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 见微知著

封杀黑人模特:资本主义让种族歧视继续合法化

【来源】VICE

【作者】埃利诺·摩根

【破土编者按】时尚杂志的封面不仅代表杂志的形象,同时也是自身的卖点,更是反应一个时代的意识形态。那么当今的时尚杂志又是怎样对待种族歧视的呢?

(图片来源:Thom Kerr)

时尚界从来就不是一个多样性的圈子,之前就发生过模特联合抗议种族歧视事件The Fashion Spot 统计了一组数据发现在纽约2014秋冬时装周上发布的4621套服装只有985套是由黑人模特穿着展示的在所有参加纽约时装周走秀的模特中 78.69%是白人。

整个时尚界都缺乏种族多样性即使一些大腕都开始指出该问题局面还是没有得到多少缓解比如去年James Scully 就公开批评过YSLLVChanel 和 Dior 总是用白人模特走秀伦敦的秀稍好一些Tom FordBurberryTopshop 都用了很多有色人种模特但对于整个时尚圈来说有色人种的地位依然不高

当然也有例外:在去年九月的巴黎时装周上Rick Owens 没有用瘦不拉几的白人小模特而是用了一组身材不一的黑人嘻哈舞蹈团进行现场表演这是一次非常激进的举动把一些对此敏感的模特和观众感动坏了为什么?因为在时尚界敢于挑战 “既定制度” 的人实在是太少见了。

模特卓丹·邓恩(Jourdan Dunn)说去年她因为穿不下一条裙子而被淘汰出了一场走秀“以前我总是以为被拒参加一些时装秀的原因是我的肤色太黑现在才知道竟然是因为我的胸部太小,而且他们说如果黑人上杂志封面会影响销量,但这话根本就是捕风捉影,还总是有人说可选择的黑人模特数量本来就太少了这简直是屁话都是在找借口” 但她对此无能为力只能不断为自己发声因为只有那些 “大佬” 才有能力改变局面。

走秀还不是唯一的问题。高级时装界有两大平台 —— 秀场和杂志。时尚杂志的情况跟秀场差不多白人模特占主流,这是年年都会拿出来炒的冷饭。各大媒体对此不乏抱怨:“不是吧又来!” 但任何牵扯到种族问题的事都面临着被重复谈论的命运,因为事实上时尚杂志宁愿用白人模特的照片再牵强地加上其他文化的内容也不愿用黑人模特当封面。

根据 The Fashion Spot 报道称44家主流时尚出版物的611张封面图中有色人种模特(非白人或混血儿)只占到119个美国版和英国版的《时尚芭莎》用的全部是白人模特,英国版、荷兰版、巴黎版、乌克兰版、俄罗斯版的《Vogue》以及《Teen Vogue》《Numéro》《 LOVE》《Porter》也是同样的情况。

邓恩作为一个名利双收的超模曾代言过 Burberry 和 YSL。2008年她还成了十年间 Prada 起用的首个黑人模特,她都没上过封面,甚至在她的家乡英国也没有,而卡拉·迪瓦伊(Cara Delevingne)和凯特·摩丝(Kate Moss)已经各上过两次了,但邓恩说的话可信吗?黑人模特真会让杂志卖不出去吗?我联系了英国版《Vogue》和《时尚芭莎》请求内部数据不过没人理我。

我在时尚杂志工作过好几年担任过许多不同的职位,邓恩说的情况我有所耳闻确实有人说过类似于 “好吧她是很美但用她是卖不出去的” 这种话通常这句话会用来说那些 “不够欧化”(我听到过最多的是蕾哈娜和碧昂斯就很 “欧化”)的黑人模特,比如艾莉克·慧克(Alek Wek),只是从未有明确的数据用以支撑上述论点。

其他遭到不公待遇的黑人模特也在发声,去年琼·斯莫斯 (Joan Smalls)对《ELLE》杂志说有人告诉她:“你是黑人当模特难度很高” 夏奈尔·伊曼 (Chanel Iman)曾在《时代》周刊上称自己被一些秀场拒之门外是因为 “他们已经有一个黑人模特了”这种行为实际上是在敷衍:为了显示自己 “保证了” 人种的多样性又不能让人觉得用黑人模特仅仅是为了完成指标(那还不如不用呢)。

我们并不能因此下断言说时尚杂志和编辑们天生就种族歧视因为这类定论很危险;但他们既然身处这个行业中不说他们说谁呢?邓恩可能是对的因为没有足够证据表明黑种模特会使杂志销量下滑但本来就没有多少样本哪来的证据呢?可能这不是读者的问题而是杂志广告商的问题。

时尚杂志不是一个人的事儿包括封面不管是《Vogue》《时尚芭莎》还是《ELLE》的封面明星都要顾及两个方面:保证杂志销量这是肯定的(这就是为什么好莱坞明星的身价那么高);然后还要让自己所代言的品牌商满意。

时尚杂志的封面实际上是个政治雷区。在时尚大片拍摄中常常要经过长时间的精挑细选挑出一张最好看、最能展现品牌,也最让赞助商满意的照片作为封面照。这样赞助商才会继续与杂志合作推广他们的商品。时尚杂志本身就是建立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这一点大家应该都心知肚明,利益才是时尚所追逐的目标。这就是游戏规则,即使像《Vogue》这种闻名世界历史悠久的招牌还是得把取悦赞助商放在第一位。

于是我们终于来到了症结所在:要不是因为亚洲和俄罗斯的奢侈品市场日益繁荣黄种模特和俄罗斯模特根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受到重视同样的道理那些时尚大牌根本不把黑人顾客考虑在受众范围内比如爱马仕他们就无法想象奥普拉·温弗瑞拿着一只爱马仕包走在大街上。

不是杂志编辑们认为黑人模特不漂亮我就认识一个著名杂志的编辑他(她)经常想要改变当下的局面但总是受到那些只在乎自己产品的广告商的阻挠在高端时尚界之所以黑人模特如此鲜见还是要归咎于那些时装大牌在他们心中除了白人和亚洲人其他人没钱去买下杂志上的衣服。

很明显只有诸如《i-D》和《Dazed & Confused》这样的独立杂志才不忌讳让有色人种模特登上封面他们更加年轻化一张黑人面孔没什么好奇怪的i-D让卓丹·邓恩当了7次封面女郎了按编辑 Holly Shackleton 的话是 “期期大卖”“ 多样性是 i-D 不可或缺的元素” 她说“选模特的时候我们从不在乎种族而是看谁最能激发灵感我们让邓恩上了7次封面是因为她身上有典型的 i-D 精神:一个来自伦敦的女孩通过不懈努力成为了她这一代最有代表性的超模之一”

《Dazed & Confused》也应该得到赞扬他们做的露皮塔和 FKA Twigs 的两期封面都精彩极了。该杂志不是仅仅走形式,我知道他们还是得考虑到赞助商,但他们并没有被时尚界的桎梏所束缚,而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她们的肤色从不会影响我对封面的选择”, 主编 Tim Noakes 告诉我,“她们都很棒能激发灵感而且影响着文化这对我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她顺便说了一句:“两期封面都卖的很好特别是露皮塔《女孩主宰世界》的那期”。

对《时尚芭莎》这样的杂志而言,利益是唯一的议题,销量不景气他们只能紧紧抓住每一分钱。于是他们用凯特·温斯莱特和凯瑞·穆里根这样的明星留住赞助商,但整个时尚界若想真正消除对肤色的偏见只能从金字塔的顶端进行改变—— 当 Gucci 的创意总监 Frida Giannini 不再要求走秀导演 “别用那么多黑人模特” 的时候这一切才会真正变化。

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循环的起点:产品首先和白种人联系在一起,由他们决定 “谁应该购买并穿上这些衣服”,然后这些观念又会影响到时尚杂志的运作。

Kanye West 一直在展现自己在这个“种族歧视”的行业中艰辛打拼的过程专辑《Yeezus》中的 “New Slaves” 一曲中他唱道(歌词摘自百度贴吧网友翻译):

家母活在纯净水特供白人的年代

缝衣太快我不斟酌用料就不自在

穷逼不买逛街乱碰好东西罚一百

富逼都买黑卡刷爆才叫一个痛快

但除非时尚界不再认为黑人都是过时老土的,不然什么都无法改变最令人不平的是,不管是像邓恩斯莫斯宾克斯·沃尔顿(Binx Walton)这样的名模,还是 APC 这种服装品牌,他们的成功都表明时尚爱好者们可能并不像设计师所认为的那样对种族肤色有很大的偏见。

Jenny Dickinson 负责 Net-A-Porter 数字周刊的运营她之前在《ELLE》和《时尚芭莎》都工作过,她认为在过去的两三年间杂志在种族多样性方面做出了很大改变,“我希望这种势头保持下去这能带给读者更多参考建立更广阔的视野 —— 现在最吸引人的不再是名气而是值得被聆听被理解的才华” 。然而像邓恩这样敢说敢做的人在上封面这件事上还是不如白人模特和明星有优势。

这与黑人模特的外表无关,而是与金钱相关,他们不相信黑人女性能带来利益。Burberry 在夏季时装发布会上启用了该品牌的首位黑人模特这意义重大;但要从根本上改变局面权力仍然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本文转自“VICE”  责任编辑:徐明明  图片编辑:Negation.N)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