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985、211byebye,但同床异梦的名校CP搞得出“双一流”吗?

作者:左楠

来源:破土首发

【破土编者按】伴随着千万考生多年的985、211工程要取消的消息传出,教育部要建一批“双一流”的名校。但这种方式并不能改变精英教育本身,各地重点高校之间的恶性竞争也不会因此停止。竞争不能带来“双一流”,怎样才可以?

(图片来源:CBNWEEK)

“我以后是报清华还是报北大?”流着大鼻涕穿着开裆裤的黄小强伸着黑黢黢的小手问妈妈。

“我看你骨骼清奇,赶紧去喂喂猪吧!”妈妈说。

十年以后,黄小强同学已经认清了现状。作为乡中学名列前茅的孩子,他是班上有本事考虑“去985还是211里被虐,还是到普通大学逍遥”的唯一一名学生。但,新闻爆出来了:

6月28日,有记者从教育部获悉,教育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正研究制定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和配套政策,拟于今年启动新一轮建设。

日前,教育部宣布失效一批规范性文件,其中包括《关于继续实施“985工程”建设项目的意见》《关于补充高等教育“211工程”三期建设规划的通知》《关于实施“重点特色学科项目”的意见》《关于继续实施“优秀学科创新平台”建设的意见》等文件。

黄小强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以后就业被“985、211”的标准挡在门外了。这也是对大多数学生来说最直接的影响。

但是,这种精英的内部循环真的只用打破985、211的限制就能瓦解吗?

985、211的精英联盟

“211工程”开始于1990年。1990年6月,国家教委提出在二到三个五年计划内,有计划地重点投资建成30所左右的高等院校。后考虑到要形成一批行业带头学校,经过多次研究,确定了到2000年前后,重点建设的高等学校为100所左右。这项发展高等教育的重要措施开始简称为“211计划”,后来确定为“211工程”。

但是,100所太多了。于是,更加精选的985工程。

1998年5月4日,北京大学百年校庆时,教育部领导在庆典上建议,今后连续3年,政府每年拿出中央财政收入的1%,作为中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资金。这是“985工程”的名称由来。 以当年财政收入测算,“985工程”总投入将在300亿以上。第一批985定格为2+7所,此九所高校后组成九校联盟,简称C9;随后,985工程扩大,先后有30所大学以建设“国际知名大学”为目标加入该工程。

211重点在地区带头,985重点在建立一流大学。这就自然地,养起了一大把精英联盟。多年以来,部分学校之间只接受211院校的保研推送生,企业只招收211学校学生,更是把这种精英的内部抱团推向高潮。

精英联盟宫斗戏:不过是一场肥皂剧

这个国民CP的时代,高校之间也不拖后腿。还有人做起来诗:

北大清华搞暧昧,人大中科大破费。

浙大厦大齐把妹,复旦交大玩断背。

西安诸校同床睡,老攻川大不嫌累。

南大苏大买房贵,蓝翔新东方落泪。

中南NP东南跪,东南跪完西南跪。

西南跪完中北跪,中北跪完东北跪

国民CP看高校,211985要抹泪!

但这各地相爱相杀的CP高校玩起抢人手段来也是各玩阴招。

首先清华北大两大名校战火由来已久,持续数年,两校抢夺生源的手段包括“调虎离山:提前报喜,贴身跟踪,劫到校园”、“动之以情:家长、校友、老师齐上阵劝说”、“暗中互黑,冒充对手劝考生挑换学校”、“诱之以利:奖学金、热门专业利诱考生”等等。

北大、清华招生群里老师对学生们进行抢人指导

两校都派出了一大群招生队伍,到全国各地挖人。其中为每位参与招生的在校生报销的来回路程费用、住宿费用、餐饮和其他费用就达到了数千元,一次招生,花费近千万。

早在5年前,复旦大学和上海交大也曾发生过类似的生源大战。

2011年7月,复旦在学校官网和微博上称,有人冒充复旦招办老师致电考生,称复旦与该学生签订的招生协议已被取消,并劝说学生选择其他学校的志愿,且将矛头直指上海交大。交大沉默一天后也义正辞严地发表声明称,从未冒充他校,保留追究诋毁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五年里,中国高校的抢人手段跟中国男足一样,一点都没进步。

当然,作为这个咖位的高校,早已不削于“985”“211”的名分,他们要的是精英,来打造一流,国际一流、双一流!所以,宁可花掉大把大把的钱,也要把最好的学生抢过来,和自己的CP党竞争。千万个普通大学的例子已摆在那里——如果竞争不过,你都不配做CP,不配我暧昧地叫一声“隔壁老王”。

原来精英高校里的CP都是为了互相贴金,互相长脸,内部不惜下血本也要险恶竞争才是实质。

但这样表面和谐实质的宫斗戏一般只为自己争名逐利的精英联盟,真的能建成“双一流”吗?

创建“双一流” 要有中国特色的教育制度才行

其实,这种竞争才不是我们首创。

美国的两大知名理工科大学麻省理工和加州理工,聚集着全世界最有智慧的理工男。麻省理工的学生曾经在一夜之间把加州理工的镇校之宝——一门具有历史意义的大炮偷走了,加州理工和波士顿距离4800公里,开车要7天,麻省的学生愣是把这门重达两吨的大炮搬到了麻省理工校园,并使炮口指向加州理工。(也不知道麻省理工的筒子知不知道中文“约炮”的意思捏。。。)

大学之间,抢资源、抢学生、抢老师,这是西方式的市场经济底下,教育资源市场化、自由竞争化带来的。各个学校都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要竞争过别人,抢占市场鳌头更为重要,把搞科研的精力和金钱都用在耍心机、对付竞争对手上了。这真是资源的优化配置吗?

但在改革开放前的宣传方向不是这样的,从来不大规模宣传科学家,而是宣传工人农民战士。而且,提倡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破除对什么的迷信?对专家的迷信。当时中国模式的科研,强调的就是集体英雄主义精神,每一个人都像螺丝钉一样做好自己的工作。原子弹爆炸的时候,都是几千人在一起跳庆祝,并没有特别突出哪个科学家。应当想办法将十三亿人的头脑中的能量都开发出来,而不是培养一个两个“星”。在一定的条件下弱势群体是不弱势的,那就是要通过广泛宣传让他们知道,那些个“星”其实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没有什么可神秘的,任何人只要努力,都可以发挥出自己生命的能量。

如今的大学教育,对精英无限的推崇,自然的带来两个后果,一是资源集中在少数重点高校,无法兼顾公平,让更多底层的孩子分享教育资源;二是高校都在争着无聊的“第一”、争资源、争学生,分散精力,所谓“浮躁”“无法潜心致学”也不足为奇了。

在屠呦呦的时代里,科研是集体工作,分工合作,所以当诺奖颁给屠呦呦的时候,她只能说:“这不是我个人的荣誉,是国家的。”这点上大家都承认并钦佩;但如今,是国家出资源,大家撕破脸相互竞争地去抢夺争取,所以真有人拿到了什么科技进步,都觉得是个人的,首先“感谢国家”成为了笑谈。这种竞争不过是西方老路罢了,以西方的老路,赶他们提前了几百年就进行的长跑,还要在他们订立的体系之下争“一流”当然赶不上。不走集体团结合作的“中国特色”大学,只弄表面亲亲爱爱实则内斗不断的CP精英联盟,所谓“钱学森之问”当然无解。

(本文为破土首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转发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柳焱 图片编辑:Negation. N)      

About the author

左楠

左楠

破土独家撰稿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