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破土时评

你的注意力被卖喽!

来源:破土原创

作者:lida

东方欲晓,你睡眼惺忪,使劲儿抠开眼睛,拿起手机,刷一遍朋友圈,逛一圈热搜榜,然后开始了“元气满满”的一天;地铁上,新闻客户端依次“批阅”,感受世间百态,纵览天下变化;一天鏖战,跟同事从杨幂疑似“离婚”扯到李易峰车祸;晚上回到“寝宫”,看两眼电视,刷N次手机,直到筋疲力尽。看起来,数字时代的你自由独立,世界动态、生活变化尽在掌控之中,殊不知,每一刻,你都在将自己的注意力贱卖,甚至你都意识不到你的注意力到底有多值钱!

(图片来源:王king)

曾经,党报摊派订阅,电视台只有一家,人民群众文化生活贫瘠,只能“天涯共此报”或者“天涯共此台”;从广电“四级办台”政策开始实施,电视频道数量瞬间突飞猛进;到网络时代的到来,人们的媒介选择更加丰富,无穷无尽的网站、社交媒体信息喷薄汹涌。霎时间,读报纸的人、看电视的人、上网的人突然有了一个高级的称呼,用户。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似乎突然“黄袍加身”、“自带光环”、地位骤然提升。

可是,“大众”真的已经变成主角了么?“受众注意力”真的已经开始被尊重了么?非也非也。正像部分男性尽管在谈恋爱时会对女生百依百顺,但其实内心掩藏的龌龊都会在获得对方之后尽显无疑。相似的,看起来内容生产者在注意力市场的争夺上你死我活,但其终极目的大多并不单纯。

“注意力市场”上基本不存在一次性买卖。正如商业作家达文波特和贝克的话:我们没有注意力交易所。媒体盈利的奥秘全在媒介经营的专业术语—“二次售卖”。媒体通过内容生产吸引受众,即获得注意力,继而将注意力卖给广告商。而除了经营的目的之外,部分政权会通过“春风化雨”的手法制作“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 的媒介内容,继而教育民众,向公众灌输思想;部分政权会通过知识的普及来启蒙大众;当然也有政权会携带所谓的“普世价值”,通过风靡世界的“流行文化”侵占他国文化实现“和平演变;当然,于市场而言,盈利无疑是商业体系的终极目的。

对注意力市场上的受众而言,媒体生产价值,用户消费价值,继而用户注意力被贩卖,广告商盈利意图、政权的政治意图实现。归根结底,在承认媒体价值的前提下,用户成了被“宰割”的对象,“用户注意力”成了这个买卖过程的“货币”。当然啦,人因为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感总需要信息,人因为社会压力、社会关系矛盾总需要娱乐,于是注意力总会主动流行媒介内容,继而媒介内容的价值得以实现。但必须承认:你的注意力被卖喽。

数字媒体时代的带来无疑加剧了注意力市场的竞争。社交媒体成了内容集散地,每一个微信公众号都成了值得被尊重的“媒体”,他们生产的娱乐八卦可能腥膻有趣多了,他们发出的评论感情汹涌浓厚多了。如此来看,注意力的竞争确实加剧,零和竞争的特质也毋庸置疑。

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突然你就被尊重了,毕竟你的注意力更有价值了。

既然你的注意力要被贩卖,自然要被描绘地五光十色,美丽动人。

于是,从发行量到票房,从视听率到点击率,从微博话题量到百度指数,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总有统计数据试图注意力量化,继而分批打包卖个好价钱。

但是,不管是为“盈利”还是为“洗脑”,目的不纯洁,手段也不会高明。从发行量开始,所有试图量化“注意力”的统计数据都有造假的嫌疑,大多也有实际造假的案例。以微博热搜榜为例,曾经这是一个聚集公共注意力的公共领域,现如今,这里已经只剩风花雪月,歌舞升平。微博热搜榜已经变成一个真假混迹的地方。一分为二来看,假如热搜结果都是真的,说明我们确实身处泛娱乐化时代,公共事务吸引不了我们的注意力,只有明星八卦,离婚车祸才能勾起我们的关注欲望;如果热搜榜是假的,这也不难理解,这不过是某些品牌,部分娱乐明星购买注意力的手段之一,借助注意力,他们可以实现品牌呈现和价值增值。所谓的媒体测量数据不过是给“注意力贩卖”提供一个统一货币。

到了数字媒体时代,我们的搜索行为开始被记录,我们的购买行为开始被分析,我们的各种上网内容开始被抓取。这一切都有一个充满魅惑性的名字—大数据。“大数据时代”已经成为无数人口头语、书面语的前缀,似乎不扯“大数据”就要落伍于时代。

所谓的大数据异于传统的统计分析、假设验证;大数据在于相关关系,而不纠结因果,大数据可以预测未来,可以发现奥秘。在“注意力市场”领域,大数据可以记录用户的注意力变化路径继而勾勒出人物画像等等,现实中的广告定制、定制弹窗、个性化新闻定制无不是依据这一原理。数字时代,对注意力的描述无疑更加便捷。但其是精准还是粗糙,是智慧还是愚蠢依旧见仁见智。对注意力的描述总是趋向于将人简单化,这绝对也会导致数据的简单化和片面化,继而加剧对“注意力市场”的模糊认知与理解。所谓的精准投放真的都精准,今日头条的推荐你是否都真的喜欢,我不敢苟同。但人类向来擅长讲故事和“忽悠”,更具“魅力”的媒体测量数量仍会纷至沓来。

技术乐观主义者期待着互联网带来自由、平等、公正。然而,现实骨感,到了数字媒体时代,即使注意力都存在歧视现象。

我们总在讨论媒体内容无限,人的注意力有限。正因如此,注意力市场的的竞争才显得有讨论意义。只是,固有受众的“注意力”不够用了,那能不能拓展一下受众呢。很遗憾,该拓展的受众,政府与媒体都已经拓展了。所有的秘密都藏在“该”上。

前些天听某新兴新闻客户端CEO的讲座,他说:XX客户端服务的是中国的中产阶级。我很遗憾没有现场发问:如何定义“中产阶级”,XX客户端是否考虑过服务“无产阶级”?无独有偶,前些天去北大听“传略传播与公共外交”论坛,其间,国际广播电台的一个副总编辑说,美国在阿拉伯世界开通了一个广播频率,很长一段时间只放欧美流行音乐,在吸引了足够的阿拉伯听众之后,这个频率开始每天播放时间不长的新闻。当然这个频率都是政府投入。论坛结束之后,我也开了个脑洞:自带光环的美国会不会在最贫穷的非洲开通一个频率。开完脑洞我自己都笑了。我知道不会。

通过以上两个案例我想总结的就是一个问题,因果相通,怀揣着政治目的关注“注意力市场”的人,哪里有反抗、哪里有舆论,他们就会关注哪里。所以美国会在乎中东而抛弃非洲;而怀揣着经济目的关注“注意力市场”的人则更简单粗暴,谁有钱关注谁,穷人的注意力好像不太值钱。

所以,平等是幻想,歧视是常态。

可是,这就是一个癫狂的时代。即使自己被卖了,也会乐呵呵地数钱。

鹿晗的“粉丝”会一如既往的支持演唱会,收看所有相关的电视网络节目,购买其所有代言及衍生产品,参加所有的粉丝见面会;湖南卫视的“粉丝”依旧会全身心关注这一平台,贴吧分析收视率,微博刷出话题度,兢兢业业,乐此不疲。一个范冰冰,坐在家里,不生产任何价值,就可以估值过亿,为什么呢?因为她有足够的注意力。

总而言之,“注意力市场”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市场,注意力在市场基本不会被买卖,注意力反倒像“警犬”一样会主动搜索“特定的气味”。在内容生产者获得注意力之后,该洗脑的洗脑,该挣钱的挣钱。被尊为用户的我们可以爱我所爱,想我所想,但至少也要头脑清醒,不要给我们本就虚幻的社会创造套多泡沫。

(作者Lida,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破土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江下村。  图片编辑:Negation.N)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