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 见微知著

多么痛的领悟,你在北京租房住

【来源】槽值

【破土编者按】高考又到选专业的时候了,都说“选对专业找个好出路”,今天咱抛开专业来看看大学毕业出来都在忙些啥。

(图片来源:nautil)

每天天还没亮,你已经从龙字开头的大型居住区里醒来,一边揉眼睛一边在卫生间外排队。等合租的那个室友终于从卫生间里出来,租房族强忍着前者留下的各种味道将自己捯饬一番。在反复确认头发梳好、衣服没穿反后,顾不得收拾脏乱的房间,随手把门一关,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白天游走在北京各个角落,演绎着多样的角色,但到了晚上,都步调一致,回到郊区的出租屋,熄灯,睡觉。

在北京,你作为租房族有一个无比庞大的同类群体。2170万常住人口中,租房族占了近4成,相当于芬兰人口的1.5倍。

几年前,你背井离乡,坐着绿皮火车、怀着无限憧憬来到国家的心脏,想通过努力获得一席之地,却发现五年社保还没缴齐,房价已经蹭蹭涨了好几倍。

房价不停疯长,租房价格也频刷纪录,从皇城根到城乡接合部,租金就跟枝蔓一样不停往上窜。于是手里攒着用来购房的存款再次变成了租房费。房还是那个房,只是比以前旧了些,但价格从800元涨到了2500元。

搬家、换房,不断迁徙才是常态

“又搬哪了”,这是你和朋友同事之间的日常问候语,租房族每到月末或季度末都可能遇到的心酸与无奈。

没搬过几次家、没换过几次房,就称不上真正的北京租房族。从西直门到中关村再到回龙观,随着房租连年攀升,不得不搬到更远更偏僻的地方,躲避疯狂上涨的租金。

北京近六年各环房租对比及增长情况

所以,每当你早晨六点从龙字开头的大型小区里醒来、在街边随手买个包子、险些在西二旗地铁站被挤下去的时候,心里总会对二环内养着狗、天天嗑瓜子遛鸟的北京老炮儿投去羡慕之意。

北京西二旗地铁站的人流

作为倔强的租房一族,你心底也是有自己骄傲的,“我是靠自己的努力站稳脚跟的,并不是靠老子留下的财产养活自己。”北京租房族听着邻屋情侣的喘息声,在隔断间这么想。

合租、混租,想睡个好觉并没那么容易

合租、混租、同居,是北京租房族寄生在这片土地上的主要方式。生活里充斥着辛勤耕耘的隔壁情侣、通宵打魔兽的邻屋宅男以及客厅里乐于铲屎的猫奴狗奴。

如厕排队是常有的事,有经验的北京租房族,往往会备一个矿泉水瓶,以解燃眉之急。灶台上锅里放着实有几个月前室友煮剩的食物残渣,客厅里(假如客厅还没有被打隔断)始终堆满了不知谁从房间里扔出的垃圾。

同租室友大多是成年人,大学宿舍时的客套早已不再适用。互不打扰,才是北京租房族的基本准则。其中一些人或许会变成不错的朋友,或许只是在缴水电煤气费时偶尔聊天的陌生人,也或许会成为永不想再见的仇人。总之,北京租房族的“睡眠”交际圈是丰富多彩的。

电视剧《欢乐颂》中的合租三人组

虽然合租的摩擦不断,但对于北京租房族来讲,不断上涨的房租占去了平时花销的大部分,虽然不太情愿,但没房就没底气,怎么着还是要笑着租下去。

2015年,北京职工每月的平均工资是7086元,除去五险一金,到手也就剩5500。按某房屋中介的数据,2015年7月北京房租每平米72.8元。就算租一个40平的小一居,也要花上3000块钱的房租,占据了一多半的收入。不合租,穿衣吃饭的费用谁来报销?

习惯于蜗居的北京租房族

相爱相杀的中介,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

黑中介,几乎是与租房族相伴相生的“宿敌”。北京黑中介凭借其悠久的历史、撒泼耍赖的手段以及声震八方的名头,早已成为京城独特的城市名片。

你一旦和黑中介签了押一付三或押二付二的合同,几千块钱押金从落笔签字的一刻起,就很可能一去不复返。

扣押金还不算什么,当你某日回家,突然发现自己被黑中介无故涨价的要求强行逐出隔断间的时候,这才明白,在北京的租房世界里,作为食物链最底端的自己,根本就没人负责没人care。

政府部门清查隔断房要求搬迁。

无奈之下,又开始了新的找房之旅。

这次吸取教训,多管齐下,从不同的社交渠道找寻下一个栖息之地。

看着网上价格低、精装修、无隔断的房子,租房族怀着谨慎的心态打通了电话。毕竟一个货真价实的房东在网上发了招租的帖子并被自己恰好看到的几率比国足赢一场比赛的概率还要低。

在反复确认对方是房东后,心里开出了花,甚至有了出门买张彩票的冲动。不过为了保守起见,你还是又找了几个其他的房子,以防万一。

当租房族坐上地铁、跟着导航七拐八拐来到照片上的小区之后,房东笑盈盈地掏出一把钥匙,随意地问起要看哪一套房的时候,租房族就知道,自己又碰上中介或二房东了。

于是,最终还是坐上了中介小哥的电动车,听着小哥叨叨着,“这年头,没房就没安全感,您看这个小区……”

究竟什么是特么安全感,租房族吹着风,看着这个高楼林立的城市,苦苦思索。

后来终于明白,只有钱,才是安全感的最终来源。

一直困扰北漂的房租,已经连续攀升N年了,它不会因为谁的离开而改变。源源不断有人来北京想安家落户,节节攀升的房价让许多人只能选择租房,北京的房东中介永远不会失去客户。他们只要坐在那,等着那些无处安身的租房族找上门,就可以了。

如果有人愿意写一部《北漂租房血泪史》,那肯定能拍成上百集的电视剧,其中必然有你和我的故事。

(本文经作者授权转发,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徐明明  图片编辑;Negation.N)

About the author

破土编辑

/* ]]> */