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 见微知著

谁动了我的少女心

作者:默茉

来源:破土首发

【破土编者按】过去我们说“少女情怀总是诗”,今天开始流行起“少女情怀总是撕”。少女是什么?如何做一个少女?关于少女意向总是随着历史不断变化。今天,当我们谈少女心的时候,我们在谈什么,可以怎么谈?

网上一搜索少女心,蹦出来的词都是粉红、梦幻、星座、浪漫、卖萌、壁咚,跳出来的图都是美少女战士、蛋糕裙、毛绒熊、柔软卷曲的长发。

一提到少女心,你想起来的是谁,是朋友圈那几位喜欢发“今天又跟涵涵出来春游”“猫咪超可爱哦,开心ing”配图是萌萌哒小熊或一杯卡布奇诺附带晕染的滤镜效果的妹子?还是同寝室里那个钟情粉色衬衫的上铺男生?

别人说你有少女心时,你的反应是羞耻逃避还是坦承快乐?

不要急着回答,让我给你讲两个人的故事。

我有一个朋友,在香港学物理的男生,最钟爱的就是他那只毛绒玩具老鼠,爱到喊它儿子,抱着它的时候他笑得都是那么开心。一只毛绒玩具老鼠跟随他香港宁波到处奔波,过几个月他还要带到北京,他总说他是一个有少女心的男生,我总是狠狠点头。

我妈妈,现在快五十岁了,那天开车路过一个楼盘名字叫凤凰城,她突然就激动地说:“这三个字好有画面感啊,像一个被龙抓来的公主住的地方,那个公主一定在等她的王子来拯救她,她一定在沉睡,好唯美。”三个字被她脑补出了一个美好的童话故事,她说她哪里都老了,唯有少女心不老,我也狠狠点头。

少女心啊,不分男女,不分年龄。

少女心在社会舆论里往往与玛丽苏和消费文化捆绑,因而引起大众对少女情怀的一定抵触和不屑。默克罗比对英国的流行杂志《杰姬》进行研究便发现,杂志中那种“无特点、友好、开朗、爱寻开心的普通女孩”,或许“稍稍有点低能或心不在焉”,却往往“因平凡而特别,不用她去激发什么,事情就会在她身上发生”。这种神一般的人物设定与撞到总裁然后成功引起他的注意然后谈一场恋爱打败一群富家千金成为总裁夫人的天朝玛丽苏情节如出一辙。随着女性意识的觉醒,这种玛丽苏博取到的认同感越来越狭窄,使得一大群新时代女性急不可耐的与其撇清关系,少女心也被认为是玛丽苏和个人浪漫主义的附庸而被打入冷宫。

实际上少女情怀从一开始便具有着挣脱阶级束缚的色彩,是一颗植根于进步叛逆土壤的种子。20世纪70年代,随着少女文化和经济的发展,工人阶级女孩在价值观上已经与其父母有所分歧,她们知道她们的母亲“过着毫无热情、令人厌倦的生活”,不愿完全重复母亲们的经历。对讨好男人的女性气质的怀疑和对成为成人世界里对成功女性的单一标准的拒绝使她们选择在内心里划定出一定区域营造属于自己的“幸福浪漫”,比如幻想未来丈夫可以带自己出去而非一味要求自己在家照料孩子,设想自己可以在生育孩子后仍可以与女性朋友出来玩耍叙旧,简单概括就是,在有面包的基础上有玫瑰。抛去外在的标签和捆绑,少女心是一种坚守,在外界各种施压下仍要留下心里一朵玫瑰的坚守。

随着社会发展和性别平等的推进,越来越多的少女相信自己未来可以赚到面包养活自己,不再需要依附于男性的主导地位来保障生活,于是对玫瑰的信念更加不愿意放弃,这种对童真的执着和对爱情的不苟且因其普世性而具备了跨性别的传播性,少女心不再是女性的专属,许多男性也开始认可承认。

每个女孩心里都有一个梦想,梦想着“我的意中人会踩着七彩云霞来迎娶我”,而不是在爸妈的介绍下跟“人还不错的同事的儿子”处处;每个男孩心里都有一个梦想,梦想着“下个转角我的百分百女孩会出现,她会美得让我义无反顾”,而不是快到年纪了在父母的催促下找个“差不多”的姑娘领证。无论男孩女孩,都爱年少时天边烧起来的火烧云和偶遇的浪漫,都喜欢璀璨的星空和暗恋的人的转身微笑,都珍惜收集的玩具和一起闯荡相处的友谊。

所谓少年心少女心,都是同一种情怀,就像爸爸要让你把心爱的东西让给弟弟时含着眼泪摇头说的那句不要。生活是城府最深的慈善家,用最细的刀子切割少年的梦想,扰乱少女的心事,但总有一些东西需要去抗争去保护,少女心便是让人敢于说不的底气:我不要人还不错的老张,不要女孩子就该放弃工作的伟大牺牲,不要男儿有泪不轻弹的Man box,不要长大了就要变得世故圆滑的定律,不要那个还不错的女生,不要差不多的苟且和凑合着的得过且过。

我要的是:

在没有名贵的裙子的时候,穿干净整洁的白裙子去跳舞;在没有人陪的时候,去读书写字,去看花草自然;在跌倒流泪过很多次后,仍然保持对这个世界完整的爱意,热烈的拥抱每一片完整的善意,明知生活不是灰姑娘的水晶鞋,不是机器猫的百宝箱,却依旧像青春的少女一样会为了一杯香甜可口的奶茶而感到幸福的少女心。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责任编辑:黄亚铃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