不给实习生支薪。

那时候它的每个单位都有开职缺,薪水有3600欧元,而且除了不用缴税外,他们也会补助你杂七杂八的费用。我觉得这就是为什么那个女生之前会继续留在那里实习的原因,因为她想要优先被录用。

另外,我有认识一个在联合国工作的德国女生,也是跑到美国的纽约总部去无薪实习了半年,但是为了要让她之后的那个职涯更成功,所以就去了。

当时所有在那边实习过的实习生都有去投,我也有投,但我就没有上,这是因为台湾的国籍的原因。因为,我在实习的时候,他们自己的每月时事通讯都会发给他们会员,并且会介绍新进人员。他们就告诉我,因为他们是属于联合国下面的组织,所以没有办法写是我是台湾来,不然就只能介绍说我是中国来的,不行的话就不在新进人员里介绍我了。那我当然就说,没关系,就不用提到我的名字了。

编:最后同期的实习生里,您大概知道有谁有真的转成UN的正职吗?

April:除了Nigeria的女生有去国际组织上班外,其他的人就没有了。但是我有一个同科的同学,留下来当兼职的人资员工,做一些行政的工作。他比较幸运的是,虽然他没有招募资格说的三年的经验,但是他做过很多联合国底下非支薪的工作。象是他还从维也纳跑去日本的一个联合国部门实习三个月、维也纳国际迁徙组织(Organization for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OIM)等的五六个实习。我觉得他当初被录取的原因也是因为他做过非常多的联合国实习,有蛮多国际经验。

编:目前听起来就是,其实UN他们在选正职的时候,好像没有一个有制度规范的流程或者是标准?

April:他们有。除了外聘跟刚才说的介绍之外,联合国有一个young professional program,它是每一年由不同国家轮流开员额,用考试决定录取谁。另外,联合国有一个专门的网站是用来甄补他们的人员,那里会列出来有什么职缺。如果你要去实习的话,正常管道是要透过这个网站申请让他们选。

不过这个筛选的过程还蛮长的,因为我有另外一个波兰同学,他跟我解释过,他申请UNODC会被录取是因为这个部门需要会说波兰语的人,所以他就很快就被录取。否则申请之后,UN会有一个很大的筛选机制,他们的系统会直接做预选,譬如说他们需要硕士,如果你不是,就会直接把你踢出。

另外,你一定所有资料都要缴齐,如果有一项资料没有缴,系统也会直接把你删掉。再来系统就会把留下来的资料人给那些需要人的部门,接着他们的头就会查有没有需要的人。

编:听起来UN 的正式职位没有开缺很多囉?

April:开缺应该是不少,但是竞争也不小。走后门的话,就是真的会比较快

编:您自己本身在里面实习了多久?

April:四个月。

编:您在那边实习四个月,大部分的时间在做什么样的工作?

April:因为我的部门就是叫对外关系,像外交部的礼宾司,他们筹划很多不同的活动。还有他们会有不同的使节团来拜访,所以我们就要去准备,各个来访国家的国家资料,研究关于他们国家的反贪污法、他们的廉洁状态是怎么样的,然后做成一个档案让我上级去跟他们开会的时候可以参考。

他们也有送他们自己的人去别的国家参访,当时我负责帮他们撰写法文的联络书信类似这样子的工作。

编:我在卫报上面有看到一个经典案例,他真的很惨,在没有支薪实习一段时间后,他穷到在公园里搭帐篷住下。联合国的无薪实习,是您之前先去亚马逊赚两个月生活费的原因吗?另外,除了阿尔及利亚那个同学,他可能有奥援之外,其他人是怎么解决他们自己生活费的问题?

April:我去那里赚生活费的。他们就比较幸运,因为我刚才说有一个荷兰女生,她已经结婚,她的先生是律师而且也在一个大型的国际组织上班,所以就不用担心金钱上的问题。另外一个奥地利人他自己就有房子了,所以他们都不用付额外的房租。

另一方面是伙食费的问题,像我们这样的实习生,在那边的员工餐厅吃饭一餐大概从五欧到十欧不等,所以我们实习生都是自己带饭,但是正职的员工因为薪资跟福利都很好,所以都能去餐厅吃。

国际组职其实薪水是很优渥的,所以他们可能不会去在意饭钱。但像我们实习生,尤其像我这种没有奥援的就必须很注意开销。那时候毕业的我,因为不想马上回台湾,而当时签证还有十八个月的时间,所以开始算实习预计会花多少钱,而且还要预留这段毕业加失业/找工作期间的开销。

其实学生会去那里实习的原因,应该也是羡慕这些在国际组织工作的人看起来好像很丰富的生活。因为会有客人来参访,所以在那边工作穿衣服也不是随便穿,是要穿的好看、得体。他们的活动又都很国际化,像潘基文也有来参观过,所以你都是跟一些非常有权力的人周旋。

我觉得学生会羡慕,尤其是刚毕业的学生,会非常羡慕这些人光鲜华丽的外表。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学生会想要进去实习,想要看看可不可以“肥水不漏外人田”,留下来变成正职。

编:在已经工作了一段时间,您现在会怎么看这段过去?您会怎么样看待这些学生他们羡慕的想法?

April:我会觉得我可以了解他们。因为他们这些人,他们不光只是有优渥的薪水,还有很大的权力,象是他们还有享有外交豁免权。象是我参加联合国的三八妇女节活动时,认识的一个IAEA工作的外交官,他的车子有一个外交官的车牌,就可以随便在那里停车都没有关系。

另外,他们也有就是联合国护照,如果出国出任务不用去安检,直接走联合国专用的通道。学生很单纯的话,其实是会非常羡慕的。另外,联合国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商店,里面的商品都是免税的,甚至比机场的免税商店是还便宜,但只有正职人员才能进去消费。学生、实习人员的身份是很低下的,正职的人则是高高在上的感觉。

编:在七零年代的时候,实习的意义是说,只要表现良好,就有很大机会可以转正。那时的实习其实算是有保障的,不知道联合国这方面有没有明示或暗示转正的机会?

April:我有看过很多就是招募明示说,实习不代表你之后有机会转正,而且有些有写实习当中不能申请职位,一定要实习完才行。

我现在在联合国认识的人通常都是实习过后才会变成正职。比如说我认识一个学姊,她先生是一个俄罗斯人,他在的组织叫做CTBT,也是跟核子武器有关的。

他当初是去美国念研究所,研究所过后他就去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实习,然后他在里面认识的上司觉得他表现不错,在推荐他的申请后,便成功到维也纳工作。

编:假设说没有实习过的人,如果有开正职缺的话,他们也可以去申请吗?

April:当然可以,可是要不就是你非常优秀,然后考试进去。总之,你可能是需要经过很大竞争,但是我也知道一个我在IAEA认识的外交官,他有跟我讲过他帮他的姪女拿到在南美洲的联合国工作。

编:在这个UN的环境里面可以碰到这么多政商界的重要人物和外交官,而您还有可以转成正职的梦想,可以享受到那些正职所享有的一些特权。在我来说,正职跟实习不应该有这一种差别的对待,但这种形式的剥削反而变成一种让您也想加入那样一个集团的吸引手段?

April:其实除了你可能会变成正职以外,就算之后离开了,只要跟他们保持好了关系,对未来不是什么坏处。因为像我那时候没有机会转正,但我在找第一份工作的时候,都有回去问以前的上司能否当我介绍人,他们都很愿意写推荐信。如果公司打来的话,他们一定会就是帮我说好话。

另外,你刚才说的动机,其实是有些学校会规定学生要有实习的经验,而刚好维也纳在那边实习最方便。就算他们没有实习机会好,他们也可以自己创造一个。象是我突然需要什么什么,那我刚好有认识的人,人家就会叫我去了,就帮忙做一些秘书性的工作,这我也是有听说过的。

编:可是学校有硬性要求说一定要在UN实习吗?

April:没有要求。

编:所以即便是学校要求实习,其实大家还是会比较向往去UN实习?

April:当然啊,你都会想要去大的国际组织啊,不会有人想要去没有名的,因为这毕竟是也是对你自己好。

编:一般的劳工在业界里工作、实习,最常担心的是当他们被欺负,被压榨,可能碰到些什么性骚扰之类的等等,一些不合理的事情……

April:嗯,这些在联合国都会发生。当时有同学去联合国实习,然后他们就抱怨,要帮他们写很多报告,做的跟就是几乎是正职的工作。我记得也有朋友抱怨过,他们做的工作就是有点愚蠢的工作,好像请他们对照什么东西、有很长的文章要你看,请你帮他们撰写东西这样子。

至于性骚扰那个,我是没有听过,但是我有类似的经验,只不过还不到性骚扰。我去参加活动认识一个外交官。在大家吃东西、跳舞的时候,那个外交官喝醉了。那个男的他已经六十几岁。他看到我后就过来然说:“我刚刚有跟你打招呼,你都没有回我”,然后他就请我去跳舞。

那时候他跟我讲话就是靠得很近,还称赞说觉得我长得很漂亮、英文讲得很好,为什么又会法文等等。那时候的不感觉算是性骚扰,但就是觉得太过于友善了。虽然我有跟他保持联络,但我有讲清楚,说我是不敢这样的。毕竟他已经六十几岁,而且他的小孩都比我大。

另一方面是他的私人背景非常复杂。他跟第一任太太结婚的时候大概三四十岁,就跟一个大陆的大学女生有婚外情,有点像包养,就是会买很贵的东西给她。他会找我是因为他喜欢亚洲女生,尤其是会讲中文的人,因为他会说中文。

他就有说可以帮忙申请IAEA的实习。其实他真的有帮忙,我要申请什么职位都会把动机信给他看,他也都会帮我修改。他也有带我去很贵的餐厅吃饭,送我很多从UN免税店买来的礼物。

他有送我香水,而且花钱不手软。他不是一次送一个,譬如说有一次他送我真的很多东西,我有一点吓到。有一天好像我们在讨论香水,他问我喜欢什么样的香水,我就说:“我朋友有喷Chloe。”他有让我喷一下,我觉得很好闻,结果他就在下次见面的时候买了一大罐Chloe,又送了一个Chanel的香水,还有送很贵的兰蔻睫毛膏,又送我巧克力,但也一直邀我去他家。他那时候已经离婚,但还是有一个比他年轻很多的女朋友,好像才三十七岁。

如果我有跟他怎么样的话,或许今天就不是在这里工作,这是我自己的揣测,因为他曾暗示我他以前与实习生或者是同事怎么样过。

编:所以这个人就是一个仗着自己有联合国正职员工身份,然后拿联合国的资源,还有他自己地位去换取他想要的私人利益。

April:对,可是他不是最坏的,因为我跟他单独相处时,像去吃饭什么的,他只是对我很好,但没有强迫我做过任何我不想做的事,譬如要亲我之类的都没有。就只是照顾而已。

我有跟在联合国工作的一个顾问我朋友谈过这件事情(顾问本身也非联合国正职),他也跟我讲说他在联合国的老板,虽然也是结婚了,但也有约她出去吃饭、称赞她很漂亮,传简讯给她等。

编:那如果碰到比较不好的待遇的话,为什么会想继续做下去?而非离开?

April:我觉得就算是遇到不好的,也会想要继续做下去,就是为了联合国这个名字、为了可以拿到他们的推荐函,或是看可不可以转正职,而可能学校的也要求学生实习经验等。

编:那以您第一份工作经验跟现在这个新工作,来看待以前实习的经验……

April:我第一份工作经验就是非常不好,其实大家都觉得在国外工作,老板会很尊重你,下班也不会找你,也不会找你加班,但我都碰到了。我第一份工作就是,首先我第一份薪水非常低,加上德国扣税很重,那时我扣税前的薪水是1375欧元,税后我剩下1000块,但1000欧在柏林很难生活。

就算柏林比其他地区,像法兰克福那样的城市,还要便宜多,但是房租也是越来越高,我那时候的房租就要470,也就是一半的薪水都拿去缴房租了。再来是老板的个性很急,我才刚进去的前几天,不小心重写他的档案,他就生气大叫:“oh fuck it”之类的。他也不算是骂我,就是生气,但他的眼神很可怕。

因为我朋友在那边工作,他也都警告过我很多情况,象是他们从来还没有辞退任何人,都是大家自己走的,甚至有些人才来两个礼拜就走了,但他说:“如果你需要一个工作跟钱,那你就来。”那时候我没有任何选择,就去了。

我记得我第一天上班是礼拜五,下午五点才开始,晚上十点才走。礼拜六也被叫去上班。但其实这在德国是违法的,否则你就是要给人家加给,像之前在亚马逊打工,他们礼拜六礼拜天也会急需人,那种薪水就会比平常高一些,但我第一份工作的老板没有,甚至连十月三号的德国国庆节,他们也把我们抓去工作半天。

那次是违法的,国定假日是不可以工作的。那时我也是忍了半年,直到找到新工作才离开。因为你离职就没钱也没保险,所以必须忍耐。

编:从您第一份工作跟第二份工作的应征与做事经验来看,UN的推荐信有任何帮助嘛?

April:没有,没有帮助。因为是完全不同的行业、是另外一个领域的,所以完全没帮助。

编:那实习的经验本身也没有什么帮助吗?

April:实习经验没有帮助,因为那是完完全全不同的领域。

编:那这个样子来说,UN里面大部分的正式职缺,对外开放的一定不会招满,因为未来还要进来很多实习生?

April:不会,正职一定是少的,实习生一定是一堆,因为那是免钱的。

编:所以大部份的人虽然可能知道,UN是一个成就梦想工作的地方,可是他拿到那个实习之后,跟他未来就业的关系其实很可能不太有关系。

April:除非他选在同一个领域。像我觉得台湾人就是非常难,你又不是欧洲的公民,别说联合国,连欧盟里很多东西你根本就不能做。

像我申请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我忘记他们有没有支薪,但是我记得有一件让我非常生气的事情是,他们说不帮你办签证、工作证。我那时申请要去伦敦的总部,他们都说如果你没有工作证的话就不要投,他们不考虑没有身份的人。

编:可是如果您再跑到突尼西亚,然后又是没有钱的话,要怎么活下去?

April:其实那时候我决定,如果他给我这个无薪实习,我也会去。因为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但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我不可以,甚至其他不如我的人就可以?那个大陆女生,她都已经在纽约的联合国做有支薪的实习一阵子了。

那时候我跟我的朋友们讨论整个状况,他们甚至也愿意借我钱让我去突尼西亚实习。但是我查了一下签证问题,到海关会被驳回。

编:那您自己观察实习这件事情,现在在欧洲或是美国,对于求职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吗?

April:绝对是非常重要,我记得我看过一篇好像是经济学人的文章,它写说现在是一个实习的世代,尤其是在法国也一样。因为找不到工作,就算你是非常符合资格的人,甚至是过于符合资格的人,即便是实习了一年,第一份工作仍然非常难找。我在法国的一个大报上读到过,说法国年轻人找第一份工作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甚至是做很屈就的工作。

而且私人产业实习转正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像我现在公司他们就是用很多储备员工(trainee)。储员又跟实习生不一样,他们的薪水会比实习生高,但他们又不是正职。只是之后也有可能会被转正职,这在德国还蛮流行的。

大型的私人产业,像Vodafone、Daimler汽车公司(拥有奔驰的公司)、飞利浦等,他们都会有一个储员计划,他们只要找毕业生,还限定你工作经验不能超过多久,因为可能怕你已经被洗脑,他们想要没什么经验的年轻人。

用两年的储员计划培养你,像Vodafone 的储员计划就是他让你去别国家的Vodafone。譬如,你可以去英国交换半年,你可以选三个部门,每三个月转换一个部门,两年后你就变成正职,拿无限期合约。

编:所以储员们是有很大机会,或者是有保证他们一定会转正职?

April:你假如是那个储员的话,你就会被转正职。大型的企业真的是有一个非常完整的储员计划,像我刚才说的Vodafone跟Daimler,他们的计划就是非常完整,他们栽培你、教你,然后又送你去他们不同国家的分公司。只要你中途不要出什么差错,就会转正职。

编:我觉得很吊诡的是,他有正职人员但又要招储员,招了储员还不够,还要再找实习,您自己怎么看这种现象呢?

April:实习生都是做小事。我觉得他们找储员是想要栽培自己的人,不要外面来的。因为像另外一个瑞典朋友在能源产业工作,他的储员计划就有写说你工作经验不能超过多长,因为他们要自己捏塑他们自己想要的人,自己栽培他们想要的人,他们不想要已经经过外面洗脑的人。

编:也就是打杂、文书或者是泡咖啡那种本来以前可能也是一个正职的职位,可能是顾个杂工,可是现在却变成找实习人员来做。

April:虽然私人部门一定会给实习支薪,但实习更便宜,对不对?而且有那个需求。因为很多学生也许需要这个实习的经验,可能是来自学校的要求,或者他自己个人觉得需要实习。

再来德国还有另外一个制度叫work student。这种工作方式是,譬如学生不是每天都有课,没课的时候你就可以去私人企业做当work student。可能一个礼拜,别人正职的是做40小时,你就工作20小时。这个也算是类似实习的一种,但是他就是叫work student。

(作者:April、欧阳巽 王咻咻  来源:跨越志  责任编辑:霍青桐)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