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破土时评

回望高考那扇龙门的内外表里

作者:朱奇莹

来源:破土首发

【破土编者按】土妹砸已经连续三天推送了高考文章惹。因为,anyway,虽然我们不断地反思它甚至批判它, 但这仍旧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有人觉得,这是鲤鱼跳龙门的时刻,却越来越发现,且不说不是每个人都能碰上这个龙门,即使跳过了龙门又怎样?工作找不到,怪爹咯?本文作者也深度回忆了这个过程。

又到一年高考季,不管被迫还是主动都难免听闻一些高考的话题,湖北江苏考生家长的声讨和反对,一些学者关于补偿性正义的严肃思考,自来以往对中国教育体制弊病的痛彻疾呼等等,不绝于耳。甚至,对一些图片里襁褓婴儿身上醒目张贴住的“距高考还有XX年XXXX天”的裹身标签,也都见怪不怪一笑而过了。

但说来说去,六月的盛夏社会还是要努力吞下765万的高校毕业生,还是要张开臂膀迎接心急火燎兵荒马乱地冲锋独木桥的万众考生,为已经坐拥3700万生力军的缃帙广厦继续添砖加瓦,将文明的火种薪火相传。

学历、教育的重要性不太被中国人质疑,一个“211”、“985”的毕业执照远远比出自中专或大专的文凭证书更加醒目,更能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同以及自身认同。要是回到新世纪伊始自己仍上初高中的那几年,或者回到十年前刚跨入大学的那个时期,我也从未迟疑地向往歆羡过被灌满神秘色彩和涂全精英底色的未名湖畔,直到被宣判龙门太高,而可以成为一只普通的游泳佼佼鱼儿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时,便只能一边酸葡萄式地冷嘲窥探着名门天才们的高分低能,一边逐渐学会接受自己在所谓智商和学习能力的跑道上已经失之毫厘差人千里的悲剧现实,而最终也只能在就业的那一刻,再次心碎地面对这个社会对龙门夺冠者的垂青和看重。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再回望高考前后,回望我们这一代不由分说地要么“成功”跃过高考龙门要么惨烈坠入“失败”谷底的人生,回望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扩招大门的开启和新世纪伊始统招包分政策的收束,回望许多人脑海里曾被营建起的关于天之骄子们革履一生于外企楼宇间潇洒穿梭的自由姿态,以及那种自由自在在后来经不住腐蚀枯朽,于人山人海里艰难投递出前半生履历却多半石沉大海的身影薄凉……早已不再有羡慕嫉妒恨的名门情节,对于十八岁那年亦步亦趋地站在吉凶未卜的高考大门前的自己,也有了再度凝视的冲动和勇气。至少我已经不会再那么孤独地相信自己不过是一只只有去拼命游泳才能够在有朝一日换取到合格证的鱼,而是开始理解自己之所以会在某个时期和诸多鱼儿相聚相汇的原因,逐渐发现新世纪前后的诸多世相对个体生命的笼罩和挟裹,不断地看清了龙门和鱼儿的关系,看懂那些当初和如今都在人们心中升起和下坠的希望与失落,羡慕与卑微,骄傲与迷茫……

不管推没推开那一扇门,不管那扇门外是否真的海阔凭鱼跃,齐步殚心地朝向那一扇门迈进的口号,在今天也依然一呼百应,声声响亮。然而,在一切又面向转型升级的今天,天之骄子的身份所伴随的可能性、创造性、改变性甚至颠覆性也已如空瓶见底,咣当尴尬。他们焦灼地睁大布满血丝的红眼游离在不可测的种种物竞天择中,时不时地把自己包裹打扮成想象中弄潮儿的风范,时不时地又灰溜溜地回到被嘲弄的逼仄境况中来。而甚至没能美名其曰“大学生”的“蓝领”、“绿领”、“红领”、“黑领”和“农领”们,却大批量地在各种教育园区、工业园区、新区特区被源源不断地生产着,被视作丰富的招商资源大力宣传播送着,然后顺着传送带打上廉价价码,滚滚输送到热钱燥动升腾的每一个地方去。

费孝通所说的那个安乐满足有机知限的乡土中国,与现今摧枯拉朽般地要实现中国梦的城市中国是大大不同了。城市发展的逻辑生猛而直接,偶尔也会讨巧地用“生态”和“智慧”遮羞掩欲,但是当爱恨情仇荣辱成败全都只依照听凭着一套说辞和单一的实用标准时,在这种阴翳氛围中被铺上高考轨道的芸芸人生,注定是被裁量被审核被供需摆布的人生。接受并适应物竞天择的规训之后,越靠近金字塔顶端的一个个强者,越具有驱逐下层者的魔幻暴力,越和这个魔幻主义现实世界紧密拥抱。相拥之时,他们苦尽甘来地自认为终于不负每个寒窗苦读正儿八经的晨昏时光,总算不枉每次虚头巴脑交杯换盏昼夜颠倒着谄笑拍马的饕餮色宴。

(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转发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柳焱)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