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新生 民声

焚烧秸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农民?

【作者】秦红雨

【来源】破土首发

【破土编者按】一年一度的秸秆大战又开始了,为什么秸秆成为基层之痛,十多年来屡禁不止?是农民愚昧还是政府无能?相信这背后一定存在着更为深层的,且被我们忽视、或者是我们不愿意承认的原因。本文认为,当我们用“环境污染”来指责农民的时候,其实是让农民硬生生地承担了过度工业化和城市化本该接受的惩罚,这种巧妙的转嫁,是对农民更大的不公平。

(图片来源:burning man)

“芒种”刚刚过去,“双抢”如期而至。

在今天,“芒种”、“双抢”这两个词,对很多城里的孩子来说,是陌生的。蕴含其中的诗性,不见了;在太阳底下,在土地上挥洒汗水的辛劳与紧张也不见了。但,我的孩子却在这个初夏成为了“问题”孩子,因为岳父买了火车票,返回豫北的老家收麦子,孩子的接送成为我们家里的“大问题”。也就在前两天,我在豫中地区某县做公务员的同学,在微信上传了一组他们在田间地头“工作”的照片,标题是“一年一度的大战”又开始了。这场战争的“主角”,不是别的,就是岳父回家收割麦子留下的秸秆。

在城市生活的久了,感觉离农村、离故乡越来越远。而岳父每年相同时段回家收麦,又会把我拉回到关于故乡的记忆中。同样,每一年,关于各地“焚烧秸秆”的新闻也都会成为一些媒体的头条,“谁敢烧谁坐牢”、“哪家地里冒烟,公安就把你收监”、“上午烧秸秆,下午就住监”等雷人标语更是成为公众的谈资,至于不断炒作农民的“愚昧”“没文化”“缺乏环保意识”“给政府添乱”等一些固化印象,更是吸引着各地的目光。把这些问题放在一起,看似十分的自然,仔细的咂摸,在心底总感觉有哪些地方不对劲儿。

在晚上回家看电视的过程中,和岳父也聊起关于“焚烧”秸秆的话题,他说,现在焚烧秸秆的人少多了,一方面是因为我的同学和他的同事们每年这个时候,都精神高度紧张,盯着各地农民的一举一动,农民们怕被罚款乃至于被拘留,焚烧秸秆的人自然少了;另一个方面,是因为现在的大型收割机都配备有“轧杆机”,可以在收割的时候,就实现秸秆还田,让收割变得简单。岳父的观察不无道理,也倒出了部分农村实情。但如果把像我同学那样的公务员在夏收秋收时节的投入也算在一起的话,农村基层为此付出的行政成本又是十分的高昂,那是另外一个无法言说的基层之痛。

在谈话中,岳父也在哀叹,说现在种麦子不怎么挣钱,在整个麦子种植收割的过程中,各种各样的花费加在一起,种麦子显得非常的“不经济”:种一亩地麦子,耕地播种80左右,种子60元左右,浇地两次80元,施肥150元,农药喷洒两次60元,收割与秸秆还田80元,共计花费在510元左右。按照亩产1000斤,一斤麦子1.1元计算,农民们辛苦忙碌半年多,一亩地的净收入只有区区610元左右,这还不算农民的人工成本和一些因为天气原因的临时性支出。因此,如果从纯经济的角度去考虑,岳父从千里之外的城市回老家收麦子,就显然是一个十分不划算的“买卖”。但是,作为一个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农民来说,岳父每年回家收麦的举动,在我看来是十分的自然和合理。对他来说,这不仅是一次收麦的行为,更是他对故乡土地的依恋和守望,是一种城市和乡村情感的维系,很难简单用金钱来衡量。

对于像岳父那样的父老乡亲们来说,面对土地,简单用“禁止”来理解,岂非显得无比的简单和生硬? 对农民来说,用“战争”来描述他们与劳作对象的行为,又怎不显得粗暴和无情?在此基础上,农民们纷纷“弃地”现象也就不难理解了。当然,在粮价过低的时候,也就成为秸秆焚烧比较严重的时候,工业化的“收割”不仅是对农民的伤害,农民经济考量后的选择更是冲击政府的禁令,让农民不断变换花样,和“政府”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因为,农民也不想付出更大的种植成本。

如今,对于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农村也提出了不少解决的办法,但缺乏针对性、实用性、时效性和具体性,“环境污染”,仍是严禁秸秆焚烧的充足理由,似乎看起来如此的顺理成章。但是,如果从“环境污染”的起源来看,这是一个过度工业化发展的结果,更是城市化发展的突出难题。但是,当我们用“环境污染”来指责农民焚烧秸秆行为的时候,却忽略了这个词语背后农民的艰辛与无奈,遮蔽了对农民的不公平和不平等。因为,当我们看到,城市生产的工业化产品——农药、化肥、大型农业机械,不仅保证了农民的粮食生产,也成为了农民粮食生产的重要成本,困扰着农民改善农业技术和生存困境的意愿和能动;不仅供应了城市生存和生活的各种农产品资料,也生产了农村的各种各样的环境污染(包括土地污染、水污染、空气污染等)。当今天,对农民面对粮食种植成本上升和土地感情维系这种矛盾时,他们采取焚烧秸秆的行为,我们再以“环境污染”的名义,采用严厉的行政手段和奖惩措施的时候,我们又聪明地置换了“环境污染”的应有之义,硬生生地转嫁到“农民”的身上,更让农民也分享了“工业化”和“城市化”所带来的“福利”和“罪责”。这背后,是否有着对农民更大的不公平?

当然,我无意为农民的“焚烧秸秆”行为开脱,更不想为女儿成为“问题”叫屈。我只想说,不要让保护“环境污染”,成为对农民新的“盘剥”,成为对农民土地感情的伤害,成为一次理直气壮的农民“声讨”。

(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破土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九尺生。)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