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破土时评

高考作文:把“精致利己主义”的城里人筛选出来

来源:破土首发

作者:左楠

【破土编者按】 在“去政治化”的文化背景之下,高考作文异化成为一个精致的、“给你满意答案”的舞台。社会责任的消弭,在精致利己主义的招魂中成为了一种文字游戏和玩世不恭现实智慧的体现。高考作文的命题越来越玄乎,越来越不知所云,而这后面,其越来越多的城里人、有钱人、“精致利己主义者”的好苗子被筛选进了高校、名校,成为进一步不平等的制造者。

每年的今天都是全民吐槽高考作文日。

当然,每次看到完全不知所云的高考作文题的时候,也逼得人不得不吐槽……

我们能够看到各种诡异的打开方式:

2015山东卷

网友评论:“亲,你真的知道肉豆就是扁豆吗?”

2015湖南卷

网友评论: “宝贝宝贝我是你的大树。”“爸爸去哪儿?”“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2014 上海卷

网友评论:你妈妈说你可以选择和哪个女的结婚,所以你是自由的;可是你又必须只能和女的结婚,所以你又是不自由的。

2014四川卷

网友评论:四川的高考作文首次为不扶摔倒的老人提供了理论依据:人,只有自己站起来,世界才属于你

然而,高考作文命题的脑洞看似越开越大,但是满分作文却越来越是一个样子——“总—分—总”三段式+古今中外思想家经典语录大聚会+“正能量”价值观。高考作文看似花里胡哨五花八门,但实际上也只有从这些神一般的题目中寻找到三观正确的鸡汤点,才能是高考作文拿高分的基石。于是,“满分作文”越来越比教科书还无聊,而充满叛逆精神的“零分作文”才是吸引人们关注的神器。

当然了,作为占语文分数40%,高考总分8%的作文,对于上大学、进重点大学,还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个作文命题越来越“放纵”和“自由”的时代,怎样的群体才能写出优质作文,或者说,作文筛选出的,都是什么人呢?

1、城里人、有钱人

近年来,材料或话题作文的故事,大多是城市故事:如2015年全国卷一“一位父亲在高速公路开车打电话,孩子报警对父亲进行教育”的材料,就有网友评论说“首先我爸得有辆车”,这个话题对于农村孩子来说几乎是陌生的。又如2014年重庆卷年轻人到波罗的海旅行租房的题目、2013年北京卷关于文学家们对手机的评论谈谈自己看法的题目,这种生活体验根本就是城市中高收入家庭的孩子才有的。

有学者曾把改革开放前后的高考作文体做对比分析。发现改革前的16个题目中除, “记一件新人新事”(1952) 、“我的报考志愿是怎样决定的”(1954) 、“我生活在幸福的年代里”(1956)、“我的母亲”(1957) 、“雨后” (1962)等题目没有明显的文化阶层取向外, 其他的题目则带一定的农村与城市文化偏向。如 1960 年的“我在劳动中受到了锻炼”, 1962 年的“说不怕鬼”, 1964 年的“读报有感——关于干菜的故事”, 1963 年的“‘五一’劳动节日记”等题目有利于农村学生写作。而1951年的“一年来我在课外努力地工作”, 1953年的“写一个你所熟悉的革命干部”, 1955 年的“我准备怎样做一个高等学校的学生”, 1965年的“给越南人民的一封信”等题目则有利于城市学生写作。在城市和农村的倾向上是大体平均的。

而改革开放后的50 题目中, 有 34 个作文题目( 占 68%) 有利于城市文化出身的学生,除了前文所罗列的近年题目,《赵人患鼠》(1979) 、“读《画蛋》有感”与“读《给青年一封信》有感”(1980) 、 “读漫画 《找水》有感”(1983) 、“近墨者是否 黑”(1991) , 这些题目的写作涉及文言基础、艺术修养,但观赏戏剧、听古典音乐、参观画展、阅读非职业性的书籍等, 接触这些文化资源的城市学生远远多于农村学生。如今,文化资源分配越来越不平等,这些文化欣赏,根本就是在填饱肚子之后的选择,看似平等的高考作文,却指向了这群家庭条件优渥的学生,这到底能筛选出什么人呢》

2、“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在高考作文材料和命题中,越来越鲜明地塑造出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例如2015年上海作文题“造就和谐自我”,2014年安徽卷“剧本修改谁说了算!”2013年湖南卷“我愿意”,都把“我”和“个体”摆在了至高无上的点上。

在文革前的 16 篇作文题目中, 关注自我的作文题目仅有 5 个(占 31%) 。如1951 年的“一年来我在课外努力地工作”,1954 年的“我的报考志愿是怎样决定的”, 1955年的“我准备怎样做一个高等学校的学生”,1956年的“我生活在幸福的年代里”, 1960 年的“我在劳动中受到了锻炼 ”。这些题目虽然是以“我”为中心的,突出的却是时代背景中“我”的选择,而不仅仅是脱离了社会的自我思辨。整个的命题方向,是一种对于“劳动人民”身份的塑造。

在 1977-1995 年的28个作文题目中, 除1977年的 《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里突出“我”之外, 其余作文题目则大多要求写“我”之外的人与物。但是, 从1996 年开始,给定材料、写作要求中逐步突出“我”作为主体的感受, 此间的22个题中有 16 个( 占 73%)。如 1996年的要求自己根据漫画的议论作文, 1997年的“乐于助人”或“悄悄走开”的做人问题议论, 1998 关于中学生的心理承受力问题, 2001 年的“诚信”中的做人问题, 2002 年的根据海员想象的联想作文和“心灵的选择”的话题作文, 2003年的寓言折射的人际关系问题, 2004 年的“相信自己与听取别人的意见”为话题和“遭遇挫折与放大痛苦”的话题作文, 2005 的“位置和价值”和“忘记和铭记”话题作文等。

看似,作文题目越来越多元,但实际而言,却越来越去政治化、越来越突出个体中心主义。这种高考作文命题的培养之下,学生们遇到问题先去感受自我,强化自我的体悟,放大自我的意义,再去思索他人、思索社会,是一个很自然的流程。也就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高考作文中拿到高分,进入名校。

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曾在某专题研讨会上提出:“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钱先生对教育中出现这种“精致利己主义者”的担忧和批判不可谓不深刻,然而他忽视了一点:并不是大学培养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是,在这样高考命题和面对高考的一整套培训底下,一些著名的大学成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集散地。

如今,对于高考背后的教育不平等的论述层出不穷。诚然,在教育商品化的市场浪潮中,只有有钱人、城市人,甚至是大城市人才能买到更好的教育、进入更好的大学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有人说不能因噎废食,因为备考的不平等就诟病高考本身,高考制度还是一个公平筛选的过程。但高考作文本身的方向已经注定了其不平等,也注定了筛选出来的这群学生,很可能继续制造不平等的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才是更可怕的。

我们呼唤着教育平等,但希望从高考命题开始!

(本文为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转发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柳焱)

About the author

左楠

左楠

破土独家撰稿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