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大棚 思索

不止黑夜要站立

【摘要】在抗争舞台上,无论是口袋中的理论是马克思(Karl Marx)、列宁(Lenin),还是无政府主张,是社区主义还是寰宇主义,是性别优先还是阶级优先,广场允许我们聚集,允许我们辩论,允许我们收获我们自己,更应该养成我们识异的能力。

我们都相信抵抗应该无论昼夜,无论地域人种,然而这世界有白天黑夜,有穷人富人两种。百分之一的人统治了白天黑夜,工作与生活,幸福与仇恨,界定了国族边界的意义,以及何时何地该摆弄政党工具。财富利润率永远高于生产所得率(R > G)。我们估量如何从少数人手中抢回应得的剩余价值,少数人却透过生活通缩压制社运通膨而得到好处(看看世界各国没有停止迹象的撙节政策与私有化速度)。我们几乎看不到任何减缓世界贫富差距,阻止环境恶化,遏止资本家剥削劳工的希望。

(图片为黑夜站立活动现场,图片来源:网络)

阿拉伯之春,占领华尔街,西班牙的愤怒者运动(Movimiento 15-M),台湾太阳花,香港雨伞,法国以及现在欧洲大城市的黑夜站立(Nuit Debout),一次一次的,黑夜站立不曾停止,但白天睁眼后总有无尽悔恨。阿拉伯之春重要推手戈宁(Wael Ghonim)在TED上忏悔不该过于依赖脸书。占领华尔街让成名的摇滚乐手与哲学家更容易卖出其作品,或许还帮了欧巴马(Barack Obama)连任和桑德斯(Bernard Sanders)崭露头角,发明了举世闻名的口号,发明广场民主工具如人民麦克风等,但无人机仍在别的国家上空盘旋轰炸人民。愤怒者运动落幕后右派赢得选举,一年后“我们可以”党(Podemos)在欧洲议会夺下席次,居功的又是网络民主与动员,但西班牙仍是资本主义世界,新政党的一年后失业率仍高(2015年4月高达22.7%,与此时黑夜站立的法国相当)。台湾的太阳花运动则将经济困局筑成自己的本土意识型态高墙,将喊着要站在鸡蛋那方的人推入高墙之内,台南铁路依然东移,社会住宅无望,古迹不如古董,美猪一样上台湾人餐盘,法人化入侵负债最高的直辖市,最后恐怕还巴不得能加入TPP。香港的雨伞运动主角上了美国《时代杂志》封面,但黄之锋也无法力挽香港的基尼系数高达0.537,是40年来最高的。

法国的黑夜站立仍在音乐节的气氛中持续,重申民主讨论的重要性,说,运动后,我们留下来讨论吧。然而,民主是辩论得以发生的基础,而非结果。在巴黎共和国广场与欧洲城市中拥有文化资本的青年进行的彻夜讨论并非人人能够参与,城市外缘的工厂工人,城市打零工的青年,有家累的成员都被排除在外。何况,左右派都不反对辩论的。例如中国的《奇葩说》节目培养出一批批辩论明星,将焦点转移到以为个人选择即是生活全部,鼓励换位思考(个人选择的相互尊重与学习)来置换政治社会改变需要的集体行动,这不仅只是一个爆红的中国网络节目而已,几乎就是新自由主义宣传的普世福音。

(图片为广场上群众在演奏音乐,图片来源:网络)

明显的,不只黑夜要站立。我们需要辩论,更要坐而起提出行动方案并成为有效的政治斗争行动。在抗争舞台上,无论是口袋中的理论是马克思(Karl Marx)、列宁(Lenin),还是无政府主张,是社区主义还是寰宇主义,是性别优先还是阶级优先,广场允许我们聚集,允许我们辩论,允许我们收获我们自己,更应该养成我们识异的能力。因为共享(common)不会出现在理论课本上,只能由广泛的社会运动所形成的共享过程实践(commoning practice)里慢慢勾勒其轮廓,这个图绘过程,既是历史的也是当下的,每一种社会运动都是参与其中绘图者。

这张地图起码有几个确认的座标。首先,国族─资本是矛盾复合体,国家机器有时候是抵抗资本的工具,但除非人民持续发挥民主力量,否则不会自然成为斯堪地那维亚国家,多半时候国家只是资本的代理,不要妄想能出现正义的党国机器。其次,传统的工会斗争(工厂里发生的,有清楚目标与领导者的)与公民自主运动(自发的,欢乐杂乱的)如何合作的困局(这是黑夜站立不如68年五月风暴力量的重要原因)显然没有快速解决方案,有时候你用智能手机,有时你就应该写大字报,有时pol.is,有时公园搬板凳;领导式斗争与并联式行动(non-hegemonic, articulation)可以齐步走,资本造成地理上实质的差距无法用单一模式的行动方案与之对抗。第三,城市是斗争的目标而非地点,资本主义是透过不均地理学进行掠夺性积累,由是,“共享的权利”(the right to the common)应该取代“接近城市的权利”(the right to the city),让城市的福利与实践梦想的权利能够全民均享,而非由富人与食租者吞噬殆尽。最后,我们应该在日常生活就享受幸福而不仅仅是在街头运动上,但是切记,所有的革命都有嘉年华的特性,但嘉年华不一定是革命。

(本文作者黄孙权,原刊于今艺术杂志2016六月号,转载自Heterotopias. 责任编辑:signifier,Catherine。)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