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破土时评

开脑洞:郭总不该把机器人引进富士康的五大理由

【破土编者按】富士康用机器人取代工人的说法沸沸扬扬。当然啦,从获取利润的角度考虑:哪个便宜用哪个嘛!工人的生死?关我啥事~但是完全启用机器人,真的“更便宜、更高效、对资本家更有利”?我们不能仅仅从工人的角度,也要站在郭总的立场上想一想。但是,越开脑洞越发现……其实用机器人对郭总也有弊端呀!我们暂且列上五条,大家看看这被资本利用的人工智能,真的是造福社会吗?

来源:破土首发

作者:胖头陀 

 

(图片来源:GEEKPARK)

近日,据《南华早报》报道,江苏昆山市政府宣传部称富士康在生产线上投入机器人技术,令富士康昆山工厂的员工人数从 11 万减少到 5 万。同时还有 600 家昆山市制造业公司会效仿富士康,加快人工智能机器人在生产线的投入。这篇报道在国内外媒体上引起了潮水般的转发。

机器不会跳楼,不需要安装防跳楼自杀网。机器不会要求罢工,不会嗷嗷叫着要加工资。机器不会企图组建工会,不会跟管理层对着干。机器不需要再生产,不需要繁衍后代,不需要福利保险……对于坊间有人质疑富士康是用机器人新闻来掩盖因订单问题大量辞退工人的现实,简直是无理取闹。

就连马克思爷爷也曾经承认了机器对于工人的威胁。:“在英国,罢工常常引起某种机器的发明和应用。机器可以说是资本家用来对付熟练工人反抗的武器。现代工业中一个最重大的发明——自动纺纱机击溃了进行反抗的纺纱工人。即使说同盟和罢工的结果只是引起机械天才的竭力反对,它们对工业的发展也是有巨大影响的。”

机器生产是不足够的,对人工依赖程度仍然比较高。精密仪器的加工需要更加自动智能的机器人。于是,郭总早在2006年就开始了富士康的百万机器人计划。

“在深圳观澜的富士康iPhone5生产线上,FOXBOT运作在成行结队的数控机床之间。

在昆山的富士康工厂,FOXBOT对iPad后盖做打磨的工作,但喷漆和点胶等工位,仍需其它品牌工业机器人的帮助。

在郑州,曾经被质疑工作环境恶劣的富士康金属加工厂,经历工人骚动等事件以后,FOXBOT正被加紧推进到生产线上。

在越南北江,富士康工厂也在内部宣布,即将引入FOXBOT。……”

——《21世纪商业评论》

“机器手之后,这些工人去哪里了?”这个沉重的问题,似乎不属于富士康的责任范围之内。比起失业率,更高的生产效率和更低的人工成本显然更具有“时代进步”的意义,技术和资本的盛大联姻中,劳动力不过像被邀请出席婚礼的前任,几乎可以被随意羞辱。郭总的如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地响,还扬眉吐气——“你们不是说工人在咱厂里工作像机器人像螺丝钉没有人的尊严吗?好,现在我把真的机器人拿过来用了。看你们还有啥说的。”(模仿郭总内心OS)不得不说,郭总英明,除了从提高生产效率的角度来考虑,用屁股都可以想出来用机器代替人的好处。

有见及此,富士康自动化机器人事业处总经理戴家鹏在去年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富士康工厂引入的机器人,大约有80%—90%为富士康研发生产。富士康机器人统称为FOXBOT,涵盖了当前机器人市场上的主要型号,富士康还研发展出过包括刀削面“厨娘”等双臂机器人。

但是,笔者对于郭总以及其他资本家仍在大力投入金钱研发取代工人的生产机器、机器手乃至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发展策略感到深深地担忧,冒天下之大不韪,特此向郭总们提出五大反对用机器代替工人的理由。

理由一:机器人分分钟比郭总有“良心”,郭总可能被FOXBOT反杀

还记得《I,Robot》(《机械公敌》)的剧情吗?整部影片里面,真正的幕后操纵者不是大量开发智能机器人、总部位于芝加哥的USR公司,而是他们创造的名为“维奇”的中央控制系统。正是“她”利用中央控制系统囚禁了发明者朗宁博士并对全国的机器人进行遥控。“她”认为人类正在危害自身的安全,国家发动战争,人类摧残地球,必导致人类灭亡。而机器人则必须拯救人类,以保证人类的持续存在发展,因此通过遥控程序来实施“保护人类计划”。郭总作为跨国资本家的代表,经常选择和公平正义站在对立面,万一以后FOXBOT升级成为一个中央控制系统,摸清了郭总们的心思,或者发现人类将会被过渡的消费主义带来的各种问题而遭遇灭顶之灾,真难保会不会变成现实版的“维奇”哟。港真,FOXBOT如果一直进化下去,会让郭总一脸懵逼——毕竟,机器的“良心”分分钟会埋葬资本的成(tan)功(lan)。

理由二:FOXBOT更容易通过联网形成“集体”,行动一致(团结),如果捣乱可不是开玩笑的

机器用人工智能集体反扑人类,虽然已经是科技电影里面被用烂的剧情,但仍应该引起郭总们高度警惕。例如今年这部在豆瓣得分不算高的《杀戮指令》。电影一开始,人和机器的共存还是比较和谐的,机器人也都各安天命,干的都是3D(Dirty, Danger, Dull)的活儿。重力活,像这样↓

在模拟战场里面,被当做靶子,像这样↓

但是后来某垄断型科技公司让生化人女程序员(主角之一)开发了战斗机器人SAR,号称可以学习(study)、分析(analyze)、重新编码(Reprogram),以代替人类上战场。套路,都是套路——SAR机器人因为不满足已有的模拟训练,为了增强自身能力,其中的创造者机器人(maker)统一控制所有SAR机器人,把人类士兵当成了肉靶子,几乎让包括开发者女程序员在内的小分队团灭。像这样↓

等到FOXBOT们也进化成这样,“团结”起来翻脸不认人的时候,不知道郭总们会不会怀念那些进入厂房前就要上交所有电子产品,上班时间绝对不玩手机无需网络的工人?会不会怀念那些被工厂劳动体制和宿舍体制高度原子化,轻易不能联接起来的工人?怀念那些能够被轻易打压的,妄想代替工人集体发声的积极分子们?

理由三:机器的操作需要更多技术人才,听说技术工人的议价能力比一线普工要高!

大量使用机器人,容易造成技术的物化,但是技术并非本来就在那里的,这些机器手或者将来的机器人多少仍然要依靠人工劳动力来操控和维修,意味着郭总要聘请更多“素质”更高的工人。虽然咱们企业总有办法把劳动力外包,但是,一旦咱们富士康为了转型成为研究开发为主的企业而聘请太多高技术工人,后者对于劳动待遇的议价能力也高压,不好对付,后果真是堪忧呀!《苹果背后的生与死》一书里面就写道,“工人尤其是高技术工人,也获得了一定程度的议价能力,即使在中国存在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仍然表现得非常明显。……这些年轻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人,对工作有着远高于第一代农民工的期待。他们渴望提升技能、工资和享受全面的福利,并拥有他们居住的城镇和城市的各项公民权利。……”在此基础上再想想前几年的南海,真替郭总们担忧呀。

理由四:失业率上来了,郭总在地方政府面前还呆得住吗?

目前,对机器人领域的公共投资乐此不彼。以广东省政府为例,计划在2018年之前将投入人民币9430亿元,在机器人取代工人劳动力的项目上。广州、深圳和东莞等城市,已分别向机器人生产商和组装制造商发放了2亿至5亿元的年度补贴。是的,是的,就连这次富士康用机器人代替6万工人的新闻,也是昆山市政府宣传部发的消息。可是,往后失业率要是真上去了,造成一定社会问题的时候,恐怕这天就要变脸了。要知道,发生十三连跳丑闻的时候、工伤工人得不到赔偿的时候、故意让工人放假逼工人自离逃避赔偿的时候,咱们郭总虽然面子大能力强,但多少还是受到了一些照顾。如果不是看在GDP和就业率的面子上,恐怕郭总也还不能像现在这样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要是往后大规模使用机器人,导致失业率大幅上涨,那让有关部门的同事们很难交差的呀。

理由五:机器人不像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职校学生工,遇上淡季还得贴钱保养,占用厂房面积!

郭总们,大量引入机器人的时候,你们还记得大明湖畔跟你们签订过实习协议的职业学校的校长们吗?这可是动了别人一块大大的奶酪呀。就算咱们不讲感情,做一个纯粹理性人,只考虑自己的利益,那也得想想,要是苹果、三星像这两年一样继续减少订单,这些机器人也一样无所事事。不过,机器人可不像学生工那么好糊弄,买回来还得好生伺候着,不开机也烧钱的呀。潘毅等人撰写的《职业教育:难以出彩的学生制造》一文,就是这么写的:“富士康的学生工不仅成本低,而且是一次性的,他们只为响应公司紧急订单的要求,派往任何急需劳动力的地方。例如在2012年9月iPhone5进入生产高峰的时候,沿海江苏省淮安市的学生,就被富士康以实习生的名义送上了数据装配线,包括晚班和加班。 与正式员工不同,辞退学生工不需要任何赔偿或提前30天通知,这又压缩了成本,同时最大地提升了公司的灵活性,以应对订单起伏大的需求。”反倒是这些机器人,弄回来就是厂里的固定资产,还是得讲究投入产出的嘛,哪像学生工一样好压榨!

所以呀,郭总,咱们还是憋整这些机器人啦!

(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责任编辑:柳焱    图片编辑:Negation.N)

About the author

胖头陀

胖头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