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 见微知著

“时尚时尚最时尚!!”背后却是不平等

【来源】丽水路日志

【作者】丽水路日志

【破土编者按】面对时下的流行文化,大众既参与追捧,又被其引导规训。作为意识形态的一支,大众在流行文化上的差异,亦折射着社会权利的不平等。


不是什么好看拍什么  有钱想拍什么就拍什么

文化研究不仅是去描述一种文化,更是要去探寻它背后的权力分布。比如香港有部电影叫《寒战》,反映香港警察的内部争斗,这是否真实地反映香港现实生活的状态呢?我们做的事情不是简单地看《寒战》反映的是不是香港现实,而是把文本抽离出去,来反省社会本身有没有问题。简言之就是去研究the politics of culture。

《江南style》为什么在全球这么受欢迎,它表达了什么?它表达的是韩国首尔江南富人不正常的生活状态,他们处于一种很极端的权力关系中,有钱,有女人,过着现代、奢华却又很空虚的生活。一些学者就试图通过这首歌,来揭示韩国社会真实存在的一种不正常的权力分布。


MV《江南Style》

现在还有人研究一些比较虚拟的东西。比如日本的初音。初音是一个虚拟人物,但她在美国、亚洲都开了演唱会。为什么美国人会喜欢她?她不是典型的美国式美女,还是一个虚构的人物,为什么像美国这样一个民主的国家,大家都认为初音是一个比较完美的状态?


日本初音形象

我们再谈谈《太阳的后裔》。我对这个电视剧还是很有兴趣的。它为什么会突然很受欢迎?你们觉得它是不是为中国观众打造的?研究《太阳的后裔》,我研究的是结构的问题。你们知道是谁投资的这个电视剧吗?其实它是一家上海公司向韩国公司投资的专门拍给中国人看的电视剧。这部剧跟传统的韩国电视剧不一样,不是边拍边播,而是拍完、通过中国的审查之后,才在中韩同步播出。以前边拍边播,明星没办法过来,而现在拍完才放,宋仲基和宋慧乔就可以过来宣传赚钱了。大家不要再以为是什么好看拍什么,现在只要有钱,让韩国拍什么都可以。


电视剧《太阳的后裔》剧照

我们刚才讲的是普通人的行为、公司的行为,现在我们谈一下政府行为。流行文化有的时候并不是自然发生的,它还受到政府政策的干预。比如通过香港政府的推广,香港很多青少年已经懂得如何欣赏粤剧。综合来说,从底层的观众,到公司,到政府,都是流行文化的参与者。

香港黑社会电影  是对社会缺失的一种反映

首先,不是说大多数人享受的东西都是流行文化,比如苹果电脑,没有多少人能用上苹果电脑;其次,现在很多流行文化也变得很“高级”,比如电影属于流行文化,但现在读电影系的都被认为比较“高级”;很多流行文化其实并不“流行”,因为一些流行文化并没有办法被很多人享受到,比如“时尚”属于流行文化的一种,但它们价格非常高,不是大家都能接触到。

另外,有一些流行文化的目的在于反映出社会的真实状态。比如有些电影会谈一些社会中不允许谈论的事情。我们研究的是基本生活的一部分:去研究你们每天穿什么(衣服),用什么手机,用什么电脑,穿什么球鞋。我们在流行文化研究里面看到不同的结构,这结构里面有不同的性别、阶层、意识形态。

究竟怎样分析流行文化的内容呢?以香港电影为例,我们通过语言、文化等符号反观香港的社会问题。电影《无间道》中刘德华是警察,梁朝伟是黑社会,但他们的身份最终又是颠倒的,看完这部剧,香港观众对警察的信任度可能会变化,黑社会正义的可能性也会被凸显出来。因此,电影是关乎语言跟社会脉络的叙事,我们会通过流行文化说明社会的一种结构。

电影《无间道》海报

社会原本什么结构?社会存在一种非常牢固的意识形态,这个意识形态有对立面存在,例如普通人与警察。香港的黑社会题材电影很受欢迎原因就在于其迎合大众的期望:电影中香港黑社会的大佬都是选举出来的,观众觉得这种黑社会有一种道义和民主。所以这类电影的出现是对社会缺失的东西的一种反映。

不仅香港如此,全世界都有这样的潮流。美剧《24小时》讲述恐怖主义最终由美国总统操控,希望通过控制表面上的恐怖主义来控制社会的权力;日本动漫,例如《火影忍者》,蕴含最完美的世界,是对日本社会不平衡状态的现实的想象;《饥饿游戏》讲述一帮青少年企图推翻控制他们的霸权社会,美国观众肯定会站在那个女主角后面,自己有一种投入感。


电影《饥饿游戏》海报

流行文化学者对流行文化有三个不同层次的领会,一为意识形态的项目 (Ideological project),该观点认为导演拍摄一部电影或电视剧,是预先感知到社会上的意识形态,并代入进去完成某个事情;二为发现现实(Realization),他希望你看完一部片子,比如《美国公民》,会发现原来所谓的美国社会表面上有的民主、平等、投票,其实是没有的,互联网都是被美国政府操控,希望观众能够明白自己本身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三为无意识(Unconsciousness),大家从原本对社会状态的不自觉,到慢慢会关注社会权力分布的不平等。

同时,在全球化的环境中,我们经历了这样的变化:从以前学习的对象是周围的朋友,到将一个明星当作偶像,再到将虚拟的人物作为自己的偶像,这种超乎想象的转变,未来将会改变中国很多。

(本文根据冯教授在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讲座整理而成。选文有删减。责任编辑:徐明明   图片编辑:Negation.N)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