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 见微知著

毕业经济 以离别和疯狂为名的“份子钱”

作者:小蜜桃综合

来源:破土首发

【破土编者按】又到一年的毕业季,对于学生而言毕业是青春的最后一次疯狂,而对于商家而言毕业也是商机无限的必争之地。花样翻新的毕业仪式成为众多学生模仿职场社交的场所,也成为毕业生人情往来的机会。每个人都必须为了“最后一次”的聚会倾囊而出,为自己青春离别交上一回“份子钱”。

时光的河入海流,我们终于分头走。又是那个巷口,你在与谁喝酒。又是一年毕业季,聚餐狂欢、摆地摊、谢师宴、毕业旅行、毕业照,种种背后的商业潮成为了另一道别样的风景线。毕业季来了,毕业经济火了,而你还记得毕业时,都花了哪些钱吗?

父母专门打来5000元“毕业经费”

再过一个月,山东建筑大学2016届工管专业的孔维新(化名)即将毕业。毕业答辩已近尾声,已签约一家建筑工程公司的孔维新去参加宿舍哥们儿组织的聚餐。“虽然每次都说是‘散伙饭’,但已经不知道吃了多少顿了。”从5月下旬开始,孔维新的大学生活悄然发生了变化。

宿舍、社团、老乡、班级,甚至是一起组团游戏的公会成员,大学里每一个细小的组成单元似乎都要有一个专场的告别盛宴。“其实,吃的东西就是简单的炒菜或是撸串喝啤酒。重点不在于吃什么,而是一起吃饭的人。”这一周,孔维新几乎每天晚上都有“饭局”,“有时候借着酒劲,平时互相看不顺眼的同学也能放下恩怨,畅谈未来。”

作为还未踏入社会的大学生,孔维新一个月1200元的生活费并不能维持这每天都有的饭局。就在前两天,令他感到惊喜的是,银行卡忽然多了5000元钱。“这是父母给的毕业经费。我爸说,快毕业了,一定要和同学们多聚聚。当年他们上大学的时候,就是因为手头拮据所以留下了很多遗憾。以后工作了,同学们大都不在一起,想再聚这么全就很难了。”可以预见,接下来的一个月,孔维新的生活将被离别充斥。

再不花钱你们就老了

大学毕业生都想以自己的方式留住校园里的美好记忆,毕业聚餐、旅行、写真等“毕业经济”应时而生且非常火热,有些学生的毕业花费超过1万元。

会不会花钱,是判断一个人是否成熟的朴素标准。毕业季消费,更像是一次职场先期“投资”,觥筹交错之间,即将走出校门的学生们,模仿着自己夸大想象中的职场社交模样。这样的人脉“投资”,让高校附近的餐厅、咖啡店、摄影工作室和旅行社获利颇丰,一些店面甚至打出了“毕业生打折”的广告。

南方日报记者调查发现,不少毕业生预计会跟同学聚餐多达10次以上;更有不少毕业生打算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毕业旅行。

家境困难的小葛为毕业经济所带来的“人情压力”困扰:“大家都总喜欢说‘最后一次’,比如‘最后一次聚餐’、‘最后一次唱K’等。所以别人叫到你,不去的话真会不好意思。”不过,他还是经常会用“实习上班”的理由推掉一些既费钱、又不喜欢的活动。小葛很不赞同这种依靠父母过度消费的行为,“我觉得用父母的钱去支付自己的高消费不太恰当,无论是毕业聚餐、毕业旅行,还是其他的消费活动,都应该用自己赚的钱。”

从上月底开始,各种各样的创新毕业写真开始刷屏各大社交平台,拍摄服装除了传统毕业学士服外,毕业生还能租借各式服装,甚至有不少人寻求摄影工作室帮忙拍创意毕业照。广西一名私人摄影师说,目前拍摄毕业写真的预约已排到6月底,并且仍不断有人前来咨询,原先的收费也涨了100元至500元。虽然广西大学财经学院的毕业生小覃花了一个月的生活费拍摄毕业写真,但她认为值得,毕竟“青春过去不再来,如果可以,为什么不把自己青春的样子记录下来呢?”

谁能交得起毕业这个份子钱

小林是中山大学的毕业生,家在广州,家境不错,自上周论文答辩结束后,接连好几天都跟同学“下馆子”聚餐。“除跟舍友一起吃两三顿,还会跟同班同学、社团朋友聚一聚。”他称,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估计至少还会有8场饭局要参加,“1000多元的聚餐费肯定是要的”。他还说,前几天跟舍友一起吃饭时,有人提出自驾车去清远玩几天,还有人提议“柬埔寨6日游”,引来不少人附和。

女生小陈家境一般,除了频繁的聚餐,她还约了5个闺蜜雇了专业的摄影师跑到许多景点拍照。拍照时,不少同学会呼朋引伴,而对参加拍照的同学来说,“除了人到,还需礼到”。“拍照的同学太多了,不是特别要好的朋友都不敢去。有时为了省钱,会约上几个人凑钱买一份礼物”。她参加一位朋友的毕业照拍摄,只为朋友买了一束很普通的鲜花,就花了68元。

小林说,拍照送花就是迫于人情压力,“拍照时,别人送鲜花给你,你又不能不回礼。”尽管有父母的“吐血支持”,小陈已经预订了泰国之旅,但她也告诉记者,一周内她已参加了4个同学的毕业照活动,每次都会买束鲜花当礼物,“两手空空去合照,总会觉得不好意思。”而如果别人参加了她的毕业照活动,她觉得也有必要去给别人“撑下场面”。

中山大学社会学系的李伟民教授认为,尽管时代不同了,人们的观念也不同了,但毕业仪式的主旨无非就是为大学毕业留下美好的回忆。因此,搞些适当的仪式本无可厚非;但如果过分偏重物质,则不可取。比如,仪式繁多而导致花费高昂,就给不少家庭增加了经济压力;而且,过度支出、超前消费也会让年轻人滋长不劳而获的心理,还会助长“人情绑架”的风气;而过分的看重人际交往中的物质因素,也会让年轻人变得圆滑世故。

因此,李教授建议,对于毕业仪式,年轻人可以充分发挥想象力,多搞些有积极意义的创意:除了适当的物质消费以外,也可利用毕业前的闲暇时间做一些公益活动,比如:在大学城用徒步环岛的方式捡垃圾,既为美化母校的大环境作了贡献,更能留下美好回忆;也可组织同学去贫困地区当一段时间的志愿者,并且以此为由去为困难群众申请补助项目或众筹等;如果时间充裕,也可以去偏远地方支教。这样做,既为社会作了贡献,又增加了从业前的历练,而且让毕业仪式升华到了精神层面,这样的仪式会更有意义,更值得纪念一辈子。

综合来源:新华网,联合早报,财经 责任编辑:黄亚铃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