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破土时评

购物节怕买假货?但”马云爸爸”都说假货物美价廉哦!

作者:蒋敏

来源:破土首发

【破土编者按】最近,阿里巴巴和国际反假货联盟(International AntiCounterfeiting Coalition)的嘴仗越来越好看了。先是阿里巴巴在加入IACC仅一个月后因为遭到联盟中其他品牌成员抗议而被除名,然后是马云炮轰IACC不识时务,被个别品牌绑架。日前,继在《福布斯》杂志上“谴责”Gucci卖得太贵,应该改变商业模式之后,马云又放言为假货“正名”。虽然两边都不过是在争蛋糕,并没有为消费者着想的意思,但马云的话还是无意中为我们戳破了真假货之间的一层纸。

(图片来源:网络)

“现在的假货质量比真品、真牌子还要好,价格更便宜。”

这是6月14日马云在杭州投资人大会上的原话,这番言论必将激怒众多奢侈品牌,这让马教主在电商“假货”和“打假”的博弈中,受到了不少指责。众多网友浩浩荡荡选边站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个段子,“如果你的Prada手袋用了一年还没有掉色、开线或封边脱落的话,你买的一定是高仿的假货。”

同样的工厂、同样的原材料,意味着什么

马云演讲中所提到的更加物美价廉的“仿品”,指的是为品牌商家制造产品的代工厂商,属于假货的范畴,但“问题是,如今的假货比正品质量好,价格也更低廉。它们在相同的工厂生产,采用相同的原材料,只不过没有用自己的品牌。” 同一批工人,在同一家工厂,付出相同的劳动时间,拿着差不多的工资,生产出LV、Prada等品牌,没有贴上奢侈品标签的“仿品”和贴上标签的真品同时流入市场,同样的成本和悬殊的价格暴露出品牌企业得不到满足的资本利润率,和对工人不断加深的剥削率。

意味着,品牌本质上贵在剥削。

有位服装行业内部的网友,对品牌究竟贵在哪里进行了探讨。“从成本到批发到零售,价格基本上都是2到3倍跳的,也就是说一件成本100的衣服,批发能卖到2到300,零售就是4到600。根据这个定理,你可以反推所有服装的成本价。而服装行业的成本价如何计算呢?设计?营销?公关?不好意思,都不算在里面。成本就是单纯的打板+面料+辅料+工厂生产的价格。那设计+营销+公关+代言这些又算什么呢?就算是以设计为主的奢侈品牌,设计本身也不算在成本里面,而在定价中,从成本到批发,差价为2-3倍,这个差价就是为了涵盖设计营销之类的费用,并且让企业盈利而定的。”

一般越大越奢侈的品牌,溢价越高。从这一角度来看,“仿品”和“真品”的区别就在于营销和公关这一块儿,比较流行的说法是“资本家承担了商品生产和销售中的风险”。那么品牌企业高额的利润就是对他们承担销售和公关风险的补偿,而不是对工人的剥削吗?一方面我们看到,当一个企业亏损的时候,会以裁员、降薪或者不提高工资的方式渡过难关。在这样的情况下,企业所遇到的风险,很大程度上都转嫁到了劳动者身上。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攫取高额剩余价值的同时,并没有为个体劳动者规避任何的风险,最后依旧由劳动者自己承担。

也意味着,利润是资本家的,风险是工人的。

在很多反映旧社会商人的影视作品里面,很多关于雇主和员工之间关系的剧情都不像马克思所说的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雇主会温情地关照工厂里的伙计,主动帮工人解决生活中的问题,而工人从此感恩戴德地为雇主卖命。而可悲的是,在资本主导的市场经济体制下,我们并没有在现实中见证过这样的剧情。

比如大到某世界500强企业,利润下滑,全体员工甚至清洁工减薪10%,公司减薪没减人,媒体报道此为双赢,且公司员工“相互感恩”,可见被资本雇佣的才是弱势群体,为资本利润率下滑买单,依然要懂得“感恩”;而小到笔者家乡的某乡镇企业,为某知名品牌壁纸进行生产加工,销量下滑,开始裁员减薪,从车间主任到食堂员工,甚至采取减少食堂伙食成本的手段来减少企业开支。此企业历史悠久,且一直以“为客户创造最高价值”为经营理念,却在利润下滑时,减少工人的伙食。啼笑皆非之时,感慨如今品牌企业在国内市场大行其道,即使天价也有消费者心甘情愿买单,而利润下滑却要工人买单。高利润的背后是对工人的高剥削,高风险的背后是向工人的转嫁。

所以,同样的工厂、同样的原材料,风险大部分由劳动者承担,那么品牌企业的资本利润率就是由对工人的剥削率支撑起来的。

跟假货斗争相当于跟人性阴暗面做斗争

马云说的人性的阴暗面,大意是指当今社会符号消费的乱象。也许你会反驳,品牌代表质量硬。很多商品的质量好坏是可以直接对比的,比如容易变形、开线、掉色等就是质量差的,耐磨耐摔的就是质量好的。

这样说来,何必要买Prada的手袋?

很多大的品牌或奢侈品,材质上使用的是触感完美但脆弱的天然纤维,比如羊绒、桑蚕丝等,然而当你站在这些品牌店里,向销售员吐槽他们的商品容易变形或者不耐磨的时候,他们会告诉你,“我们家产品奢侈的其中一点就在于需要维护。”

假货把羊绒变成了人造纤维,桑蚕丝变成了人造丝,low不low?确实low。但人造纤维能机洗不变形啊,人造丝耐磨不掉色啊。当然,这里所说的假货,不是指把adidas偷换成adadis卖给消费者的劣质商品。

符号消费的背后,离不开品牌营销的推动。有学者声称,“奢侈品变为必需品正是生活福利提高和经济水平上升的表现,我国现在的经济发展和社会消费就处在这样的升级过程中”。这样的论断在阶级观念模糊的当今社会,很容易被接受。所以在全球经济衰退的情况下,中国仍然能稳居世界第二大奢侈品消费国。很多国外的奢侈品品牌企业的生产工厂设在中国,因为劳动力价格低廉,如今依然有很多人把它当做劳动密集型优势,于是工人顺理成章地被剥削、被压榨。生产出来的成品出口到国外贴上品牌标签,再进口到国内,以高昂的价格进行销售。那么“经济水平上升”背后真正获利的是消费者,还是资本家?

每天换手袋的时尚女魔头们对Prada的质量并不担忧,就像电影《小时代》里的顾里,不能说她拜金,毕竟谁也没有料到有一天她会继承一堆金沙。

马云这段演讲一出,有人吐槽淘宝假货太多,有人力挺仿品物美价廉,有人为产权站边。先不说这场“打假”博弈会发展成哪般局面,给品牌生产产品的代工厂通过电商平台将同样质量的产品低价出售,可见,“长期以来,全球品牌一直依靠中国以及其他低成本生产基地来提高利润率”,这样看来,品牌企业对中国工人的高剥削率以及在中国的品牌营销更值得深思。

(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责任编辑:胖头陀)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