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破土时评

瑞士“白送钱”提案被公投否决,高福利是“药丸”还是“要完”?

来源:破土首发

作者:严良  卢瑾宁

【破土编者按】瑞士全民公投否决了“白送钱”的“无条件基本工资”提案,有些人眼红不已地说“有钱不拿?!愚蠢”然后觉得那真真是共产主义了,有些人高度评价了瑞士人民的市场精神。但是这样的高福利是怎样运作的?钱从哪来?真的能稳定运作下去吗?却鲜有人质疑。其实,不实现经济民主的高福利,恐怕只是空中楼阁吧。

当地时间2016年6月5日,瑞士伯尔尼,民众参加公投投票,决定是否实施每月无附加条件地向每位瑞士公民给予2500瑞士法郎(约合1.6万元人民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6月5日,瑞士以76%的投票者反对的公投结果,否决了每月无条件地向每位瑞士公民给予2500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1.6万元)的“无条件基本工资”提案。“白给钱”都不要,瑞士老百姓是有病吗?不过,这高福利的钱到底是从哪来的?这种带有空想性质的无差别福利方案真的符合广大劳动者的利益吗?今天我们就要擦亮眼睛,认清楚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的来龙去脉。这看上去极端享乐的高福利“药丸”实际上估计是“要完”呀!

港真,极富空想色彩的“白给钱”,政府担得起?

此次进行公投的提案要求对每一名瑞士合法居民,每人都可以从政府那里领到一笔“无条件基本工资”,成年人每月2500瑞士法郎(约1.6万人民币)、未成年人每月625瑞郎(约4200人民币)。瑞士人口超过800万,算下来政府每年在“无条件基本工资”上的财政支出将超过2000亿瑞士法郎。而瑞士的GDP也仅为6500亿美元(1美元=0.9582瑞士法郎),一下子要把将近三分之一的生产总值拿来直接发掉。这样的财政支出是政府根本无法承受的。一旦通过,势必引发通货膨胀和经济秩序混乱,或者造成教育、基建等其他公共支出的大幅锐减,最终倒霉的还是瑞士老百姓。

事实上,这一提案本身带有很强的空想性质。羊毛出在羊身上,政府扩大财政支出必然意味着更重的税收,我们知道,工人的工资实际上取决于其劳动力再生产的价值,也就是维持其衣食住行、养育后代及接受培训的基本费用,对于企业们来说,政府支付“无条件基本工资”将使其有更充分的理由降低工人的待遇、缩减工作机会,实际结果是拿劳动人民的钱替大老板们“减负”了。老百姓们也不傻,在瑞士街头随机采访了了一些人,就有了这样的回答。

维持高福利需要那么多钱,从哪来的?

此事一出,那位号称“以经济学视角看世界”,实际上经常乱放炮的“经济学家”谢作诗先生很快给出了高论:瑞士的富裕与繁荣是源于“对市场经济的坚守”和“对资本主义的信奉”。当然,正是世界资本主义体系造就了瑞士这个“富人之国”。据乐施会今年发布的一份名为《顶层的腐败》的报告显示,苹果、通用电气等企业巨头为了避税,将大批资金存入避税天堂——离岸金融中心当中,而瑞士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

“香蕉文件”之后,离岸银行被大家知晓——这是个富人们为了躲避国内的高额税款和财产审查,把钱悄悄挪到国外一边存储一边洗白的地方。这么高级的地方,都能让你避税,当然要笔手续费和封口费了!这便成了一笔不菲的收入。但这种收入——帮助来源不明的巨额资产逃避本国税款而收取的手续费——根本就是汲取世界劳动人民的劳动果实呀!苹果、通用等外国富商们的钱是怎么来的?还不是流水线上的工人一点点辛苦劳动的果实。这钱花的心里发虚呀。

即使是在瑞士国内,高工资高福利也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到的。虽然瑞士平均工资超过6000瑞郎,位居世界前列,但物价极高,每月的基础生活工资就高达3600瑞郎,而普通劳动者的工资往往还不足4000瑞郎,不少人因此成为“穷忙族”、“月光族”。企业老板则享受着普通员工数百倍的年薪。这次又要拿全世界劳动者的血汗钱来劫贫济富,你说人民能答应吗?

高福利不是社会稳定的药丸,社会主义才是良方

谢作诗等经济学家们认为这次公投的结果体现出“大多数瑞士人在社会主义、福利主义的诱惑面前表现出极高的警觉性。”然而谢教授搞错了:高福利并不等于社会主义,福利国家恰恰是资本主义国家为了解决自身矛盾而提出的。二战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为了缓和阶级矛盾,提出了一套完善的社会福利政策和制度。然而随着70年代的滞胀危机和新自由主义的兴起,资本主义国家纷纷放弃福利国家的政策,转向对工人阶级的大举进攻。可见,高福利只是资本主义国家缓和阶级矛盾的一种手段而已。

生产制度决定分配方式。福利国家解决的是分配方式的问题,而社会主义恰恰要提高劳动者在生产过程中的话语权。在前三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工厂负责了住房、教育、医疗、养老等一整套社会保障的体系,不需要直接“白给钱”,工人的福利待遇是极高的,这同时也保证了他们能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生产建设中,不仅努力提高劳动生产率,还要积极参与工厂民主建设。毛泽东就指出,“劳动者掌握了管理国家、管理军队、管理各种企业、管理文化教育的权利,实际上,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没有这种权利,劳动者的工作权、休息权、受教育权等等权利,就没有保证。”劳动者不掌握管理权,再美好的福利制度也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虽然“无条件基本工资”这一不靠谱的提案未获通过,但是也要看到,近年来瑞士公投流于形式民主,实际根本不能保证劳动者权益。例如2014年以76.26%投票者反对的结果否决了设立最低工资的提案,使得瑞士至今仍是欧洲少数几个没有最低工资的国家之一;而今年6月5日旨在降低公共服务价格,限制企业利润的“推进公共服务”提案也未获通过。在缺乏强有力的工人组织和群众运动的支持情况下,要想通过全民公投的方式改变劳动人民的处境同样只能是小资产阶级的空想。

(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转发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柳焱)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