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破土时评

美国公共教育的堕落:从促进阶层流动到强化阶级差别

作者: Nancy Hanover

翻译:丁婧

来源:破土首发

【破土编者按】又是一年高考季,国内关于高考和教育制度的讨论又掀起一轮热潮。“知识改变命运”是很多老一辈中国人信奉的信条,但是这个信条在如今的中国和世界还能不能成立?这篇关于美国公共教育的文章,可以让我们看到本来以促进阶层流动的公共教育,如何变成了阶级再生产和进一步分化的手段。而国内自90年代以来的教育改革,基本上也是按照同样的路径来走的。

图片来源:网络



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美国的教育政策一直受到批评。在过去的七年半的时间里,美国持续缩减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学校教育经费,这比美国历史上的任何时期缩减的经费都要多。

减少教育经费已经成为美国的政策。美国政府一方面声称没有资金来改善学校教育和雇佣更多的老师,另一方面为了升级无休止的海外战争,在军事和情报方面投入大量资金。

我们正目睹由统治精英发动的公众教育战争。大量的资金从教育系统流出,美术、音乐、外语和体育已经成为奢侈品,最新的教科书甚至于合格的教师正在消失。体育等课外活动成为家庭需要向公立学校所付的各种五花八门的费用中的一种。

利润丰厚的以营利为目的“网络”学校不断扩散,孩子们在家里通过电脑接受教育。公立大学的经费不足,日益拥挤,对那些选择读大学的人来说必须用终生劳动来偿还因大学教育而背负的债务。

与之相对应的是社会不平等的不断升级,一度被吹捧为可以促进阶层流动的公共教育已经成为一个公开的以阶级为基础的系统。

白宫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金融精英及其政治代言人,国家和地方的立法机构都以2008年以来的经济危机为借口,大幅缩减了包括教育在内的社会公共服务的资金。除了资助海外军事侵略外,他们提高了工人阶级的教育费用,却大规模降低了富人及营利性部门的赋税。与此同时,金融贵族不断掠夺社会财富,华尔街金融精英,公司所有者和高管们的薪酬纷纷达到历史高点。

教师工会——美国教师联盟(AFT),全国教育协会(NEA)及其国家和地方分支机构支持并资助了此次活动。从工会会费转移数以亿计的美元来支持奥巴马和他可能的接班人希拉里·克林顿。

美国教师联盟在2008年和2012年都支持奥巴马,也是第一个公开支持克林顿的组织。全国教育协会也同样抛出了数千万美元支持克林顿,她在上世纪90年代作为第一夫人支持丈夫“学校的选择”的右翼政策,这一政策为公立学校的扩张铺平了道路。

2012年和2016年在芝加哥,美国教师联盟和全国教育协会扬言要挑战现状,2016年底特律教师罢工时试图改变或者停止抗议,这两个协会总是背叛斗争。工会为了维护其既得利益和合法性将失去底线,比如在教育“改革”中渴望和资本政客们保持伙伴关系,支持其战争政策和国家主义。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最终的结果是公共教育在全国范围内被颠覆。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基础教育阶段入学的学生人数增加了,相反校工却净减少了30万。美国各州每年对公立学校的学生削减1000美元的教育经费已成为惯例。北卡罗莱纳州和佛罗里达州已经颁布对每个学生的教育投入从超过 10,000美元降低至约7,000美元。

奥巴马签署的“力争上游(RTTT)”的教育方针,继续并大大强化了布什的“不让一个儿童落伍”法令,支持政府特许学校和教育经济的政策。该法案由布什和自由民主党的爱德华·肯尼迪共同提出。特许学校主要由以营利为目的的管理公司运行,由于联邦政府“力争上游”法案的竞争需求而迅速增加。联邦政府以通过竞争得到资金支持为手段,迫使学区之间的相互竞争来得到已经不断削减的国家预算,从而实施私有化政策。与此同时,对冲基金经理和私人投资者迅速投入教育服务和高风险的测试市场。

到2012年,50个州中有42个通过立法批准了特许学校,很多学校允许没有教师资格证或仅有“其他认证”的人担任教师。一般来说,这些新教师待遇很低,没有编制,医疗和养老福利也低于其他教师。到2012年,特许学校的学生人数已经比2007年增加了一倍。

新奥尔良是第一个完全实施特许学校的城市,底特律现在也面临着同样的威胁。洛杉矶特许学校最多,有10万名学生在特许学校上学,每年从公立学校的预算中分流5亿美元。其次是纽约和费城。克利夫兰39%的学生在特许学校上学,托莱多达到29%。这些城市和其他几十个美国城市共同构成了传统和特许教育体系。

迫于“力争上游”政策的压力,美国不仅制定法律修正案,使创办特许学校更容易,而且在许多情况下,他们对各区特许学校提供资金来减少其运营成本。

在宾夕法尼亚州,地方学区必须拿出一部分资金来支持特许学校,这导致了费城和切斯特学校濒临破产。尽管费城在2008年至2013之间赤字达70亿美元,但城市的特许学校却有1.17亿美元的盈余。2013到2014学年,区支付146亿美元的利息,结构性赤字总额超过5亿美元。自2012年,该区关闭了30多所学校,并减少了20%的工作人员。

教师工会不仅没有成功抵制盈利性特许学校的扩张性增长,其富有的工会官员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把特许学校“组织”起来,从而使其成为会费的缴纳者。

奥巴马最终教育政策的倡议——“每一个学生成功”法案,没有提及向传统的公立学校提供资金,反而将资金投入特许学校。奥巴马政府2016年的预算要求联邦政府对特许学校的资金投入增加50%,并获得两党的支持。

作为其推广特许学校的一部分,美国教育部门、联邦政府资助的美国公司已经与大企业集团一起向“教育为美国”(TFA)投入数亿美元。“教育为美国”既是受益者也是私有化的推动者。在“教育为美国”经营的学校里的学生,受到没取得教师资格证的教师的教育,这些教师教学相对业余,一般在工作一两年后离职。“教育为美国”模式已被成功地用于削弱教师的权利,待遇和养老金。

美国的公共教育系统一个方面减少了犯罪,但是全国各地数千所校舍存在安全隐患。底特律学校的不安全条件及学生铅管道中毒只是冰山一角。美国校舍平均已使用44年,其中许多校舍已经使用了88年了。最近的一项研究呼吁每年给实施基础教育的公立学校投入145亿美元来更新学校设施,而政府基本不会考虑这一数字。

2008年至2013年间,总共有38个州的小学和中学已削减37%的支出。例如内华达州削减了81%的支出。一些州,如密歇根州和其他11个州没有给与基础设施建设资金支持。此外,联邦政府对学校建设或维护不提供资金支持。这就要求财政困难的地方通过提高税收来支持学校建设。

令人愤慨的是,公立学校已日益成为慈善机构、“支持我”运动以及商业慈善活动的目标。

(作者Nancy Hanover,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破土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伍豪。)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