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破土时评

散户养鸡能致富?盖茨这次真的不靠谱!

作者:开心果

来源:破土首发

【破土编者按】慈善家盖茨近日推介了高回报率的养鸡扶贫项目。在市场经济的洪流中,“公司+农户”是最为常见的推广形式,然而,形式上看双方没有直接的雇佣关系,双方都是平等的,但实际上,农户数量庞大,却很分散,农民需要付出更多的劳动,承担更大的风险,甚至还要为公司分担投资成本。这样的农民,连雇佣工人都不如。一边是财富的积累,一边是贫困的积累。制度不变,“99%的穷人的贫困,成就了1%的富人的财富”的现状永远也不会变。


比尔·盖茨的致富经

近日,比尔·盖茨在第五届《福布斯》富豪慈善年会上,大力推介一个新的扶贫项目——养鸡。盖茨认为“没有什么投资比养鸡的投资回报率更高了”,投资1块钱,一年可以赚回62块钱。盖茨已经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基金会每年将在养鸡项目上投资4亿美元,目标是把西部非洲的家庭养鸡率从现在的5%提高到30%左右。预计这一计划可以大大改善和提高一个世界级贫困地区的营养水平、收入水平。

多么振奋人心的消息啊!满满的正能量!顿时感到非洲人民有救了!而且幸福竟然来的如此简单!

可冷静下来想一想,靠着农户散养几只鸡,就能脱贫致富,真的假的。投资1块钱,一年就能赚62块钱,投资回报率比中国的房地产还高,这样的暴利,恐怕只有搞传销的人才敢承诺。就知道有人会怀疑,人家盖茨通过数据给出了解释。“如果一个农民养三只母鸡和一只公鸡,三个月内就会生下12只小鸡,一年内繁殖到250只,回报率接近62倍。在非洲,一只鸡的售价为大约为5美元。这意味着,如果你养四套、16只鸡,每年可以产出价值1250美元的鸡。”按照盖茨的说法,农民养鸡成本微乎其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鸡还可以自己觅食,吃虫子、杂草等东西,农民无需购买饲料,修建鸡舍也比较便宜,只需要一些线缆和木桩。也就是说,16只鸡,一年1250美元的产值,绝大部分可以转化成利润。帐就是这么算的,明明白白,信不信由你。错过这么一个发家致富的捷径,可不要怪哥没有告诉你。

笔者数学不好,也缺少必要的生物学知识,算不清这笔经济账,很是羞愧。62倍的回报率,16只鸡,1250美元,要是随便一个张三李四说给笔者听,笔者肯定不屑一顾,嗤之以鼻,然,人家可是德高望重的比尔·盖茨呀,当今世界上最成功的人,无数人心目中的“大神”;人家可是世界首富呀,分分钟都有数万美元的收入,你敢说人家不靠谱?人家可不是随便开开玩笑,而是很严肃很认真地在说呀;人家可不是随便说说,这是说干就干呀。盖茨的经济账,笔者理解不了,只能为自己的智商捉急。

惭愧之余,笔者又查了一下汇率,1250美元大约相当于8230元人民币。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2015年我国农民人均纯收入才11422元。这还是中国农民拼死拼活没日没夜干出来的。这还只是全国平均水平,大量农民的收入远远低于这个平均值。中国目前的贫困标准是人均年收入2300元(2010年不变价),约合每人每天1美元,按照这一标准,截至2014年,我国仍有7000多万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而按照世界银行新的贫困标准(大约每人每天2美元),中国还有近2亿贫困人口。我国现有的贫困人口,大多分布在生态环境恶劣、自然资源贫乏、地理位置偏远的地区,包括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832个贫困县,生存状况和贫困程度跟西部非洲也差不了多少。党和政府已经把扶贫工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来抓,逐级立下军令状,要确保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全部实现脱贫,各级党政干部为此绞尽脑汁操碎心,《新闻联播》里每天播放精准扶贫的报道。如果按盖茨的说法,每个农户养几只鸡,世界级难题轻易就解决了,这让中国人民情何以堪呀?!

事实上,养鸡扶贫也不是什么秘密武器。在扶贫领域,类似的项目并不新鲜,甚至可以说是扶贫的主流形式。输血不如造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样的道理谁都懂。各种各样的慈善组织,带着悲天悯人的情怀,拯救世界的理想,来到极端贫困地区进行启蒙教育,传授各种脱贫绝招,有教人养鸡的,有教人养鱼的,有教人养牛的,有教人养羊的,有教人种植名贵中草药的,总之各种新奇特产品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开始的时候,慈善家们无不信心满满,以为凭借自己敏锐的商业嗅觉,找到了一个世人还未发现的一本万利的投资机会,这是撬动地球的支点,可以改变无数人的命运。可等到见证奇迹的时刻,奇迹却没有发生。笔者毫不怀疑盖茨先生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慈善家,救民于水火的真诚,只是笔者并没有盖茨先生那么乐观。

小农的逻辑和市场的逻辑

仔细看看盖茨的经济账,从形式上看似乎有一定的道理,可放到现实世界中,咋就不是那么回事?

笔者出生在农村,小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在院子里养几只鸡,少的五六只、七八只,多的十几只、几十只。农民散养几只鸡,像盖茨先生所说的那样,成本极低:不用专门建造鸡舍,用竹竿和绳子随随便便扎一个鸡笼,或者干脆就在闲置的院子里散养;不用专门买饲料,平时的剩菜剩饭米糠正好用来喂鸡;不用专人费心管理,只要按时喂水喂食就行,不管大人小孩,零碎的时间照看一下就行。那时候农民多是养母鸡,母鸡下蛋,供一家人食用,不下蛋的老母鸡,就用来吃肉,改善生活。那时候家里钱少,养鸡自给自足,也就相当于省钱了。有的人家日子紧,也可以把鸡蛋省下来卖点儿钱。按照现代经济学的逻辑,农户养的鸡,鸡下的蛋,都是有经济价值的,都可以折算成农户的收入,养鸡投入的人力物力、时间精力,也都可以折算成成本,据此可以计算投入产出比。如果这样算下来,农民养鸡的经济效益可能真的不低。但是,当时的农民从来不会这样去计算成本和收益,农民大多数情况下也不会把鸡和鸡蛋拿去市场上销售,而是自产自销,自给自足。这是自然经济下小农的逻辑。

可是,当农民走向市场,把养鸡当成生意来做的时候,这套逻辑就不适用了。少数农民养几只的鸡,可以自己拿去周边的市场上卖,这样的市场,农民是非常熟悉的,什么时候卖,卖多少,以什么价格卖,农民有选择的自主性。这种简单的商品交易,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了。可是,当越来越多的农户开始养鸡,特别是每个养殖户都养殖越来越多的鸡,生产的规模就会迅速扩大,周围的市场很快就饱和了。农民就要依赖外部的市场,就要把鸡卖到乡镇、卖到城市,甚至卖到其他国家去。这时候,农民所面对的就是一个陌生的大市场了。这个市场,与乡村社会的农贸市场有本质的不同。后者就像一个小池塘,水深没不过膝盖,而前者则是汪洋大海,深不见底。当小农被卷进大市场,他的命运就身不由己了。

农民不可能直接去城市的市场卖鸡,这样成本太高了,于是就有了商贩上门来收购。如果养殖规模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专业的市场,专业的经纪人队伍,专业的加工和销售企业,养鸡就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在这条产业链上,有专门的公司负责提供鸡苗、技术指导、产品收购、加工和销售等一切环节,农民只管专心养鸡就好了。这就是市场经济的逻辑。这时候的农民已经不是传统的自给自足的小农户,而是市场经济中的经营主体。农户之间产生了激烈的竞争,看谁能够以最低的成本养出最多的鸡。

公司+农户,谁成就了谁?

公司加农户的形式,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提高了经济运行的效率。在这个过程中,公司和农户形式上是平等的合作关系,看上去是公平交易,你情我愿,合作共赢,其乐融融,但实际上又是怎么样呢?

广东温氏集团是国内最早探索“公司+农户”实现规模化养殖的公司之一。这种模式,合作农户主要负责饲养环节,养殖产业链中的品种繁育、种苗生产、饲料生产、饲养管理、疫病防治、产品销售等环节则由温氏集团掌控。从整个产业链上看,农户相当于“养鸡车间”的工人,但从形式上看,农民又不是公司的工人,而是个体经营户,拥有一定的自主性。农民的收益和自己的经营效益挂钩,所以,农民就会投入最大的精力去经营,而农民为自己劳动,可以把劳动强度提高到最大限度,相当于计件工资制。业内人士计算,采取公司加农户的模式,温氏集团每只鸡的成本可以降低10%。并且,在整个产业链条中,温氏集团将养殖环节分散到每个农户,也就意味着将投资成本分摊到农户,将各种风险分摊到农户。凭借公司加农户这种模式,温氏集团迅速成长为中国最大的肉鸡和肉猪养殖企业。2014年,温氏集团资产规模约253亿元,实现收入380亿元左右,利润约29亿元。2015年,温氏集团整体上市,总市值达到2000亿,造就了48位亿万富翁。可以说,正是无数的小散户,成就了温氏帝国。

然而,农户却并未从中获得应有的收益。大量农户投诉,在与公司的合作过程中,公司处在绝对优势地位,农户的权益经常受到侵害,导致经营利润微薄甚至出现亏损。近些年,由于收益微薄,大量的农户放弃养殖。且看《长江商报》的一则调查报道:

3年前,湖北监利就引进了温氏集团,在该县大范围推广饲养温氏猪。孔师傅是监利县福田寺镇人,他向长江商报记者详细介绍了成为温氏养猪的养户过程。

“不用投资,一对夫妇,一年养两批半约1000头,在家就能轻轻松松赚10万元。”孔师傅说,2011年,监利县政府引进温氏集团,就有人到处宣传温氏养猪的诸多好处。原本在外打工的他被这些好处吸引,加上几位好友也有在家养猪的打算,2012年春节后,他和妻子就没外出打工,打算加盟温氏养猪。

孔师傅拿出多年积蓄12万元,修建猪栏、修路,购买相关设备,兴冲冲地准备大干一场。猪栏等建好后,温氏集团的人前来验收合格后,签订委托饲养合同,学习养猪技术。

“那一年多,我和妻子天天待在猪栏里,早晨将猪栏打扫得干干净净,按时按点给猪喂食。”孔师傅说,就这样规范操作,得到的结果是,根本难以赚到钱。

孔师傅向长江商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他每一批领养240头猪仔,每次都死了20头,每头猪仔的费用在500至540元之间。饲料是温氏集团提供,虽然不用付现金,但比市场价高出0.4元/公斤。饲料每次的运费2800—3200元,还有电费,药品防疫费等。

孔师傅说,猪仔一般养120至150天,由温氏集团收购。结账时,扣掉饲料费、猪仔费等七七八八的,还有死掉的猪仔,自己和妻子白忙活了。

“起初,还以为只是我一个没赚到钱,后来一打听,很多人没赚钱。”孔师傅说,跟几个朋友合计一番发现,“一年轻松赚10万,根本不可能实现。”

让孔师傅头痛的是,不能赚钱只是一个方面,养猪造成的污染引发纠纷不断,使邻里关系紧张。

“当时头脑发热,导致一年多白干,12万投资全亏。”孔师傅说,在外面打工,做小工一天也能挣150元。

公司加农户,形式上看双方没有直接的雇佣关系,双方都是平等的,但实际上,公司和农户的地位非常不平等。农户数量庞大,却很分散,公司可以凭借绝对优势地位,从产前、产中、产后的各个环节控制和剥削小农户。采用公司加农户的形式,农民需要付出更多的劳动,承担更大的风险,甚至还要为公司分担投资成本。这样的农民,连雇佣工人都不如。这样的形态,不是更有利于农民,而是更有利于资本。

结语

今天的农民,早已经不是自然经济中自给自足的小农,而是深深地卷入市场经济当中。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被投进了汪洋大海。今天的农民虽然形式上依然是独立自主经营,但实际上已经失去了自主性,从属和依附于资本。在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竞争中,面对强大的大资本,分散孤立的小农户,等待他的命运,只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一边是财富的积累,一边是贫困的积累,正是99%的穷人的贫困,成就了1%的富人的财富。比尔·盖茨先生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慈善家,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资本家,都得益于同一个制度。穷人的翻身,最终要靠一种新的社会制度。

责任编辑:lida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